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第一家族:興衰百年間,辛酸與誰說

2019-02-13 00:13:24

1

光緒二年(1876),當17歲的袁世凱再次科舉落榜後

這位終生都未能考上秀才

僅靠著花錢買來個監生資格的少年

一怒之下返回老家娶了個媳婦于氏

從而開始了他恢弘的娶妻“造人”工程

日後,他前後娶了一妻九妾共十個老婆

生了17男15女共32個子女

他的32個子女又為他生了28個孫子、31個孫女

加在一起,袁世凱的子孫總數達到了驚人的91人

以子孫總量而言,袁家堪稱人數最多的民國第一家族

說起來,袁世凱所屬的河南項城袁氏本源自汝南郡

明代初年,袁姓一支從汝陽遷到項城

儘管也算富裕人家,但袁世凱家族一支到他曾祖父袁耀東時期

也僅是家業小康,擁有30多畝田地而已

但到了袁世凱的祖父時期,袁家兄弟四人先後中舉

其中袁世凱的叔祖袁甲三甚至先後官至禮部主事、軍機章京,和欽差大臣漕運總督

由此開啟了袁家飛黃騰達的官宦履程

此後,袁甲三分別有一個兒子中進士,兩個兒子中舉人

到鹹豐年間,袁家共出了6位一品大員,3位二品,1位四品,3位七品

河南項城袁氏由此大震,堪稱國內豪門

由於袁甲三的兒子袁保慶膝下無子

隨後,袁保慶將同宗兄弟袁保中的兒子袁世凱過繼為子

直接將袁世凱帶入了晚清國內頂尖豪門序列

為袁世凱奠定了優越的政治基礎

由於科舉屢屢落榜,少年袁世凱怒而從軍

不料卻意外崛起,年僅26歲就成為大清帝國的駐朝鮮總督(駐紮朝鮮總理交涉通商事宜大臣)

儼然成為朝鮮的“太上皇”

甲午戰爭前,袁世凱逃回國內

隨後開始了他輝煌的小站練兵

為日後北洋系的崛起奠定了基礎

袁世凱從朝鮮回國後,從工部侍郎做到山東巡撫和軍機大臣

最終以陰謀協助推翻滿清

一躍成為民國大總統

袁家一時舉世無雙

然而袁家的“天”

終究還是塌了

1916年6月6日,妄圖稱帝的袁世凱在被迫取消帝制後

因尿毒症病發去世

對於他龐大的家族而言

這也是袁家此後百年坎坷歷程的開始

袁世凱去世當天

先是朝鮮太太金氏吞金自殺

隨後又傳出段祺瑞將率兵屠殺袁氏全家的謠言

惹得袁家滿門驚慌

為避禍自保

隨後袁家大部分遷居到天津大營門

形成了專門的袁家大院

後來,袁世凱的曾孫袁宏宇回憶說:

“老爺爺(袁世凱)去世後······當時怕改朝換代要遭到清算,躲到天津租界裡就不好抓了。”

袁世凱與子女們合影。

2

袁家即將分崩離析,在此背景下

在袁世凱長子袁克定的主持下

袁家進行了第一次分家:

其中每個兒子共分得15萬元(其中銀元8萬元、黃金四十兩,各種股票7萬元),另加每人分房二十餘間,合計可得二十餘萬元

袁世凱的女兒們每人則分得銀元1萬元,其他財產無份

妻妾們則隨子女們各自生活,不給錢財,但每人可得一棟樓

父親袁世凱的去世,讓四兒子袁克端最先瘋掉了

袁世凱試圖稱帝後,袁克端自己私下刻了一枚“皇四子”的印章

並自詡為康熙的皇四子雍正

由於難以接受袁世凱取消帝制、加上父親去世

希望落空的“皇四子”袁克端難以接受自己淪落成為平民百姓的事實

隨後大受刺激精神失常

與迷衷權力精神失常的四子袁克端相比

袁家其他子孫們的生活狀態也多有墮落

袁世凱三女兒袁靜雪(三姨太金氏所生)曾經描述過袁世凱死後其子孫的狀態:

“我二哥(袁克文)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來……我們家裡,大姨太太三姨太太、二哥三哥(袁克良)等,後來都抽(鴉片)上了癮。”

相比於清末民國其他顯赫家族而言

曾國藩給子孫們留下了耕讀家風

陳寶箴、梁啓超則留下了兩個學者家族

儘管一生精明強幹,在世時持家有方

然而袁世凱在家風教育上卻仍然完敗於時代

他死後,分家後的袁家子孫

大多在耗光財產後迅速敗落

1920年代,馮玉祥控制河南後

沒收了袁家在河南的祖產

致使坐吃山空的袁世凱子女們遭受到了致命一擊

在這種情況下,袁世凱長子袁克定開始依靠典當財產過活

但就在這種窘迫的環境下

袁克定仍然堅持政治立場

1930年代華北淪陷後

日本人出面邀請袁克定參與組建華北偽政權

並表示只要掛個名就可以領到固定工資、維持體面生活

但沒想到當時已經窮困潦倒的“洪憲太子”袁克定卻頗有志氣

他一口回絕了日本人,私底下他對友人說:

“父親(袁世凱)生前最恨日本人,現在自己如果為了錢財去當漢奸,一則對不起父親,二則自己良心上也不允許。”

儘管如此,日本人還是強行給他在華北偽政權上安上了個名字

沒想到硬骨頭的袁克定卻不惜冒著被刺殺的風險

跑到報紙上公開發表輿論,表示掛名均為偽造

他本人絕不參加華北偽政權

由於礙於體面不願出去工作

加上坐吃山空,袁克定在困境中苦苦掙扎

僅靠著老同學和故交張伯駒接濟過活

到了1940年代末,袁克定當時已經窮得揭不開鍋了

但是卻依然堅持著自己的“太子遺風”:

每次進餐時,袁克定都要胸戴餐巾,正襟危坐

然後用刀叉將窩窩頭切成薄片,蘸著鹹菜就餐

就是這樣子,他也寧死不肯與日本人為伍

儘管在後世被痛罵為野心勃勃

但袁克定在此後的人生中

儘管固執,卻堅守住了民族氣節

一直接濟袁克定的民國四公子之一的張伯駒的女兒張傳彩回憶說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當時在民國的課本上就已開始痛罵“竊國大盜”袁世凱和“野心勃勃”的袁克定

然而她回家見到袁克定時

他已是個落魄的七旬老人

“完全沒有了現代曹丕的樣子。”

3

與熱衷權力的長兄袁克定不同

袁世凱的二兒子袁克文卻對“稱帝”一直持反對態度

1915年秋,當袁世凱稱帝傳聞甚囂塵上時

袁克文卻帶著姨太太游頤和園

並即興寫詩規勸父親袁世凱“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

由此惹得袁世凱震怒

長兄袁克定也將他視為妨礙帝制的仇人

由於受到父親的冷落和兄長的排擠

袁克文此後一度出走到上海

並在上海加入了青幫,成為青幫中“大”字輩的弟子

當時,青幫以“清淨道德,文成佛法,能仁智慧,本來自性,圓明興禮,大通悟學”作為輩分排序

而袁克文的輩分,甚至比後來威名顯赫的上海灘老大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的輩分還高

袁克文。

儘管與張伯駒、張學良、溥侗等人一起被稱為“民國四公子”

但袁克文一生不問政治、遠離江湖、醉心詩文

他結交三教九流,即使在青幫中所收弟子

也大部分是梨園、報界、文學界等文藝人士

袁世凱死後,失去支持的袁克文逐漸耗盡家財

生性風流、處處留情的他又嗜好鴉片

1931年,年僅42歲的袁克文在天津病逝

儘管一生擅長書法繪畫和詩詞歌賦

但袁克文去世時已經貧困潦倒,家人甚至無錢為他舉辦喪事

在此情況下,天津青幫徒眾為這位幫中大佬湊錢舉行了喪禮

並組織了10萬人為袁克文送葬

當時,甚至連天津城中的許多妓女也自發前來為風流倜儻的“袁公子”送行

讓這位窮困致死的“民國公子”得以體面下葬

後來,民國學者方地山為他撰寫碑文說:

“才華橫溢君薄命,一世英明是鬼雄”

4

作為晚清民國梟雄,為了在死後維持家族的繁盛

袁世凱也頗動了一番心思

為此,他將自己的32個子女進行了一番廣泛婚配和聯姻

以求在政經兩界讓老袁家立於不敗之地

當時,袁世凱的長子袁克定,娶了湖南巡撫吳大澂之女吳本嫻

次子袁克文娶了安徽鹽商劉尚文之女劉梅真

三子袁克良娶了郵傳部尚書張百熙之女

四子袁克端娶了天津鹽商何炳瑩之女

五子袁克權娶了前清兩江總督端方之女

六子袁克桓娶了江蘇巡撫陳啟泰獨女陳徵

七子袁克齊娶了後來的民國總理孫寶琦的五女兒,作為交換,老袁的六女袁籙禎,則嫁給了孫寶琦的兒子

八子袁克軫娶了曾任清廷兩江總督的周馥之女周瑞珠

九子袁克久娶了曾在民國兩任大總統的黎元洪二女兒黎紹芳

十子袁克堅娶陝西督軍陸建章之女陸毓秀

十一子袁克安娶天津大鹽商李士銘之女李寶慧為妻

十二子袁克度娶富商羅雲章之女

十三子袁克相娶前清大學士那桐之孫女張壽芳

十五子袁克和娶天津八大家之一張調宸之二女張允倩為妻

作為袁氏家族廣泛聯姻的政治機器

除了個別病故外,袁世凱的15個女兒也分別被他嫁入豪門:

當時,袁世凱的長女袁伯禎嫁給了前清兩江總督張人駿之十二子張元亮

次女袁仲禎嫁給了清大臣薛福成的孫子薛觀瀾

三女袁叔禎(後改名袁靜雪)嫁給了兩江總督楊士驄次子楊毓詢

五女袁季禎嫁給了吏部尚書蘇州陸寶忠之子

七女袁琪禎嫁給了前清陸軍大臣蔭昌之子蔭鐵閣

十女袁琮禎嫁給了北京憲兵司令邵文凱

▲袁世凱與子女們合影。

儘管為子女廣泛謀劃,但政治聯姻的悲劇始終不可避免

袁世凱逝世後,他的十四女兒袁珣禎按照此前約定

被許配給了後來擔任民國總統的曹錕之子曹士岳

沒想到曹士岳不僅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而且還開槍將與之爭吵的袁珣禎打傷肩膀

為此袁珣禎堅持與曹士岳離了婚,後來改嫁定居美國

一直到2005年以90歲高齡病逝於紐約

在不幸中因禍得福

得以躲開了民國的動盪和1949年後的政治風雨

成為袁世凱32個子女中

最後謝世的一位

就在逝世前兩年,1914年

袁世凱與當時擔任民國副總統、號稱革命派元老的黎元洪結為親家

並指定自己當時才11歲的九子袁克久

將來要迎娶當時只有8歲的黎元洪的二女兒黎紹芳

為了父親袁世凱的這句政治承諾

袁克久在留學美國十年後回國

按照約定娶了黎紹芳

在結婚前,黎紹芳由於抑鬱症最終發展成了精神病

為此,黎家向袁克久表示,鑒於黎紹芳的病情

如果袁克久要退婚也可以

沒想到袁克久卻是個情義很重的公子哥

因為當時女子如果被退婚,是家族的奇恥大辱

為了護全黎紹芳和黎元洪家族的名聲

同時也遵守父親袁世凱在生前許下的承諾

袁克久最終仍然迎娶了精神病妻子黎紹芳

後來,堅持“一諾千金”的袁克久對黎紹芳的姐姐、黎元洪的大女兒黎紹芬說:

“我是為我的父親,才答應和令妹結婚,犧牲我自己的。”

兩人婚後不久

黎紹芳就因為精神病發,被送入了北京香山精神病療養院

一直到1945年因病去世

後來,袁克久在無奈下,娶了小妾李熙

沒想到李熙是個交際花,竟然離他而去

袁克久後來又談了個女朋友張雅麗

但由於雙方文化差距過大

始終沒有什麼共同語言

袁克久也一直沒有孩子

文革開始後,溫文爾雅、學貫中西的袁克久被發配去掃馬路

1973年,他在文革的風雨中淒涼離世

臨死前,他將文革期間所有接濟過他的人和別人接濟的錢款

一筆筆記錄下來,並囑咐張雅麗

用他臨死前終於被允許解封的銀行存款

一一還給自己的“恩人”。

在殯儀館火化前

袁克久身上僅僅穿著一件破中山裝、腳上裹著一雙破布鞋

而這位為遵守政治聯姻的諾言、選擇“犧牲”自我的公子哥

最終以一種淒涼的姿態

告別了人世

5

與袁世凱的子女們許多最後貧困潦倒不同的是

袁世凱的五夫人楊氏所生的兒子袁克桓(兄弟中排行第六)

則成為17個兄弟中最為富有的一位

在袁世凱的十位妻妾中

其中有三位是妓女出身(大姨太、六姨太、八姨太)

兩位是婢女出身(七姨太、九姨太)

三位是袁世凱在擔任朝鮮總督期間所娶的朝鮮女子

而五姨太楊氏則是天津一位棉花工廠主的女兒

由於從小協助父親管理工廠,楊氏頗有能力

日後成為袁世凱指定的管理袁家後勤的兩位姨太之一(分別是大姨太沈氏和五姨太楊氏)

袁世凱六姨太楊氏(居中)與子孫合影。

袁世凱死後,看到袁家子弟吸鴉片的吸鴉片

嫖娼的嫖娼、敗家的敗家

楊氏對自己所生的四個兒子和兩個女兒管教甚嚴

當時,袁克桓幾兄弟出國留學

楊氏就給兒子們立了四條規矩:

“一不能信洋教;二不能娶洋媳婦;三不能帶洋孩子回來;四不能吸毒。”

由於管教有方,從英國留學歸來的袁克桓

利用自己繼承的開灤煤礦、啟新洋灰公司、江南水泥等知名民族工業的股票進行妥善經營

後來成為啟新洋灰公司總經理、開灤煤礦中方董事長

抗戰期間,袁克桓利用自己的董事長身份

支持德國人卡爾·昆德,和丹麥人辛德貝格將江南水泥廠變成了南京最大的流動性難民營

在南京淪陷後日本人進行大屠殺的腥風血雨中

袁克桓在前後半年多的時間中,支持卡爾·昆德,和辛德貝格前後容納、救濟了三萬多名南京市民

為了傾力保護國人同胞和民族工業資產

袁克桓的大兒子袁家宸一度被關進日本憲兵隊監獄

袁克桓(1898-1956)。

1949年後,袁克桓選擇了留守大陸

當時周圍友人紛紛勸他逃命,然而袁克桓卻說:

“日本人在這兒的時候,我費了這么大的力量來保護住我的廠,這么天大危險的條件下我都沒有走。”

最終,袁克桓與全家選擇了留守大陸

1956年,就在當年公私合營企業被兼併後

58歲的袁克桓在時代的風雨中黯然去世

文革期間,在抗戰期間英勇護救國人的袁克桓被紅衛兵們剖棺戮屍

他的母親、袁世凱的五夫人楊氏也未能倖免

楊氏的屍骨甚至被從墳墓中挖出後,吊在樹上進行“批鬥”

而袁克桓留在國內的四個女兒也全部被抄家、剃陰陽頭進行批鬥

袁克桓的三女兒袁家蕖家裡甚至被抄得一雙鞋都不剩

出門只能打赤腳

6

在時代的大風雨面前

袁世凱的後人因為袁世凱的“臭名”所累

也遭受到了更為猛烈的考驗

當初,袁世凱的第十七子袁克有作為遺腹子

是在袁世凱逝世半年後的1917年初才出生

1934年,袁克有在原來的袁家官家徐東海的主持下

娶了一位同年的東北姑娘於茹英

結婚後,袁克有與於茹英先後生下了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國共內戰期間,由於生活所迫,袁克有參加了國民黨的民團

被解放軍俘虜後,袁克有被釋放後流落到天津

最終於1953年在潦倒中去世

袁克有去世後,他的妻子於茹英靠著乞討和幫人洗衣服

艱難度日撫養四個孩子

當時,有人經常看到袁世凱的這位十七兒媳婦

在數九寒冬里,砸開封凍的河冰

佝僂著身軀洗衣的身影

1955年,袁世凱畢業於南開大學的十四子袁克捷

也被迫從北京移民到寧夏賀蘭縣

當時,伺母極孝的袁克捷堅持帶著自己的母親、袁世凱的六姨太葉氏

以及兩個兒子一起生活

由於長得跟袁世凱很像

袁克捷因此被農民們戲稱為“袁大頭”

1958年推行公社化運動搞“大鍋飯”後

經常把僅有的一點糧飯讓給母親和孩子們吃的袁克捷

最終餓死在田間地頭

他死後兩個月,葉氏也隨之離世

後來,人們把葉氏埋葬在了她的兒子袁克捷旁邊

而袁世凱畢業於燕京大學的十三兒子袁克相

雖然娶了前清大學士那桐的大孫女張壽芳

但政治聯姻下,兩人的夫妻感情一直很差

1958年兩人離婚,膝下也沒有子女

文革開始後,在天津41中學教授英語的袁克相

在被紅衛兵多次批鬥毒打後、淒涼死去

而袁世凱的十子袁克堅的長子袁家禧

在1950年的反右運動中被迫自焚

大難不死後,文革期間

袁家禧最終跳河自盡

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小兒子袁家楫

則在1950年“鎮壓反革命運動”開始後坐了三年牢

隨後又被輾轉送往工廠和農場改造長達二十多年

當時,袁家楫的妻子劉愛芳也多次被批鬥

紅衛兵總是一邊毆打劉家芳一邊質問她說:

“你為什麼要嫁給袁世凱的孫子?你為什麼還不跟他離婚?”

文革第二年,1967年,袁家楫的女兒袁靜上了國小,她後來回憶說:

“有一次學校要填表,出身一欄怎么填,父母為了難。那一晚我和弟弟都睡下了,聽到他們倆在小聲商量,爸爸說是不是填軍閥?媽媽說這么一填,孩子不就毀了嗎?但他們也沒辦法,最後還是填了軍閥。第二天早上他們怕我看見,還把表裝在信封里,讓我交給老師。上到三四年級,歷史課講辛亥革命,老師就直接點我的名字,說我們班上就有反動派、賣國賊的後代。下了課,一幫女同學在我後面又追又罵,一直追到家門口,我進門的時候還伸腿絆我。小孩子哪受得了這個打擊,回家後就放聲大哭。後來一到歷史課,我就逃課。那時看著別的孩子戴著‘紅小兵’的標誌,我很羨慕,覺得自己特別渺小。”

袁世凱六子袁克桓的長孫袁宏宇回憶說:

“記得我懂事的時候,正開始‘肅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當時袁家第三代還有好幾位在世,但各家也不怎么走動。一走動居委會就會懷疑你們是不是要串聯、要復辟,我們小孩子也戰戰兢兢的。上學後看課本上的內容,總有一種自卑感,感覺我的祖宗做了那么多壞事,好像我也有罪。”

在這種政治氛圍中,袁世凱六子袁克桓的長子袁家宸

從美國紐約大學留學歸來後,只能去中學裡當非正式的代課老師

袁世凱十子袁克堅的次子袁家誠,在學校中門門功課第一

1957年高中畢業後連續五年參加聯考,成績門門優秀

但連續五次都在被錄取前夕

因為“政審”不合格被取消錄取資格

7

就在這種整個家族幾乎遭受全面性打擊的背景下

袁克文的兒子袁家騮

最終成為了袁氏家族的大救星

袁家騮本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與上海清吟小班名妓薛麗清所生的兒子

在生下袁家騮後,不滿意袁克文到處風流和袁家門風壓抑的薛麗清翩然出走

她留下話給袁克文說:

“出宮自去,寧可做胡同先生(妓女的別稱),不願再做皇帝家中人也”。

由於系妓女偏房所生,袁家騮自小受盡袁家中人的歧視和冷遇

但這位自強不息的孩子卻勤奮好學

1940年28歲時,就在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獲得了博士學位

成為美國著名物理學家

而袁家騮的夫人,就是著名的核物理女王、有著“東方居里夫人”之稱的吳健雄

1973年,已經入籍美國的袁家騮與吳健雄夫婦回國訪問

受到了周恩來總理的熱情接待

由於周恩來總理的特殊照顧

此後,袁氏家族開始獲得了政治關照

袁家騮與吳健雄夫婦成為袁氏家族的救星。

但一直到1978年,袁世凱六子袁克桓的長子袁家宸

這位從美國紐約大學留學歸來的高才

從1966年文革開始後整整掃了12年廁所

一直到1978年後才開始恢復到中學教書

當時恰好改革開放,天津市內各大高校也奇缺英語人才

為此南開大學等學校都希望能聘請袁家宸前往任教

沒想到袁家宸卻選擇了留守在工資較低的天津實驗中學教書,他說:

“因為我覺得中國小教育是基礎,他們比大學的教職更重要。”

1978年,多次聯考成績優秀,卻因為爺爺是袁世凱

政審屢次被刷的袁世凱十子袁克堅的次子袁家誠

終於考上了清華大學醫療系

後來,袁家誠畢業後回到天津中心婦產科醫院工作

最後2002年以醫院放射科主任身份退休

而袁世凱四子袁克端的女兒袁家倜

則在前生享盡榮華富貴,和中途經歷革命的暴風雨後

在1978年後,在天津開了一家西餐廳

1987年初,當時已經63歲的袁家倜還“參與了當時國內最大的度假村建設項目,成為深圳第一批創業者。”

晚年,袁家倜還資助了二十多位貧困學生上學

回憶自己的人生,袁家倜說,1949年後:

“我從坐四輪汽車改坐三輪人力車,又從三輪車變為擠公共汽車······”

在被下放到甘肅祁連山插隊後,這位當年的民國第一家族的女兒,

“為了驅蚊蟲、趕毒螞蟻,我學會了抽菸;沒有吃的,只能把捏不攏的散窩窩頭和著野菜吃;經過鍛鍊,後來40斤的土豆,我背起來就走。”

1973年袁家逐漸恢復自由後

1978年,袁家倜終於從甘肅回到天津

對此袁家倜說,在被下放甘肅祁連山八年改造期間:

“我認識到什麼?並不是錢的重要,而是一個人生存的本領,你要在什麼狀態下都能活,這是一種能力。”

袁世凱的曾孫女、袁克文的孫女袁靜

則在1978年後,每逢清明和祭日

都會在廟裡上香,給整個家族的人祈福

而袁世凱的五子袁克權的女兒袁家詵,則寫了一首詩歌《無題》:

“盈衢緹騎避無力,四十年來逃罪忙,

百代豪情光一瞬,三甌薄茗淚千行。

懸懸微命身如蟻,赫赫淫威勢若狼;

回首江湖風暫歇,殘軀猶得近篇章。”

在詩後補記中,袁家詵表達了袁氏後人的低調心理:“江湖尚有風波惡,不敢長歌效楚狂。”

袁克桓、陳徵(前排左一、左二)與家人合影。

1992年,前清江蘇巡撫陳啟泰獨女陳徵

則在自己的丈夫、袁世凱的六子袁克桓死後39年

終於告別人世

由於袁克桓的墳墓已經在文革中被徹底砸毀

子女們最終從原來袁克桓的墓地周邊抓了一把土

將他與妻子陳徵的骨灰

一起合葬在了天津南馬集公墓內

讓這對歷經坎坷、互敬恩愛的夫妻

靈魂得以相擁長眠地下

那時候,袁世凱早已死去多年

而他的子女和家族後代

卻仍在背負袁世凱的臭名負重前行

這個當年的民國第一家族

恍惚之中,已坎坷歷經百年

只剩下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參考文獻:

王碧蓉:《百年袁家》,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