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君:千古絕唱,陸游與唐婉

2019-02-18 14:20:54

才子佳人,千古美談。但若才子也是孝子,有時卻是一種悲哀。唐婉便是這樣一位悲劇人物,她與表兄,著名的愛國詩人陸游兩情相悅,婚後琴瑟和諧,但因陸母親的干預,陸游最終放棄了這段婚姻。唐婉一代佳人,只能以一闋《釵頭鳳》來表達內心的孤苦。

陸游與唐婉,並非像傳聞那般是表兄妹,最早記述《釵頭鳳》的是南宋陳鵠所寫的《耆舊續聞》,之後劉克莊的《後村詩話》也記敘了這個故事,但陳劉二人均為在所著書中提及他們是表兄妹,而根據《寶慶續會稽志》的記載,唐婉的父親唐閎是山陰人鴻臚少卿唐翔之子,而陸母則是江陵人唐介的孫女。兩地相隔甚遠,儘管兩家同姓,但兩人並非血緣之親,所以唐婉與陸游不會是表兄妹。

不過這無礙陸游與唐婉的真摯愛情。陸游二十歲時與唐婉結合。唐婉從小飽讀詩書,聰慧美麗,善解人意,她與陸游常借詩詞傾訴衷腸,花前月下,二人吟詩作對,互相唱和,陸游一生以愛國憂民而出名,但與唐婉的繞指柔,卻一度讓他忘卻功名利祿,他當時是蔭補登仕郎,那只是踏上仕途的開始,而後還需赴臨安參加“鎖廳試”以及禮部會試。要說溫柔鄉便是英雄冢,倒也不假,本該刻苦勤奮的陸游,沉溺於妻子柔情,無心功課。

陸游之母覺得唐婉耽誤了兒子考取功名,心中十分不滿,加之唐婉才情橫溢(那時講究女子無才便是德,陸游在為孫姓女子寫墓志銘時也說過,才藻非女子之事也),婚後數年唐婉未生孩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於是逼迫陸游休妻。陸游開始時對母親採用敷衍態度,將唐婉放置別院,私下偷偷與其相會,陸母識破後,大為惱怒,逼迫陸游另娶王氏為妻。陸游無奈,只得休妻再娶。唐家人為之憤憤,覺得若不將唐婉嫁出去臉上無光,於是,他們為唐婉再找了一位夫家,即皇家後裔趙士程。趙士程也是一位文人,對陸游的才情很敬佩,也很同情唐婉的遭遇,婚後他對唐婉很好,想盡力讓她幸福。

紹興二十一年,禮部會試失利後,陸游遊覽沈園,偶遇唐婉夫婦,趙士程知這二人情緣未了,主動避讓,讓他二人聚聚。唐婉帶著一個丫鬟,提著一壺酒,朝陸遊走去,二人各訴分開後的日子,情義仍在,但複合無望,無限傷感。唐婉走後,陸游在沈園賦詩一首《釵頭鳳》,聊表心意。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陸游擱筆悵然涕下,獨自離去。

滿腹詩文而又敏感的唐婉久讀此詩,悲慟欲絕,想起了與陸游新婚幾年飲酒作詩,甜蜜的情景,她提筆附和: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 瞞,瞞。

回家後的唐婉,很快就一病不起,當年秋便抑鬱而終。而後陸游北上抗金,又轉川蜀任職,他不知道唐婉的附詩,也不知唐婉黯然離世之事,直至四十年後,他六十三歲時,重回沈園,這才看見唐婉的詩。心中悽然有感,寫下一首詩,採得黃花作枕囊,曲屏深幌悶幽香。 喚回四十三年夢,燈暗無人說斷腸! 少日曾題菊枕詩,囊編殘稿鎖蛛絲。 人間萬事消磨盡,只有清香似舊時!

六十七歲時,他再游沈園,再次看見唐婉的詩,觸景生情,又寫下一首詩,楓葉初丹桷葉黃,河陽愁鬢怯新霜。 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 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 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蒲龕一炷香。

陸游七十五歲時,住在沈園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勝情”,寫下絕句兩首,即《沈園》詩二首。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台。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唐婉為陸遊魂牽夢繞,至死難休,而陸游,在幾十年的風風雨雨中,仍對唐婉刻骨思念,其情可憫。但迫於母命,只得休妻再娶。《禮記·內則》云: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悅。

太愛也是一種罪,唐婉用“世情薄,人情惡”兩句,抒寫了對於在封建禮教支配下的世故人情的憤恨之情。也暗喻了自己倍受摧殘的淒涼處境,為人子女難,做妻子難,而被丈夫休棄再嫁的女子,難上加難。她與陸游留下的兩闕《釵頭鳳》,被後世追求愛的真諦的人傳唱不衰。

煮酒君

2014.08.09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