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鬼谷 | 面對死亡仍鋼鐵般正直的高允

2019-02-14 05:03:58

北魏太武帝時,高允以中書博士的職位跟官居司徒的崔浩一起撰寫《國記》。高允博學多識,為人耿直,雖然官位不高,卻不屑以自己天文曆法之能(說人話就是算命)為人推斷吉凶,討人歡心。當時朝廷里有很多權貴多次找他請教福禍災難變化和個人吉凶,甚至花高價就想聽他說點什麼,可高允死活不肯,一再地拒絕大家,他說道:“古人有言,陰陽災變,識之不多,若能測知也是不可泄露的天機,否則必遭天譴。”

他的朋友見他生活清貧,好心跟他提議:“你獨守窮困這么些年了,眼下有這么好的機會,你何不假意應承,得一點富貴呢?只要你隨機應變,不昧著良心,有誰會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你總這么拒絕權貴,他們一定會怨恨你的。”

高允搖頭說:“此言差矣!君子窮不喪志,若不安貧樂道,這種念頭一旦萌生,恐怕就再難把持得住了。窮困對我來說根本就不是事兒,我為什麼要因為窮困而喪失氣節呢?在別人看來,給權貴們預測吉凶的事兒很小,可在我看來,卻是不可逾越的!”

崔浩身為寵臣,大權在握,做事狂妄不法。一次,崔浩推薦冀州、定州、相州、幽州、并州這五個州的書生數十人,第一次起用,就任為郡守。太子拓跋晃對他的做法很不滿意,他指責崔浩說:“你推薦新人就推薦新人,但你也應該讓新人從基層做起啊,一上來就越級提拔,你這明顯的是要搞事情啊!再說了,你讓幹了那么多年的那些基層幹部怎么想,他們辛辛苦苦熬了這么久,現在突然給他們空降一堆沒經驗沒資歷的上司,讓他們積累了這么些年的經驗全都白白浪費,苦熬的時間全部作廢,虧你能幹得出來!”

崔浩對太子的意見不理不睬,仍堅持己見。

高允聽說了這事兒,私下對東宮博士管恬說:“為臣者以下犯上,得意忘形,這是犯了為人臣子的大忌,崔浩一定會大禍臨頭的。崔浩為了私心不知輕重,不該做的事硬要去做,這簡直就是利令智昏啊。”

太武帝的寵臣遼東公翟黑子接受1000匹絹布的賄賂,被人檢舉後,他找高允商量。翟黑子請教他說:“我現在情況危急,該當如何是好呢?”

高允幾次三番對他說:“你已獲罪,眼下只能據實交代,不能再有絲毫隱瞞。都這個時候了,只有你能救你自己,萬不可心存僥倖,死不認賬。”

中書侍郎崔覽、公孫質等人卻對翟黑子說:“貪贓受賄,必是死罪無疑,一旦承認,只能是死路一條。好在知道這事兒的人不多,如果你拒不承認,或許還有生機。”

翟黑子認為高允不夠朋友,他反過來找到高允,指責他說:“你讓我自首坦白,不就是想讓我去送死嗎?別人都勸我不該坦白,我差點就上了你的大當。”

於是翟黑子毅然決然地和高允絕交了。高允流著淚說:“人在難處的時候,總不顧現實,多生邪念,殊不知這樣會讓禍患更大啊。你不聽忠言,終有一天會大難臨頭的。”

翟黑子拒不認賬,太武帝愈加惱怒,反而漸起殺心,不久翟黑子終因貪污罪被殺。

崔浩因為幹了很多不法之事而被捕入獄,高允受他修史之事的牽連也被牽扯其中。太子拓跋晃為高允開脫說:“我跟高允相處了這么多年,他雖然和崔浩共事,但他官職低微,國史文章都是崔浩所作,這件案子跟他沒有關係。”

太武帝召見高允,當面問他說:“太子說國史非你所寫,是嗎?”

高允雖然知道這事兒關係到自己的性命,但還是鋼鐵般正直地回答道:“崔浩所任的職位太多,撰寫國史的事兒他只是總攬大綱而已,是我負責的實際工作,我寫的遠比崔浩還多。”

太武帝一聽怒了:“這么說來你的罪遠比崔浩還重,又怎能不死呢?”

太子拓跋晃又為他求情,不想高允竟然打斷了太子的話,誠懇地道:“太子想保我活命,你的心意我領了。不過天下的君子是不會隱瞞自己的過錯的,我又豈能為了苟且偷生而欺瞞陛下呢?這么活著,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生不如死啊。”

太武帝見他這么說,很是意外,審視他許久,感慨道:“面對死亡,你還能誠懇作答,不掩飾自己的罪過,像你這樣的人實在太少了。人們為求活命,往往都是醜態百出,說你是當世的聖賢也不為過。”

最後太武帝赦免了高允的大罪,而崔浩卻被誅滅全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