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不要指望再會有誰來拯救你

2019-02-26 01:34:13
作者:陳敬宏 |2006-01-08| 來源:部落格專欄

【內容提要】:

[焦點] 北京今年9月義務教育免費 覆蓋90萬學生 [專欄] 2005年教育聲音盤點記錄 [考研] 考研“三跨”生衝刺:最後一周怎么過 [圖庫] 組圖:超女們的驚人賀歲造型 [就業] 深圳:大學畢業生可以“個人身份”入戶 [校園] “北外女生處女調查”的真相 >>>去教育社區和博友們議議吧

吶喊一 誰給我們時間

事實上,有很多老師的工作比我所寫的還要瑣碎和繁忙,是什麼讓老師連最不應該失去的備課時間都失去了?

老師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重複性的。拿班主任來說,從學生開學報導這天起,繁忙瑣碎的一學期就開始了。作為教師,備課上課乃是根本,如今,備課這一工作基本上都要*晚上加班才能完成,當然這種加班是老師自發在自己家裡的加班,從沒人給過他們加班工資。學校的8小時工作時間根本就沒有為備課留下餘地。除了奔波在課堂和辦公室之間,他們還要填寫一張又一張名目各異永遠搞不清到底有沒有實際作用的表格,寫一篇又一篇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寫些什麼的計畫、總結、論文、案例,參加一個又一個層次不同規模不一的會議和培訓;還要搞好教育課題研究,開展各類學生活動,抓好各項比賽的訓練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事實上,很多老師的工作比以上我所寫的還要瑣碎和繁忙,比如低年級的老師,每天要上的課就有5節左右,差不多只有一節空課時間可以讓他們坐下來喝口水,鬆弛一下疲憊的神經。可桌上總是有一大疊作業在等待批閱。聽聽他們怎么說的吧:“我上洗手間都要小跑著去!”

工作繁雜可以不在乎,畢竟做了教師這一行。可是沒有時間好好鑽研教材,好好備課,卻是他們最大的惶恐和不安,所以不得不加班。可是,是什麼讓老師連最不應該失去的備課時間都失去了?

吶喊二 誰給我們真實

我見過100多頁材料全部造假的,都能順利通過專家鑑定、光榮定級,我還有堅持真實的理由嗎?可每次對著學生純潔的眼睛,我都會為自己深深羞愧。

教育重研究,重積累。但古言過猶不及,如今,這種研究和積累的風氣之盛,已形成老師的又一種壓力。一個課題研究,可以拿出幾大箱的材料。一次教學質量評估,準備材料要做一兩個月。最高級別的應屬省、市級實驗學校驗收調研了,材料可以裝幾卡車。每學期,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調研活動多達數10次。每次調研,老師都要做好各種各樣的材料,統計好各種各樣的數據。這些工作都是額外的,完全擠占了老師本就不多的空餘時間。

問題是,這些材料究竟有多少現實意義呢?連教師座談學生座談都是事先預演好的,不會說話的紙又能反映出什麼呢?尤其是說明學校常規和學生情況的材料,大多是老師在領導授意下為配合學校工作自編自造的,根本沒有任何實際參考價值。但是,對調研有用,對領導印象有用,對充實學校檔案櫃有用,對加快紙張消費促進紙業發展有用,誰來考慮老師的迷惑和憂慮?誰來體會老師在教授學生說謊時的痛心和尷尬?

作為基層教師,最關心的就是個人的職稱評定了。可是現在連這項工作也充斥了虛假。我曾經歷過2001年的高級教師職稱評定,材料做了整整一個月,裝滿了一個大檔案袋。我認為我一向非常誠實,而且工作十年來成績也算驕人,恭居學校中層。但一百六十多頁的材料中也有那么十多頁的材料進了水。對此事我可以毫無不安,因為我誠實了也許就會被淘汰。評職稱做材料從來都充斥著大量的虛假,而且已是約定俗成,天經地義,誰老老實實誰就是二愣子,就是成心不求上進,影響學校聲譽。我見過一百多頁材料全部造假的,都能順利通過專家鑑定、光榮定級,我還有堅持真實的理由嗎?可每次對著學生純潔的眼睛,我都會為自己深深羞愧,對這個職業也由熱愛而疑惑再至漸漸失望:我追求的就是這個嗎?我無法回答自己。

吶喊三 誰給我們寧靜

教育是神聖的事業,學校是心靈的淨土。然而,一個又一個教育“運動”卻正在使這種事業受到質疑,使這片淨土出現陰影。

我們相信,教育主管部門組織的教育改革是正確的、必須的,但經過層層理解後的層層傳達,到了基層教師那兒,這些改革容易變味。就拿前幾年的“減負”來說,最初,不僅學生拍手叫好,老師也是拍手慶幸。學生負擔輕了,老師的負擔當然也相應減輕。而一年之後,隨著學生考試成績或多或少的滑坡,家長的質疑隨之而來,於是減負呼聲弱了,老師負擔又上去了。

近年來,由於“擇校”現象愈演愈熱,學校終於徹底丟棄了減負口號,提出“理直氣壯抓質量”,當然這“質量”毫無疑問著就是指學生的考試成績。這一“理直氣壯”,就是無數孩子的童年被作業扼殺,就是老師負擔的惡性加重。

再說說如今教育界普遍存在的“一邊高喊素質教育,一邊緊抓應試教育”的現象。不僅老師無所適從,連領導們也不能自圓其說,只得自我解嘲地認為素質教育包含應試教育,兩者並無矛盾。可是天天在教室里上課的老師心知肚明,兩者根本水火不容!抓了素質就要付出考試成績滑坡的代價,抓了成績就不可能顧及學生素質的全面發展。然而在方方面面的啟發下,他們也懂得了水來土掩、兵來將擋。明天要來開素質教育現場會了,便把學生作業本收掉,發給他們各種課外讀物,在牆壁上櫥窗里布置好學生的各種手工手繪手寫作品,關照學生對誰也不許說假期要補課;下周要考試了,學生每天不完成三張試卷別想回家——當然,回家後還有一張試卷要做。

面對這樣的教育“運動”,老師怎么能不疑惑?誰在真正為教育著想?誰在真正為孩子著想?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