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吉姆和他的大捲心菜

2019-06-24 12:23:25

小吉姆和他的大捲心菜

有一個小男孩,他有一塊自己的菜地,他那塊菜地上豎著一個大木牌。這男孩子叫吉姆——吉姆·喬丹。他的名字在他這個木牌上寫上了。大木牌是這樣寫的:吉姆·喬丹的菜地
在這塊地上豎起木牌,還在木牌上用大字寫上他名字的,可不是吉姆自己。木牌上的字是他姐姐朱莉婭給寫的。
這都是他姐姐出的主意。他姐姐又愛寫字,又愛做木牌。她愛在木牌上寫上黑的、紅的大字。她在學校里做了這個木牌,是鬧著玩兒給他做的。

吉姆的哥哥哈羅德看到朱莉婭做的這個木牌很喜歡。他跟朱莉婭不同,一向愛用錘子冬冬地敲,用鋸子沙沙地鋸,還丁丁冬冬地敲釘子。
朱莉婭寫上字的木牌,哈羅德很快就給它做了一個框。木牌於是跟畫框一模一樣。哈羅德為了讓這個木牌不怕風吹,不怕太陽曬,不怕雨打,還在它上面蒙上一塊尼龍布。哈羅德把木牌釘在一頭削尖了的一根粗木樁上。然後他把木牌豎在後院的角落裡。那角落在車房和隔壁人家高高的圍欄之間,誰也不上這兒來。木牌上就這么寫著:吉姆·喬丹的菜地不過木牌上寫的話不是真的。大木牌後面根本沒有菜地。吉姆抓住媽媽的手,把她拉來看豎在後院角落裡的木牌。媽媽馬上就上店裡去買菜種。她買了玉米、大豆、胡蘿蔔、花椰菜的種子。還買了捲心菜種。
除了種子菜秧,她還買了小鋤頭、小耙子、小鐵鍬。這些工具用玻璃紙口袋裝著,隨後送來了。
傍晚爸爸回來把車開到車房,差一點撞上了角落那兒的木牌,好容易避開了。於是他念木牌上的字。
吉姆和媽媽在木牌旁邊等著他。爸爸在車上念了木牌上的字:吉姆·喬丹的菜地爸爸哈哈笑起來。“吉姆,木牌上寫的那塊菜地在哪兒啊?用紅字寫得挺大挺大的。”
媽媽說話了:“請你不要笑。現在不但有了木牌,還有了菜種和捲心菜秧。想請你幫忙在這兒把菜地開出來,等著你回家呢。”
爸爸馬上下車,跑進車房,拿著一把鐵鍬回來。
爸爸正在開這塊窄窄的地,哥哥和姐姐回家來吃晚飯了。爸爸叫他們也來幫忙。
爸爸說:“晚飯等菜地開好了再吃吧!”哥哥把地拉平,媽媽下菜種,爸爸種捲心菜秧,姐姐把一個個空了的種子袋插在小棍子上,小棍子插在一條條田壟的頭上。這樣,一看小棍子上的種子袋,就知道哪條田壟種的什麼了。
在車房和隔壁人家圍欄之間,窄窄的一塊菜地開好了。捲心菜秧多了出來。哥哥乾脆把多出來的捲心菜秧拿去給隔壁的雞吃。
最後爸爸把大家留下的腳印弄平。活兒幹完了。
大家幹完了菜地的活兒,就回家去吃晚飯。
大家坐在飯廳的桌子周圍,開始談這塊新開的菜地。
哥哥在桌子旁邊探出身子對吉姆說:“吉姆,我每天要幫你照料菜地。田壟之間的雜草,我都給你除得乾乾淨淨。”
姐姐說:“對,我也幫你拔田壟上的雜草。”
媽媽說:“這一來我沒什麼事做了。菜地這么小。這么辦吧,天不下雨,我每天去澆水。”爸爸說:“唉呀,我做的事不是一點也沒有了嗎?好吧,吉姆。那我跟你講定了。我就看大家是不是完全照他們說的辦。”
吉姆滿心感激,可他自己到底乾什麼呢,誰也沒想到過。
小鋤頭、小耙子、小鐵鍬裝在玻璃紙口袋裡,正在牆角里放著。
吉姆一點沒提小鋤頭、小耙子、小鐵鍬的事,在飯廳的老位子上坐著,光笑嘻嘻地聽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話。吉姆是不是在想,大家怎么說就怎么辦吧?他對地里活一點不懂,能說什麼呢?
吉姆就這樣一聲不響。小鋤頭、小耙子、小鐵鍬在玻璃紙口袋裡裝著,也就這樣在牆角里放著。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