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敢和卡達斷交,但是沙特敢和卡達打仗么?

2019-02-21 23:56:46

立體機動

來自牛彈琴

文字:貓斯圖 | 製圖:孫綠 | 編輯:大綠

打贏一場現代化的戰爭需要什麼要素?即使是軍事專家也會給出不一樣的答覆。

軍事長官會說平時士兵的訓練最重要;政委會說戰鬥意志最重要;技術軍官會說先進的軍用科技最重要……每個人都從自己的角度出發,給出一大堆看上去很有道理的意見,最終卻誰也說服不了誰。

培養默契實屬不易

既然從“是什麼”的角度無法分析出現代戰爭的決勝因素,那不如就從“不是什麼”的角度把那些不該有的負面因素一個一個撇乾淨。正如雕塑大師雕琢石像一樣,把多餘的素材扔掉,最終留下的便是精工細作的美術作品。

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找一個反例。沙烏地阿拉伯在前年對抗葉門胡塞武裝時候的神奇表現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隨時可以拿起槍

當時挑起戰端的是在葉門北部成立的一個反政府武裝組織“青年信仰者”。這個組織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什葉派極端伊斯蘭分子,他們仇視美國人、仇視猶太人、仇視和自己意見不統一的遜尼派。

雖然當時的葉門總統薩利赫也是什葉派穆斯林,但他親美親遜尼派尋求經濟發展的政策讓“青年信仰者”們非常不滿。

沙特肯定不希望自己

被什葉派的伊朗和什葉派的葉門

夾在中間

在領導人海珊·胡塞的振臂一呼下,當地人端起槍開始了反攻政府的征途。在胡塞陣亡後,他們把組織名稱改為“胡塞武裝”,變成了葉門最知名的反政府組織。

旗子上的胡塞

胡塞武裝組織標誌讀為:

“真主是偉大的,打倒美國,打倒以色列,詛咒猶太人,伊斯蘭教勝利”

內戰停停打打,倒是葉門政府軍輸多贏少。大約窮山惡水裡練出來的彪悍民風總是能給軍隊帶來戰鬥力加成,這支反政府武裝到了2014年已經攻入了葉門首都薩那,自己成立了總統委員會。

如果葉門出現反對沙特的政權

甚至被伊朗統戰的話

沙特可就非常緊張了

誰能想到,一個從偏遠山區打出來的游擊隊掌握了葉門的最高權力?這種野路子的草頭王當然叫其他阿拉伯國家感到恐懼。很自然的,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多國聯軍開始攻擊這支叛軍。好戲就是這時候開場的。

沙特軍登場

沙烏地阿拉伯的軍費預算占GDP 10%,放眼全球除了宇宙第一大國朝鮮以外,應該沒有人能達到這個比例了。而沙特土豪的GDP和朝鮮怎可同日而語?

在絕對數字上,沙特的軍費在美中俄之後排名世界第四。這么多錢當然使用在了保護戰鬥人員的裝備採購上。

2014年,世界軍事支出國排名

歐洲人也沒少賺錢

美國的 M1A2 主戰坦克最大的海外買家就是沙特,中國的 PLZ-45 更是成了沙特步兵最愛的武器。空中力量方面,F-15戰鬥機改裝的轟炸機、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都是沙特軍中的常用裝備。

阿帕奇武裝直升機

M1A2

沙特在裝備上大概一直都是:買 買 買

而反觀胡塞軍,從一開始就只是一支地方性的游擊隊。這幫人的武器也就是隨處都能買到的俄制步槍,如果說還有什麼裝甲單位的話,就是老舊的T-55坦克。而且每輛坦克上都像印度火車一樣掛滿了步兵,一擊就能摧毀大量有生力量。

坐車的胡賽軍

坐坦克的胡賽軍

坐坦克的沙特軍

可以說,沙特軍在武器素養上完爆對手胡塞軍。

然而戰鬥結果是,6國聯軍被胡塞武裝死死擋在葉門國境外動彈不得。要不是因為游擊隊人手不夠,人們很有理由懷疑胡塞武裝是不是已經占領利雅得了。

看到沙特軍在戰場上令人哭笑不得的場面,中國軍迷管他們叫“少爺兵”恐怕也算是切題的叫法。

來自人民幣玩家的凝視,

噢,應該是沙亞幣玩家

那沙特軍為什麼會這么菜,以至於被一支地方性游擊隊吊打呢?

其實早在上個世紀的海灣戰爭期間,沙特軍隊的孱弱就已經被人看穿了。伊拉克在搞定了科威特小弟之後,迅速把矛頭對準了沙烏地阿拉伯。

儘管當時沙烏地阿拉伯軍隊的人數和裝備質量還要略勝伊拉克一籌,他們還是很緊張地把美國叫了進來。如果不是三十萬美軍幫他們收拾了薩達姆,恐怕利雅也會被攻破。

沙特比科威特更有錢

債務也可以一筆勾銷呢

科威特是沙特和伊拉克之間的一個緩衝國

當時的觀察家就給出了很多靠譜的分析。比如指出沙特國人民太過富有,在戰場就不願意隨便送命、士兵缺乏訓練,對武器裝備和戰場情況的理解非常有限、常年受到美國的軍事保護導致王室不重視軍隊建設等等……

這些解釋似乎都有點道理,但似乎都是些拿不出證據的誅心之論。在這些分析當中,我找到了一個相對最有說服力的說法,從權利運行的角度解釋清楚了沙特軍如此不堪一擊的原因。

沙特軍不堪一擊的原因是?

首先拋出結論:沙特軍弱不是軍隊注定不爭氣,而是王室不願意讓它爭氣。

來自沙特王子的凝視……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沙特王室面對的情況其實有點像宋朝王室的窘境。宋太祖趙匡胤自己就是軍官起家,事實上他是中國各代開國君主中唯一一個職業軍人出身的。陳橋兵變的教訓還在眼前浮現,前朝唐末的軍閥割據更是殷鑑不遠。

對宋朝皇帝來說,軍人的兵權實在是個讓人頭大的問題。所以,宋朝才會採取經常調換將官防區、派遣心腹太監監軍等措施來控制軍隊。

說到頭來,還是不放心兵變的可能性啊。在兵將互不信任、地方兵源來自地痞流氓的情況下,即使宋朝有最先進的軍事科技和嚴苛的訓練計畫,戰鬥力還是堪憂。

沙特的問題和宋朝一模一樣。

中東地區如同現代的五代十國、軍閥割據時代,軍政府政變的套路從上個世紀中後期的中南美洲一路蔓延到了中東。軍人一旦掌握了實際戰鬥力,逼宮退位還算是客氣的,國王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

當時沙特的一位高級外交官用這樣不算隱晦的語句暗示了王室的擔心:“在這個地區,軍隊經常會做保衛邊境以外的事情。”

對軍官的不信任直接導致了有戰鬥素養的職業軍人團體無法出頭。

沙特王室一直試圖對軍隊實行嚴密的控制,王室成員被安插在軍中作為“監軍”早就是公開的秘密。職業軍人即使接受了美國和北約提供的現代化軍事技術訓練,也沒有辦法做到足夠的高位以把這些措施落地。連美國教官在沙特的培訓計畫都處處受阻。

還是要經常靠美軍撐場

這些王家監軍的另一個主要任務就是阻止軍官和士兵有太過親密的接觸。當過兵的都知道,雖然平時大家都恨最嚴格兇惡的連長,但只要他能身先士卒、賞罰分明,這支部隊的戰鬥力一定是最強的。

戰鬥力強對外當然好,可也正如那位外交官所說,中東的軍人卻往往乾職責之外的某些事情,實在叫人放心不下呀。

除了安排監軍,王室還在軍隊的辦公室鬥爭里留了不少心眼。王室特別擅長利用高級軍官之間的齟齬制衡軍官,結果就是把沙特司令部變成了冷戰時期的聯合國安理會,什麼決議都通不過。這樣決策水平的軍隊,當然效率堪憂。

雖說軍官是軍隊的靈魂,但只要士兵敢打敢拼,用單兵實力碾壓游擊隊總還是可以的。然而很可惜,沙特的士兵素質也相當堪憂。

儘管在海灣戰爭的威脅之後,沙特軍隊得到了擴充,人數大大增加,但其中有一半都是外國僱傭軍。這些人拿錢辦事,當然對什麼領土安全、國家榮譽沒有任何概念。

沙特任用的哥倫比亞僱傭軍

所謂前現代國家的現代化軍隊就是這個意思。參軍的人沒有對國家共同體的認同,當兵就是為了吃糧。

中國抗戰時期的地方軍部隊就是這種素質。電影《我不是王毛》里的三個兵油子,從國軍、皇協軍一直當到了新四軍。哪家給錢我就去,大不了從戰場上跑回來再賣一次身。

根正苗紅的人

也有犯錯誤投敵的時候

從民國內戰一直到抗日戰爭,這樣的兵油子是中國當年軍隊的常態。

在沙烏地阿拉伯,則是另一種新常態。

雖然僱傭兵只認錢

但這錢花得踏實

這就有了對抗胡塞武裝時讓人們哭笑不得的少爺兵射擊姿勢,以及屢見不鮮的放棄陣地行為。經常是沙特軍占領了一片高地,當胡塞軍衝鋒時,手握重武器和戰車的沙特軍對空放幾槍就跑了。

然後所有的工事、設備、武器彈藥全落到了胡塞軍的手裡。鐵道游擊隊那句“沒槍沒炮,敵人給我們造”用在這比用在日本鬼子身上還貼切。

胡賽軍表示很眼饞

王室對軍隊高層的控制、軍官隊伍的不團結、低劣的兵員素質,這一切都最終導致了武裝到牙齒的現代沙特軍在實戰中表現堪憂。

至於這支部隊會不會淪為世界倒數第一,就要看阿聯的表現怎么樣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