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有個家,80歲有個媽,有媽在我什麼都不怕

2019-02-14 18:11:57

文/刺蝟/請尊重原創,轉載請聯繫

鄰家老太,姓林,已年逾七旬,鬢髮早花白了大半,腰身也日漸佝僂。

人生七十古來稀。忙碌了一輩子,也該好好歇歇,安享晚年清福了。

可是,林老太不能歇,也不敢歇啊。

就在前些日子,她的家裡接連出了幾樁愁人事,直愁得人焦頭爛額。

那感覺,跟塌了天一般——

頭一件,林老太的兒子和兒媳分手了。

初時,兒子和兒媳高舉丁克大旗,誓要將愛情進行到底。二人世界,自是風光旖旎。

後來,人至不惑,曾經活色生香的愛情,也變成左右手的時候,

兒子對媳婦說,咱們要個孩子吧。

媳婦的態度一如從前,堅決搖頭。可突然有一天,媳婦宛如人間蒸發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起消失的,還有他們的全部積蓄。

最不能讓他接受的,是那張寬大的雙人床上,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落下了一張檢驗單。

媳婦懷孕了。

但,種子與他無關。

丁克半輩子,媳婦沒了,孩子是人家的,得到的,只是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林老太的兒子備受打擊,終日神情恍惚,

直到一陣刺耳的輪胎與地面的摩擦聲驟然響起,他才清醒過來。

但,晚了,一場車禍,突兀降臨……

不,不晚呢。

說這話時,林老太花白的鬢髮梳理得分外齊整,一絲兒不亂;單薄瘦削的腰身也挺得很直,往喝得一塌糊塗的兒子面前一站,竟像極了一棵大樹。

頂天,立地。

接著,林老太又張開懷抱,如當年擁抱嬰兒般,把小兒子攬進了懷裡。

兒子,振作起來,還有媽呢。不管到什麼時候,媽都陪著你,和你一起扛。

媽媽的懷抱,依然是那樣的溫暖。

枕著媽媽的臂彎睡上一覺,連噩耗都逃遁無形。

說要重新開始,可哪有那么簡單?

兒媳捲走了全部積蓄,分文沒剩;一場車禍,搭進了房子,還負債累累;傷者的家屬更是隔三差五便來吵鬧,叫罵撕扯……

而林老太已年逾七旬,是老人了啊,哪裡經得起連番折騰?

這天,林老太再一次逃出傷者家屬的圍鬧,眼裡噙著淚,踉踉蹌蹌,踉踉蹌蹌地跑遠。

夕陽落山的時候,林老太去了鄉下,走進了一座平房。

那是她的娘家。

使勁抹乾眼淚,強擠出一絲笑進了門,林老太走到了一個老人跟前。

老人顫巍巍張開懷抱,如當年擁抱嬰兒般,把她攬進了懷裡。

閨女,我聽說你家裡的事了。要心裡委屈,難受,想哭就哭吧。在娘跟前,你永遠都是孩子,跟娘哭,不丟人呢。

老人確是林老太的娘,已年逾九旬。林老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娘懷裡,頃刻,老淚縱橫……

等再從娘家出來時,林老太的腳步輕快多了,臉上也掛著笑。

身後有娘呢。再大的困難,也一定能挺得過去。

一定。

這么想著,林老太竟哼了幾聲曲兒。

七十歲有個家,八十歲有個媽,

不養兒怎知父母恩情比天大;

七十歲有個家,八十歲有個媽,

有媽的孩子就有溫暖的牽掛;

七十歲有個家,八十歲有個媽

媽媽您要做最美的長壽花……

是《長壽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