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省會”絕地反擊,濟南吞併萊蕪

2018-10-14 20:05:25

中國存在感最弱的省會是誰?想不起不要緊,因為它即將絕地反擊。

最近,一份有關濟南和萊蕪區劃調整的內部檔案,在網路流傳,引發猜想無數。關於檔案中的具體內容,目前仍未見有官方正式回應。與此同時,今年9月發布的《濟南市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又被媒體再度聚焦,作為一種間接的官方證明,引發各種解讀。

因為其中明確提出,要推動萊蕪加快融入省會城市發展。

檔案中直接與區劃調整有關的表述是這樣的:

推動實施北跨東延區劃調整,在更大範圍內統籌資源配置、最佳化要素組合,加快實現新舊動能轉換,提高省會城市首位度,強化濟南省會城市群經濟圈核心城市地位作用,儘快形成萬億級引擎,促進全省東西部協調發展,助推山東在全國東部地區競相發展格局中加速崛起。

嚴格說,檔案也並未直接道破萊蕪將與濟南合併。但弱省會濟南的壯大勢頭,已不可阻擋。

01

濟南到底有多弱?

要了解山東為何這兩年開始頻繁提及壯大省會城市,先得看看濟南到底有多弱。

2017年,濟南GDP總量7285億元,在全國排名第23名。在26個省會城市中名列第十。單看排名,是不是也不算太差?但要知道,山東可是僅次於廣東、江蘇的第三大經濟強省。

在全國範圍看,這些年濟南已被過去追趕自己的合肥、西安、鄭州等甩在身後;15個副省級城市中,濟南的經濟體量排到了11位。

在省內,作為省會的濟南可謂省會尊嚴全無。論首位度,在26個省會城市中居倒數第一位,是強度唯一一個低於10%的省會;論GDP總量,跌到了省內第三,人口甚至排到了第六位。

雖然說全國有“雙子星”的省份不少,如廣東有廣州、深圳,福建有福州、廈門,遼寧有瀋陽、大連,但濟南,已弱到無法與與青島撐起真正的“雙子星”。甚至有人調侃,萊蕪不願併入濟南,是因為濟南實在是太弱了。

正因為山東是經濟大省,省內各城市的發展也較為均衡,弱省會一直以來都不被認為是個問題。但面對近些年其它省會城市普遍崛起的大環境,濟南有些坐不住了。有媒體報導,在今年2月份召開的山東省兩會上,該市一位負責人說,鄭州此前被確定為國家中心城市,“對我們來說是個很大的刺激”。

其實,山東的“群山無峰”狀態,導致城市間的凝聚力缺乏,隨著近年強省會時代的到來,已越來越感到壓力。不管是提升區域存在感,還是夯實經濟發展後勁,山東都需要一個具有帶頭作用的省會。

當然,省會崛起沒那么容易。合併其它區域,從合肥分拆巢湖,到成都代管簡陽,被證明是一個相對便利的捷徑。

但其實,即便濟南順利吞掉萊蕪,也依然稱不上是強省會。畢竟,作為全國最小的地級市之一,萊蕪的人口只有一百多萬,GDP總量不到1000億,全部納入濟南,與青島還是有明顯差距。濟南要強起來,仍有較長的路要走。

02

最弱的省會崛起,是一種信號

不過,濟南正式走上強省會之路,對於其它弱省會將具有標誌性的激勵作用。

眾所周知,強省會一般都在中西部地區更為突出,因為沒有“山”,“峰”就顯得更有必要。近些年,西部地區的西安,中部的鄭州、南昌都紛紛提出要壯大省會,都是基於同樣的邏輯。

但正如有分析認為的,作為東部經濟強省的山東,也開始注重打造強省會戰略,則意味著將宣告一個普遍性的強省會時代將真正到來。因為強省中的濟南都坐不住了,南昌,貴陽,西安,鄭州等,還有什麼理由無動於衷?甚至不排除,同樣屬於“強省弱省會”的南京,也將啟動強省會戰略。

來源:第一財經

強省會的利弊,一直以來都存在爭議。一個省的崛起是不是必須要以省會的崛起為前提,一個強省是不是必須要有強省會作為標配?這些疑問至今仍很現實。

但隨著城市間人口爭奪戰的興起,中心城市競爭的激烈化,以及濟南這樣的“強省弱省會”都不再甘於沉默,做大做強省會,對於一些省份而言,就將不再懼怕爭議,因為行動才是硬道理。

西部君在此前的推文中就說過,並不認為所有的省都應該必須打造強省會。但是,在整體的強省會時代,弱省會所面臨的壓力將越來越大,卻是一種不得不接受的現實。比如對國家重大戰略的參與,對重要政策、資源的爭奪,若缺乏拿得出手的頭牌城市,機會就要小得多。

一句話,你不行動,不代表別人不行動。稍一遲緩,便可能錯失良機。

03

省會競爭時代來臨

當然,打造強省會,並不一定是必須通過赤裸裸的“大魚吃小魚”的方式來實現。其主要核心和路徑,應該還是指,必須要樹立起省會城市應有的擔當作用和龍頭效應,從規劃到定位,都要將省會的“中心”功能壯大到名副其實的地位。

在我們的國情下,任何一個省,即便有“雙子星”,省會城市在代表省一級參加區域競爭、突出存在感、爭奪資源、政策等方面的作用,都不可替代。

一個常拿來作為對比的例子是,為何四川似乎比山東更具存在感?按理說,山東經濟實力明顯比四川強太多,山東也有“中國青島”,不應該在存在感上輸於四川。究其原因,很可能就是後者有一個能夠全方位代表自己的省會。這種說法或許有點以偏概全,但未必不是現實。

省會城市的重要性將繼續提升,還體現在,未來中國要有足夠多的超大城市,而它們中的絕大多數都將在省會城市中誕生。因為無論基於基礎還是政策地位,省會城市都應是當仁不讓的第一順位競爭者。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就分析稱,中國是一個總人口接近14億的大國,是美國、日本的多倍。但目前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僅有北上廣深四個,未來這一數量將達到10個或以上。這是省會城市的機遇,同時也意味著,省會城市之間的競爭將更趨激烈。

看待強省會現象時,有一種常見的偏見,即認為做大做強省會,僅僅是讓一個城市得了好處。實則不然,省會省會,顧名思義,省會的地位和作用,就應該更多放在整個省的層面來考量。

因此,相較於定義“強省會時代”的來臨,西部君現在更傾向認為,“省會競爭時代”的到來或許更貼切。說得更透徹一點,未來省與省之間的競爭與合作,或將越來越寄托在省會等超大城市的表現上。

強省會不一定帶來強省,但弱省會的“紅利”,已經越來越見頂。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