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的身體:從頭到腳都會思考

2019-03-12 06:02:06

來源於:新華網

請你從步履匆匆的喧囂生活中抽出一分鐘,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現在,將雙手輕置於座椅的扶手或者搭在面前的書桌上,試著集中精力細數自己的心跳聲。感受到了什麼?一串悸動的鼓槌聲,幾段低聲的絮語,還是蒼茫一片的寧靜?下腹感覺如何?空空如也,還是有奔往廁所的衝動?要是你發現身體發出的信號居然能幫助你思考問題時,肯定嚇了一跳吧?

一直以來,我們都傾向於把意識看作是一個超然抽象的實體,但事實越來越清楚地告訴我們身體會參與整個思維過程。若非從身體裡得到“指令”,你的大腦將無法產生自我意識也無法正確處理情緒。身體甚至在語言邏輯和數學推斷方面也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另外,各種類似於心跳感應和膀胱收縮等生理反應也會參與塑造個人品質,如追隨主流的傾向、意志力強弱以及是否受直覺或理性思維的控制。

近幾年來,學者們在研究意識與身體的關係上取得了重大成果,顛覆了長期以來人們認為身體只是被動接受大腦指令的這一觀念,轉而認同兩者之間存在一種合作關係,即身體經驗對人們的精神生活也有著關鍵作用。來自美國坦佩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阿瑟·格倫伯格(Arthur Glenberg)說:“大腦不可能擺脫身體的影響而獨自運轉。”仔細留意身體發出的訊號,你便可以開發這項潛能,從而提高創造力、記憶力和自制力。

如果勒內·笛卡爾(René Descartes)得知這些研究成果,肯定會死不瞑目。他在1641年出版的著作《第一哲學沉思錄》當中曾大張旗鼓地提出,思維意識和大腦從本質上來說是彼此分離的實體,並且從理論層面上來講二者完全能夠獨立存在。這本書的發行引發了一場關於思維意識與身體關係實質的大討論,並且一直延續至今。當代論爭的核心是“感覺是如何呈現的”——這是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問題。正因為人們認識到從腳尖到頭頂都遍布著血肉,才讓我們有了自我意識。所以說,某種感覺是意識的形式之一,認識到這一點對於意識/身體的關係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然而時至今日,我們對這一領域依然知之甚少。

最初的答案線索來自於馬修·波特威尼克(Matthew Botvinick)在20世紀90年代末發現的一種“詭異幻覺”。那時馬修還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卡耐基梅隆大學讀博士。他認為感覺之所以會被人們“感覺”到,是因為大腦需要整合各種感官所接收的信息。在一次萬聖節的化妝舞會上,他發現有人帶著一支橡膠假臂,於是靈感來了。他將假手臂放置在面前的桌子上,同時把自己的手臂藏在背後,接著要求一名同事同時敲打真假手臂的同一位置。結果正如他所預想的那樣,在大腦試圖協調觸覺和視覺刺激的過程中出現了混亂,他逐漸感到被敲打的觸感來源於那隻視線內的假手臂。大腦好像忘記了真實手臂的存在,並產生了假手臂才是身體的一部分的錯覺。他隨即被這種錯覺嚇了一跳,趕緊扔掉了那隻假手臂。

接下來進行的實驗室研究證實了這一發現並不是狂歡之後的特殊結果。波特·威尼克就發現,對真假兩臂進行不同步的敲打刺激,就不會出現錯覺,因為大腦完全能夠分辨真假。

很快,其他的研究者發現馬修的“假手臂幻覺”有助於解答“感覺是如何呈現的”。研究人員在人們陷入幻覺時對他們進行腦部掃描,發現大腦右部的顳部聯合區存在一幅“簡易的人體結構圖”。當我們的各種感官向大腦提供有關於身體的訊息時,運動前區和後頂葉中產生的感覺便會根據這幅結構圖進行比對、融合。所有的失配都必須在這一階段得到糾正,否則就會導致“假手臂幻覺”。然而,只有當失配的綜合信息抵達大腦中另外一個被稱之為島狀皮層的區域時,人們才會意識到這種感覺——這才產生了“幻覺”。

島狀皮層區域同樣也處理我們身體內部所發出的信號,包括脈搏的跳動以及內臟的蠕動。但是島狀皮層的這種內感作用,到底能多么精確地檢測這些信號,眾說紛紜。來自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的馬諾斯·薩克瑞斯(Manos Tsakiris)領導的一批學者發現,在實驗者中約有1/4的人在不靠把脈計數自己的心跳時精確率能達到80%,另有1/4的被測者幾乎沒有感覺,並遺漏了50%甚至更多的心跳頻率。有意思的是,這一團隊還發現那些內感力很強的被測者很少受到幻覺的影響。這也許是因為內在的感覺壓制住了眼睛接收到到的複雜訊息。薩克瑞斯談到:“如果你有強大的能力去感受身體的內在訊息,那便不必過分依賴視覺或觸覺等感官提供的外在信息。”

目前全球諸多研究所都在從事各種與幻覺有關的先驅性實驗,而且每個實驗都或多或少地揭示了思維意識與大腦的關係,並闡釋了這種關係是如何塑造我們的思想的。比如,來自斯德哥爾摩市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亨利克·埃爾森(Henrik Ehrsson)及其同事近來就仿效波特·威尼克曾使用的方法,要求被測者把自己想像成不同大小的塑膠物品,其中包括小型的芭比娃娃。埃爾森注意到,當被試者認為自己只有30厘米高時——當然這是一種錯覺,他們往往認為其他物品要比實際尺寸大得多。埃爾森說:“當我試圖坐在被試者身旁時,被試者卻感覺到是有個龐然大物在靠近他們。”這一現象說明,我們對身體的意識確實影響了大腦處理視覺信息。

與此同時,薩克瑞斯的研究小組還發現,如果在拍打一個人臉部的同時,在螢幕上隨機播放一張也正在遭受拍打的臉,那么被測者會認為螢幕上所播放的反應來自他們自己。這一幻覺非常有趣,因為它暗示了身體做出的反應可以超越感官,直接決定我們如何與他人發生聯繫。薩克瑞斯相信,這一發現可以解釋為什麼當我們看見別人下意識地模仿我們的面部表情或者肢體語言時,會對其產生親切感。他認為從其他人身上看到某種類似於自己的行為舉止可能會喚起一種輕微的類似於上文提到過的“拍打臉部”的幻覺,而這種感覺就使得我們對這些人表示出友好,就好像我們在鏡子中欣賞另一個自己。

瑪麗婭-保拉·保拉蒂諾(Maria-Paola Paladino)在義大利特蘭托大學進行的一項實驗有力地證明了這一觀點。她要求被試者感受“拍打臉部”的幻覺,並描述自己的個性,與此同時去猜測螢幕上被拍的那個人的個性。無論被試者個性如何,他們大都認為自己與螢幕上的人有著出乎意料的相似性,僅有小部分採取了主客體分明的態度。在接下來的感知測試里,全部被試者要去估算螢幕上的散落的信件數目,並且告訴他們之前螢幕中那個人給出的答案。隨後證明,不能區分幻覺的被試者的答案大多圍繞已知答案上下浮動。而那些能夠區分幻覺的被試者則給出了自己猜想的數字。保拉蒂諾認為那些天生就對身體內部信號敏感的人,不太容易被身體的幻覺蒙蔽,因此他們受到外界控制能力和移情作用的干擾相對而言就輕得多。

如果我們的胸腔里心臟跳動的單純感覺在一定程度上與我們對待別人的潛意識相關,那么身體的其他眾多反應又是如何作用於我們思想的呢?這一點也恰恰是那些研究具體認知的學者們想要知道的。與笛卡爾哲學背道而馳的經驗主義學派認為,我們絕大部分(就算不是全部)的精神生活與我們的血肉之軀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情緒體驗或許是認知具象化研究中運用得最多的測試。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你可能認為你是由於開心才微笑,但實際上開心這種情緒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微笑帶來的身體感覺。即便是非常微妙的面部表情也會對我們產生某種情緒也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典型的例子是,格倫伯格的團隊研究表明,人們在注射了肉毒桿菌後的一段時期里,因為面部的皺眉肌處於癱瘓狀態,這會令他們花更長的時間來閱讀充滿悲傷或者憤怒情緒的句子。情緒同樣也和身體感覺有關,比如說我們在孤單的時候更容易覺得寒冷,並且我們總是把溫暖和友善以及包容聯繫在一起。

上述發現說明,跟著身體感覺走的人對自己的情緒更為敏感。儘管對這一點大家說法不一,但是大腦的同一個區域,即島狀皮質,掌管著內感力和情緒處理的這一事實有力地支持了該論點。據此,你也可以進一步發掘這其中的聯繫,從而提高直覺判斷能力。但故意煽動情緒則是另外一碼事。

認知具象化研究很可能會將研究領域延伸至抽象的思維過程中。比如說數理推斷通常與我們對運動和空間的經驗有關。當被要求隨意說出一串數字時,被試者要是向左下方看,通常會給出偏小的數字;要是被試者的視線向右上方瞥去,則通常給出較大的數字。其他的研究也證明語言也可以被具象化。每當我們聽到一個詞語的時候,大腦都會做出反應——去做與這個詞語意思相近的動作。比如當人們說“攀爬”這個詞語的時候,大腦便會激活可以產生“去爬樹!”這一行為指令的神經中樞。此外,適宜的手勢也有助於我們表達和理解這些詞語。

儘管認知具象化的研究有著較長的歷史,但這一領域直到現在才顯露出一點繁榮的跡象。然而,問題依然存在,如思維意識與身體的內在聯繫到底從何而來?這種聯繫是人們與生俱來的嗎?還是在嬰兒時期成型的?格倫伯格說:“當我們還是嬰兒的時候,與母親相依而睡。也許那時我們就已經學著將溫暖與親密感聯繫在一起了。”但這種聯繫或許植根於我們的基因也說不定。此外,我們的精神生活和形體活動究竟是如何相互作用的,這也是問題之一。格倫伯格提到:“就我個人來看,我們所有的認知活動都可以被具象化。眾多事實也都在論證這一點。”

不論結果如何,利用思維意識與人體的相互關係來做研究,總能帶給人們持續的興奮感。薩克瑞斯有意將幻覺套用於臨床醫學。類似於“假手臂幻覺”的實驗可以使大腦更好地接受安裝的假肢;類似於“拍打臉部”的幻覺不僅可以幫助那些做過面部移植手術的患者減輕康復的痛楚,還可以使大眾更好地理解移情作用和消除偏見,如在不同人種之間進行模擬的皮膚移植手術,便可以幫助人們認識到潛在的歧視問題。如果實在無聊至極,我們還可以利用幻覺使玩家在體驗類電子遊戲中對“戲中人”感同身受。

教育事業也將從中獲益。格倫伯格發現,如果鼓勵孩子們對閱讀內容進行角色扮演,他們不僅學得更快,而且理解得也更透徹。他認為兒童對詞語的記憶似乎總與相關的感官經驗相聯繫。來自芝加哥大學的蘇珊·葛丁-麥道(Susan Goldin-Meadow)在對兒童學習簡單方程式的研究中也發現了類似的現象。那些對學習內容有親身實踐的兒童,理解力和記憶力都更為出色。儘管身體力行對理解所學內容的提升作用是顯而易見的,但具體機制依然不得而知。

你也可以將這些發現運用到自己的生活當中。

不管你想提升自己哪方面的能力,意志力、創造力還是記憶力,都可以用多種方式來挖掘自己的意識與身體之間的關係,從而達到目的。或許效果不會很明顯,但有時你所需要的就是這個過程。用你的身體幫助你更有效地進行思考,你便能最大程度地發揮潛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