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情緒,從來都不靠忍

2018-08-08 03:17:56

文:劍聖喵大師

>>>01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在人們的觀念里,“不吵架”就等於高情商了。好像高情商人士都是一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聖人。

朋友圈爆文刷屏的一個觀念就是“遠離垃圾人”,所謂垃圾人,就是那種以負能量為生,不斷挑釁別人,你要和他爭吵,最終會被殺害、被斬首,這樣不值得,所以你得遠離他。

這樣的文章下面,點讚最多的評論往往都是: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做不到。一旦情緒上來,誰都難克制。

克制情緒,關鍵並不是不吵架,而是要學會在吵架中學習和改變。

在吵架的過程中,你能學會一種識別他人情緒變化的能力,以便自己在發現對方情緒失控時及時評估危險,隨時脫身。

比如,在武漢麵館砍頭事件中,我提出了“心眼”的概念。所謂心眼,就是和貓一樣,擁有較強的情緒觀察能力。

即所有的對話,都建立在對對方的觀察上,而不是推翻對方的論點。這和劍客決鬥是一個道理,要學會觀察對手,發現破綻一招制敵。招式用力過猛,過於大開大合會被對手秒殺。

然而當文章發表在知乎後,有位網友顯然不同意我的觀點,他單獨私信我,語氣十分惡劣。

大概意思是:對於精神病人,不該放出來危害社會,要把他們殺光殺絕。

尤其我們這種學心理的,都是些無用的蠢貨,有本事去感化精神病人啊,我們第一個被精神病人砍頭。

我被這種污名化精神病人,詆毀心理學整個學科的言論激怒了。我一看他居然標籤是985大學學生,我一氣之下,把他的私信掛到了文章底下。告訴他,這種三觀極為扭曲的言論,會給他的母校丟臉。

第二天,助理告訴我,有人在微博上找我。

原來此人在知乎被我拉黑後,在微博上發表了一條說說,傻傻地掛上了他私信的截圖,自稱私信內容被我曝光後,受到了無數來自我冬粉的網路暴力,還人肉了我的全部信息,@了我工作的單位。

看傢伙太慘,我在文章中刪掉了他的私信,但顯然這個傢伙並不解恨,電話打到了雲南省主管心理學的上級部門,要求嚴查我。

結果接電話的人,看到了他出示的證據(他的私信截圖),氣得怒罵了他,並威脅他再散布這種三觀不正的言論,就要通報他的學校,結果他嚇的刪除了所有微博。

當天下午有朋友電話我,說我做的太棒了,網路上維護了心理學的尊嚴。

我簡直哭笑不得。

>>>02

仔細思考了這件事後,此後私信謾罵我的人,我的情緒系統自動幫我無視他們了。

類似這樣的事情多了以後,有一些人你確實沒必要和他撕,因為不會有結果,他們具有以下特點:

(1)價值觀極端,喜歡使用“我最恨你們這種XX”句式,喜歡認定某一人群“惡劣、下等”,該“死光死絕”。

(2)假定自己是受害者,但又無法明確,到底是誰迫害了他,也無法理會自己是否做了過分的事。當然,一旦和你吵起來,他就認定是你,就算是他先發出的攻擊行為。

這樣的人言語中,會出現這樣的句式,“就是XX這種人,污染糟蹋了社會”。

(3)不懂退讓,當你發出了退讓行為,試圖緩解矛盾時,對方甚至咄咄逼人,這時你便無需和他爭論,因為這場爭論不會有贏家。

其實,我應該感謝這位網友,他可以說是我生命里的一個貴人,他用一種極端的形式幫我認清了現實,建立起了情緒迴路。最重要的時候,這個過程我沒有付出代價。

如今隨著讀者數量的增長,私信謾罵的人也日漸多了起來,但我卻不再憤怒了。經歷了這件事後,我的情緒系統會優先調用其他情緒。

首先是恐懼,這樣執意把事鬧大,也不管自己有理無理的人,讓我感到害怕。

畢竟這個社會不是個完全公正的地方,萬一他站在我面前,他很可能砍我。就算他只是告狀,萬一告到了一些某些希望我完蛋的人那,他會被人當槍使。

其次是憐憫,什麼樣的遭遇把人逼成了這樣?正是因為這樣的人存在,你會明白,這個社會充滿扭曲,而你無論如何,不能成為扭曲的一員。

最後是對自己的嘲諷,雖然自己寫文章時振振有辭,但實際上,在這個龐大的社會中泛不起一點漣漪,也許你誰都幫不了。

就算擁有百萬冬粉,你也是個弱者。所以,情緒不是用來克制的,情緒是用來釋懷的。

當你用全面的眼光去看待你的困境時,你會發現罵人解決不了問題。你會問自己一個問題,你是該證明你的觀點,還是該去影響別人?

>>>03

所謂克制憤怒,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必須意識到。你不是英雄,別人也不是反派。

我很想定義那個網友是瘋子,而我是維護了心理學尊嚴的英雄。我為什麼想這樣呢?因為這樣做最容易。

但是人性選擇中,最容易的那個,永遠是最錯的那個。

實際上,只要你把一個團體或者個人“惡魔化”,那么你本身就在推動一種對抗,對抗的結果自然是要有一方人頭落地。

在這種“打贏進牢房,打輸進醫院”的文化背景下,恐嚇、羞辱於事無補。

強調“垃圾人定律”的文章,會不會有一個誤區,既然垃圾人是一個不願傾聽、不願改變、只懂發泄的群體。

那我們定義他們是“垃圾人”,然後我們遠離他們,會不會自身更像垃圾人。

艾利斯的合理情緒療法中,把這樣的思維錯誤叫做“絕對化”。

人習慣把別人的“不良”行為和人品掛鈎,這裡面隱含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我是“好人”,我只會做正確的事,而我做的事情,一定能得到觀眾的理解。而他是“壞人”,他所做的事,一定會得到懲罰。

事實上,真實世界沒有那么單調的劇情,以偏概全的全盤否定和“絕不應該”思維,只會讓我們的情緒更加不可控,也無法更加理智地看待事情本身。

遇到衝突時,我的內心裡有兩個小人會對話。

A:“他侮辱你,你為什麼不衝上去弄他?”

B:“因為我影響不了他。”

A:“那他可是個壞人唉!”

B:“壞人,我也是啊!”

A:“你這么忍,不憋屈嗎?”

B:“我這么忍,正是為了當我重大利益受侵犯時,我才有全力一搏的勇氣啊!”

A:“你怎么那么不聽話?”

B:“老師,當一個學生長大後,就不只是聽話,而該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不是嗎?”

我相信你明白,這裡的A是先天原始情緒系統,這裡的B是後天認知情緒系統,B成長的越快,你的人生也就越穩。

克制情緒從來都不靠忍,而是靠學習。

還是那句老話:一個人永遠不要做情緒的奴隸。無論境況多么糟糕,你應該努力去支配你的環境,把自己從黑暗中拯救出來。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