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傾城:孩子給母親的才是無條件的愛

2019-03-09 15:39:07

文 | 葉傾城

有一個秘密,你可能覺得很想不通,就是:母親,會對孩子上癮。
這是真的。
他們都說,母親提供給孩子的愛,是孩子一生的搖籃,是孩子的出發之地,也是孩子的回來之境。知道能有人,無條件地愛自己,讓孩子一生心安。
但這不是全部。母親不都是聖母,完全不摻雜私心雜念的母愛,可能不存在。有許多一般人不敢想的“如果”,會像消防器箱裡噴出來的白霧,徹底地熄滅愛的火焰:如果母親顛沛流離,每天累得身心交瘁,還有愛孩子的力氣嗎?如果母親遇到巨大的經濟困頓,為了孩子必須死撐到底,這是偉大的,但她心裡會偷偷抱怨這個小包袱;如果孩子生而有病患,帶給母親的煩惱注定比喜樂多,讓母親一往無前地愛,好難。
真正無條件在愛的人,是孩子。

一位朋友去幼稚園接孩子,羨慕老師那娉娉婷婷的身材,對孩子真心吐露。孩子頓時不依了,摸著她的大肚腩,很有信心地說:“像媽媽一樣,圓滾滾的,最好看。媽媽你是我的大白。”
我另一位朋友人到中年,事業低谷,她有時沮喪落淚,有時莫名焦躁。但無論她在哪種狀態下,她的兒子都很願意過來抱抱她,偎在她身邊。兒子身上的奶香,比所有香薰都讓她安定。她說:“我自己都覺得我全身透著LOSER的頹喪氣質,只有我兒子不嫌我。”
每一次我去學校接孩子,看到操場上烏泱烏泱的家長們,大部分都是母親,只有極個別是興頭頭的年輕人。每一位母親都有瑕疵,有的過於強勢,有的滿面倦容,有的簡直從頭頂到腳底冒傻氣。難得有一位是無隙可擊的美人兒,膚如宋瓷,卻有淺淺一條斜紋,斜斜穿過她的左面頰,不是傷疤不是胎記,只是一道旁逸斜出的皺紋,提示給我們,歲月也一樣刀劈斧砍過她。
但是當鈴聲響起,一批批孩子像鳥兒出籠一樣奔出教學樓,遠遠地,看到他們的母親,一張張小臉立刻就像被照亮了一樣——我知道,那是愛。
全世界,孩子只愛母親。
全世界,孩子最愛母親。
孩子給母親的,才是無條件的,獨一無二的,最愛。
這樣的愛有多珍貴呢?年輕人可能不能理解。
我們這一代人多半是多兄弟姐妹的。很多人,從沒有吃過一整個蘋果,它要精確地分成好幾份;雞腿一定會被切成小塊,否則難道要上演“二腿殺三四子女”的慘劇嗎?尤其是排行靠後的孩子,難得穿過新衣服,都是老大新三年,老二舊三年,到老三,縫縫補補舊三年。
許多朋友告訴我,他們生命中第一張單人照,是國小畢業證上的登記照。
所以,如果在人海里,我們感覺孤單,那是因為一滴水在海里,沒人看到它的存在。
然後,不是每個人都能一帆風順,遇到摯愛,同時也被對方深愛。有時候,他不是不愛你,但他也愛別的,另一個妹子、手遊、創業。如果這愛是數列,你總沒機會成為排頭兵;如果這愛是蛋糕,總有人要跟你分享。
每一次落敗都是一次巨大的否定:老師可以否定你的學習成績,老闆可以否定你的工作能力,但只有這個人,這個你深愛而不夠愛你的人,可以否定你的一切:你的美、你的善良、你的聰慧、你給出去的比大海還要深湛的愛……
這種時候,孩子的到來像一種拯救,因為孩子給出了,母親一直想要的:獨一無二的,最愛。
我見過太多寂寞的母親,生活中有無數的失意,事業不得志——很多人是談不上事業,只是混口飯吃;婚姻過不下去,感情一片空白。外面的世界向你板起晚娘臉,只有孩子,給你最溫暖的笑容和擁抱。
母親就這樣對孩子上癮,你的心傷,依賴孩子治癒。
被愛多么幸福,被全心全意信任依託讓人錯覺自己是全天下最重要的人。你樂意長成矮樹,讓荏弱的孩子如青藤般依賴成長。山中只見藤纏樹,世上哪有樹纏藤,但在這樣的親子關係中,樹與藤彼此糾纏,難捨難分。你甘心祭全部血肉為孩子提供養分;為了孩子的未來,你放棄自我;你願化春泥,只要與孩子永不分離。表面上,這是偉大無私的母愛,但其實是一聲一聲的呼喊:愛我,別離開。
別急著感動,急著熱淚盈眶,癮君子才會對一生心魔這樣痴迷。
只是,你若是樹,來自你血脈的孩子,也是一棵樹,也要從地面重新出發,用自己的樹根枝丫吸取天地精華,用自己的滿頭綠葉完成光合作用。如果一直生長在母樹的陰影下,只會因為接觸不到陽光而發育不良,矮瘦枯乾。
嬰兒呱呱墜地後,臍帶必須要剪斷。
無論母乳的營養多么全面,至多兩年,一定要斷奶。

分離注定要來到。一個人的至愛,本來就不應該是母親。就像江河注定要離開白雪皚皚的山頂,頭也不回奔向大地。如果你的一生,最愛的是某個異性(或同性)與孩子,那么,你的孩子也是。
不曾被全心全意深愛過,是你一生的心魔,很痛,但你得自己降服它。要么忍著,要么試著自行療愈,不能把孩子,當作從天而降的馴獸師,也不能把孩子,當作不可或缺的鎮痛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