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慕富貴,不趨勢利:琴工張春圃小記

2019-03-14 03:22:26

作者:史遇春

古往今來,富貴名利是一般人都趨之若鶩的。

偶爾有那么一些不慕富貴、淡泊名利的人出現,大多數情況下,他們會被人們傳揚。

傳揚歸傳揚,但是,在自身面對富貴名利時,大多數人還是會垂涎依然、疾趨恐後。

身在富貴名利之中,能夠看清富貴名利的,往往難辨其心其行之真偽。

身處貧寒之境,面對富貴名利,避之唯恐不及的,似乎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名士。

每個人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準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態度。這裡講不慕富貴,不趨勢利,並沒有任何要宣揚什麼的意思,也沒有任何想要阻攔任何人的意思,也不是想要表現窮酸的假清高,只是在講世事、講過去、講人情而已。

我笑笑地說著,有興趣,您淡淡地聽著,就足夠了。

本文出自清人梁溪坐觀老人《清代野記》中的《琴工張春圃》一節。

話說,京師琉璃廠有一位琴工,名字叫做張春圃。

這位琴工呢,他為人憨厚剛直,質樸無華。

琴工張春圃的職業是制琴,同時,他的琴藝也非常不凡。

因為張純圃彈琴的技藝精湛,才能優異,所以,在京師之中,很受那些文雅士大夫的欣賞。

傳聞,慈禧太后想要學琴,一時沒有合適人的教習。後來聽聞張春圃之名,就派人將他召進宮來,讓他教授琴藝。

有人說,當時張春圃為慈禧太后教授琴藝的地方,似乎就是慈禧的寢殿。

寢殿之中,正屋有七大間。

當日,慈禧太后坐在最西邊的一間。這一間,距離西廂房比較近。張春圃就坐在西廂房,為慈禧太后彈奏。

在宮廷的內監前去宣召張春圃的時候,張春圃就與內監約定了:

彈琴可以,但是不能跪著彈奏。

倒不是因為張春圃傲視主上,他之所以有此要求,據他自己的解釋,說是坐著彈奏習慣了,如果忽然間改變姿勢,怕彈奏不好;另外,因為一時無法適應跪著彈奏,跪久了,肯定會影響彈奏的效果,無法彈奏出美妙的音符。

宣召張春圃的內監答應了他的要求。在安排他的彈奏事項時,特意安排,不讓他直接面對慈禧太后,避免跪著彈奏的狀況發生。

知道張春圃要來彈奏,內監們準備了七、八張琴。這些琴,全是內廷珍藏之物。每一張琴都是用金絲線(徽)繫著琴弦、用美玉製成轉動琴弦的軸(軫),所謂“金徽玉軫”,真是高貴雅致,極其富麗。

張春圃一一彈奏內監準備的琴,這些琴全都與音律不合。

這么看來,內廷珍藏的這些琴,貴,應該是極貴的,但是,要真正論起音色音質來,還是有些不足的。

至少,在琴工張春圃的手中,這些內廷之珍,全是過不了關的樂器。

聽琴工說這些琴都不合節,慈禧太后發話說:

“可以把我平時所用的琴交給琴工,讓他試試,看看可否彈奏!”

內監領旨,就把慈禧太后常用的琴交給了張春圃。

張春圃一落指,就覺得這張琴發聲清越,音色音質皆為上乘。他連聲讚嘆道:

“好琴,好琴!”

慈禧太后聽張春圃說是好琴,就命令道:

“既然琴工說這是好琴,就讓他用這張琴彈奏吧!”

張春圃領命,發揮其所長,竭盡全力彈奏了一曲。彈奏之間,隱隱約約,聽見有讚美之聲。

一闋曲終,中間稍息。這時,忽然有乳母一樣穿著打扮的婦人,帶著一個童子走了進來。看那童子,只見他衣服極其華美,年歲在十齡左右。童子看見張春圃剛彈奏的琴之後,上前就用手指撥弄琴徽,就隨意抽拔琴軫,玩得很是高興。

張春圃知道徽和軫都是琴的要件,隨便動彈不得,於是,他就阻攔那童子道:

“這是老佛爺的物件,動不得啊!”

那童子見張春圃這樣對他講話,立刻就對他瞠目而視。

旁邊一位乳母打扮的人見張春圃阻攔那童子,斥責張春圃道:

“你知道到他是誰嗎?老佛爺事事都會依著他,你竟然敢阻攔他,你是不打算要腦袋了嗎?”

這婦人說話的當兒,旁邊有另外一位婦人向張春圃使眼色,暗示他不要再說話。

張春圃會意,不再言語。

這天張春圃出宮之後,宮廷內監再宣召他,他只是託病、找藉口,寧死都不敢再入宮去了。

這話,據說是張春圃親自向人家說的。

張春圃為人個性正直,潔身自好,很有志節。因家境貧寒,所以,他主要就是在廠肆裡面做制琴的傭工。

因琴技精湛,張春圃在京師公卿之間的名聲很大。

傳言,當日慈禧太后宣召張春圃的時候,命內監向他傳話,說是:

“進宮之後,你要好好用心,盡力供奉,如果表現好,將來給你納一個官職,讓你在內務府聽候差遣,那個時候,不怕你不能富貴!”

但是,自從那天演奏時,碰見了那位童子,張春圃遂絕跡於宮廷。

那個時候,同輩人中,也有問張春圃的:

這么好的機會,怎么不去把握?

張春圃回答到:

“這樣得來的齷齪富貴,我一點都不羨慕,也沒有興趣!”

想來,不但張春圃的同輩有人會為他可惜,而且,在那以後的時代中,很多對富貴流口水的人,還不知道怎樣為張春圃惋惜呢!

肅親王隆勤在世的時候,也聽說了張春圃的名聲,就把他召進自己的府邸里彈琴,每月給他俸金三十兩銀子,要求他早來晚歸。

剛開始,張春圃倒是覺得沒有什麼。時間稍久之後,他就覺得這樣很不自在,太受束縛,非常不自由。既然已經答應了肅親王,張純圃想要急著離開,一時間還真沒有什麼好的推托之詞。

恰好有一天傍晚下起雨來了,肅親王很是關心張春圃,就對他說:

“您看這天下起雨來了,天色也晚了,您就不要回廠肆去了,晚上就住在府里好了。”

張春圃不肯留宿王府,肅親王勸了他兩次,他就說道:

“王爺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還是得回去。廠肆的主人不知道我在哪裡歇宿,他會懷疑我在外宿倡。”

肅親王聽張春圃這么一說,仿佛受了極大的侮辱,立即大怒,命人把張春圃趕出了王府。

從此以後,肅親王府再也沒有召進過張春圃。

張春圃不以為意,還欣欣然有喜色,認為自己的小計謀非常成功。

張春圃只有一個兒子,但是,他的兒子並沒能傳承他的琴工和琴藝。

張春圃有一個姐姐,寡居。

張春圃見姐姐無人照料,就把她接到自己家裡奉養。他對待姐姐恭敬謹慎。

張春圃的姐姐擅長兒科,她也工於琴技。

光稷甫侍御的女公子學琴時,曾經延請張春圃的姐姐執教。她一般都是午後去光侍御家,教完之後,立即回家。在光侍御家教琴,她從來都是茶飯不沾唇的。她的個性清正、潔身自好,與弟弟同出一轍。

張春圃後來窮困而死。

可嘆啊!

張春圃一個琴工,能夠不慕富貴,不趨勢利,比當時的士大夫賢良多了。

正因為如此,筆記作者才會記他一筆。

(全文結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