大學學生會官場化,上樑下樑,其誰之過

2018-09-30 23:00:46

作者:江晚

已經屢見不鮮的大學學生會官僚化現象,自中山大學換屆名單開始,在社會輿論中反覆發酵,似乎誰都能出來說一嘴。或言受到學生會主席部長等的欺壓,或言學生會換屆和升遷渠道不透明,或言學生會官僚們所獲得的種種好處。當然,此類現象令人心痛,引人憂慮:大學中的“精英”都已經被不正之風侵蝕至此,等他們走向社會,能夠相信他們會給社會帶來正能量嗎?他們能夠擔當中國的未來社會建設和發展嗎?

01

高校校內監督體系缺位:權力擴大和官僚風氣滋生之始

實際上,高校學生會的種種潛規則在還沒被世人所共知的時候,它的存在對於高校學生而言早已是習以為常了,即使偶爾有反對的聲音,也會很快被各種形式的約談所淹沒。這種“淹沒”並不是覺得反對者不對,而是是校領導或者輔導員們害怕反對聲音擴大,給全校師生“熱愛母校”的優良風氣帶來不穩定因素,更害怕一旦傳揚出去,在社會範圍對高校形象產生不良影響,甚至影響招生。所以,在校園內部不成文的共識是,首先平息反對言論,把問題阻隔於內部,然後坐下來慢慢解決。但壞就壞在這個慢慢解決上。

在我國,高校不單是承擔教學任務的教育機構,還是一個行政單位,一個科研機構,一個就業場所,這就導致高校成為了一個十分複雜的機構。這個機構的體系龐大而複雜,各種工作人員、行政人員、教師、學生等都擠在這個單位里,又分屬於不同體系,結果是團委一個辦公室三個科長,可能每人要分管十幾個學生部門,一名輔導員,要輔導數百名學生的學習,就業,諮詢等等日常工作。這種情況下,權力不能受到制度和外界的監督,就會滋生官僚和腐敗等不良習氣,繼而層層陷入官僚化而不自知,不自拔。

而且,高校往往擔負要各種文娛藝術活動的組織承辦,小到一次講座,大到一次運動會,甚至接待領導和外賓,都需要高校進行組織。但大量的校園工作,僅憑校內工作人員必然是無法完成,還需學生會等學生自治組織的加入,這就導致學生會某種意義上成為了高校管理機構的一部分。但在高校中,活動命令是逐層下達指揮而非集體協作,也就是黨委下放給團委,團委指導學生會成員辦事,學生會成員則等待主席和各部部長的指揮,在各院級學生會的活動中,輔導員則代替了團委的角色。逐級單線行動最有效率,但也最易滋生官僚主義,極其容易形成名為層層落實,實為實為層層壓迫的情況。

這種情況下,人力物力的缺乏致使所有人都必須全力以赴進行“學生工作”,在還有課業需要完成的時,沒有更多時間進行自我檢討與反思,外部監督又要面對“約談”的風險,在眾多工作任務面前,官僚化問題又成了次要問題,讓人不願主動解決。更何況,高校校內監督制度並不完善。以筆者就讀的大學為例,理論上有兩種監督制度,其一是校長信箱,學生寫郵件給信箱,校長信箱會很快回復,但一般都是下放該生所在的學院要求輔導員等進行處理,等於把本該在上層討論的問題又放了回去。二是四年一度的學生代表大會,不過在學代會中打瞌睡的學生代表比比皆是,筆者有兩位朋友,在上屆學代會中投了反對票,在不予計票後又遭到了團委領導的要求,希望他們與眾多學生代表一道,共同構建一次“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句話說,高校中實際上並不存在事實上的監督制度。

於是,對負面信息的過度擔憂,學生工作的過度繁重,對學生會學生的過度依賴,共同造成了高校學生會權力的擴張和官僚風氣的滋長,與此同時,校內校外監督體系的缺位,也便致使官僚化問題長期不能解決。

02

政令優先與上行下效:高校學生會官僚化的“保障”

此外,筆者認為高校的學生工作有過度行政化的不良傾向。依然以筆者的大學為例,上級領導的政令往往會第一時間執行,相對學生生活的實際需要則顯得反應遲鈍。比如學生反映多年的圖書館頂樓漏水問題,始終用一塊大塑膠布遮蓋而無進一步動作,直至今年暑假期間巡視組到來對學校提出批評:“後勤服務管理粗放,跑冒滴漏嚴重……師生安全滿意度較低。”才開始著手解決這一問題,截止筆者九月開學返校,施工才剛剛進入尾聲。

當這樣的領導以政令優先的行政風格領導學生會工作,可以想見,會形成幹事向部長負責,部長向主席負責,主席向領導負責,領導向政治任務負責的不良循環,如此一來,任務完成的質量——也就是成果的重要程度將遠大於任務完成的過程和完成任務的手段。學生會直接淪為了學校行政部門的下屬機構,學生會的學生也異化成了學校的“行政人員”。

比如每年都有的軍訓任務,各個學院要比拼合唱、佇列等集體項目,由此開始的十多天裡,筆者每天都能在樓下的廣場中聽到同屆的學生會成員在對著新生吼叫訓話,不外乎“大點聲!”“誰不願意唱就滾回高中去!”。彼時聽來十分熟悉,原來筆者大一的時候,學長學姐們也是如此說話,到得如今,算是有樣學樣。但是這樣的“上行下效”實屬無奈,除了前文提過的人力物力問題,更重要的是利益關係。

大部分時間裡,地方的行政評價體系是浮躁的,主要是看指標,對於高校而言,就是任務完成的好與壞,不論背地裡用了怎樣反人道的手段,只要軍訓任務保質保量完成,通過率,優秀率達到標準,於領導而言就是好的。因此,高校的利益幾乎可以等同於政治成果,而官僚式的威脅壓迫對於學生來說往往最簡單奏效,故這么層層壓迫下來,對效率和結果瘋狂的追求,近乎推著學生會走向官僚化的道路,這就是所謂的上行下效。沒有人一開始就願意充當惡人,遭人背後指點,欺負學弟學妹,可是高校高層對於官僚化的無奈和默許,使得大家面具戴久了,再想摘下,何其艱難。

03

校內風氣和社會風氣的潛移默化

官僚化的學生會,最終吸引的也是官僚化的學生。熱衷加入學生會的學生一般分為以下幾種情況。有人想要藉此獲取領導們的關注,俗稱刷個臉熟;有人想當上幹部,為將來自己的簡歷添上“光輝燦爛”的一筆;有人想鍛鍊自己的溝通交流能力,擴大“人脈”;有人想獲得保研,評獎等多方面的實際好處……總的來看,基本上都是為自己獲利而進入學生會的。學生會自己私下的納新宣傳中,學長學姐都會拿出一副過來人的面孔,向新生掏心掏肺地說各種功利性好處。

筆者剛上大學的第一個月,院裡組織迎新晚會,某位學長就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以後要想找到好工作,得到好前程,必須伺候好輔導員,這樣輔導員才能給你好的機會去參加招聘。在後來的求學生涯中筆者也發現,許多學生會的功勳明宿們,幾乎都有一套在領導辦公室搞政治刷臉的“經驗之談”,勸告各位學生會新人,要多多為領導作出貢獻。而可悲的是,事實上這種行為確實能帶來實際上的好處,筆者的室友常年混跡於輔導員辦公室,在保研評定的過程中,他第一時間獲取了各個高校的最新招收報送研究生制度,並因此修訂了自己的報考計畫。這種好處只有更接近領導的學生才能獲取,雖然對於大部分普通學生而言很不公平,但也是高校信息不夠公開,制度政策變化繁多所致。在本就不透明的體系下生活工作,唯有多利用潛規則,才能更好地去獲取利益,領導將這些可能會存在並改變學生前途的利益信息加以隱藏,才能吸引更多學生前來為其服務。如此循環,高校學生會利益集團化的同時,也就依靠這種利益鏈條,形成了官僚化風氣。

在學校之外,一部分學生家長和中學老師等,不知有學生社團,學生活動,卻必然知道高校學生會的存在,以之為鍛鍊能力,堆砌簡歷的絕佳場所,在很多時候都鼓勵甚至要求新生去加入學生會。筆者有個學妹,因其在中學作為班長表現優秀,很多任課老師都在她入學之前向她科普學生會的好處種種,她的家長也以她是學生會成員為榮,在親戚朋友面前大加稱讚,似乎與有榮焉。

除此之外,在學生會內部還存在有'護校寶”心理——即所謂的'我的母校,自己怎么罵都行,不準外人說一句不好。我做的活動,雖然有種種問題,但是我在其中付出很多,它就必須有光明偉大的價值。”以使自己沉浸在母校優秀,學生會組織良好,是一個雖然有苦有淚,卻溫暖陽光的大家庭的錯覺中。不肯解決問題,甚至不肯在他人提醒之後去反思問題。擁有這種心態的人一多,整個組織都容易陷入自我陶醉,接著在官僚化的風氣和逐層負責的循環中一屆一屆傳承下去,大多數人除非被觸犯到個人利益,否則不會選擇離開,更不會提出問題。

高校學生會的官僚風氣,是一場典型的上樑不正下樑歪所產生的鬧劇,然而這鬧劇流毒之深,遷延之久,已使其成威脅到了高校的長遠發展。但筆者最為憂心的,卻是每個學生都或多或少會被功利之風帶偏,然後不自覺地沉浸其中,以將自己物質化,庸俗化為榮。長此以往,高校將從內部腐爛,大學生將失去作為人的基本信念,每個人都自願被當做工具,也期待他人成為自己的工具。

大學生作為中國明天的中堅力量,一旦被利益侵蝕成為工具,勢必對公共事務缺乏擔當,對社會建設缺乏責任,一個缺乏擔當,所有人都只圖短期利益而不願回饋的社會形態,又如何談發展?談未來?最後不過是淪為其他國家的附庸,成為某些國家所需的廉價勞動力的工廠。

不過,揭露和解決問題不能局限在高校體制這一小區域,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不從整體社會風氣上進行改變,哪怕大學風氣一朝向好,也終究是暫時。

天下之變,始於當今,制度的進步有賴于思維的進步,思維的轉變也需要制度的引領,我們有理由期待,高校會創造新的條件,提供良好的渠道,聆聽師生的建議及社會的監督。但是,努力移風易俗的前提是,大學生們要先勇敢地進行反思,也要勇敢地說出來,哪裡出了問題。

(來源:青年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