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紅:回不去的三四線?憑啥你想回就能回?

2019-03-01 05:27:28

文 | 閆紅

這一兩年來,一線城市房價暴漲,許多北漂動了返鄉的念頭,有些人還真的回去試了試水,結果發現,京城居固然大不易,回家鄉的話更慘。家鄉人民觀念落後,人際關係錯綜複雜,根本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地,還不如在壓力雖大但更簡單更有序的一線城市漂著呢。

以前屢看這種論調,並沒有多想,前兩天看到某公號連三四線城市的物價也一併批評上了。說是襄陽這種地方,吃頓夜宵要330元,其中兩斤油燜小龍蝦就要260塊,這個典型的中國三線城市,大排檔的消費水平超過了一線城市。後來發現襄陽菜價也高,比如同是去年八九月,襄陽的王奶奶抱怨小黃瓜都漲到1.5元一斤了,上海的黃瓜批發價才1.45元一斤。

蔬菜的批發價和零售價好像不太合適放在一起比吧?我有時在電視上看到本市副食批發市場周谷堆的物價,就跟我在超市看到的相去甚遠。至於小龍蝦,我到網上搜了一下,襄陽小龍蝦確實不便宜,跟長途運輸、人工成本上漲都有關係,但這也不能說明三四線城市的小龍蝦就比北廣上還貴,吾鄉阜陽,同樣是三四線,兩斤裝的十三香龍蝦88元,一斤裝的小份是68塊。

同時,襄陽人也不認為小龍蝦的價錢就代表整體物價,說前天在超市買的豬肉14塊一斤,一碗豆腐面3塊,牛肉麵10塊,在整個湖北省都算低的。

這且不論,只說作者最後得出這么一個結論:“三四線收入,一線消費,獲得的可能是十八線服務。這些地方瀰漫著與付出不相配的回報,難怪當人們高喊逃離北上廣的同時,卻有人去而復返,畢竟北上廣有更多的平台和機會。”

又舉了一個來自三四線城市漂在廣州的女孩葉子為例:“假如只求溫飽的話,在家鄉還不錯,但我坐在這裡,就是選擇了大城市。”結合起來看,仿佛可悲的三四線城市居民,飽受各種壓榨,只能麻木地求個溫飽而已。

真的是這樣嗎?我不能說三四線城市人民過得多么好,但似乎也沒有這么水深火熱。

先說物價,我居住在一個算作二點五線的城市,我媽經常說,這裡有很多菜,都比阜陽更便宜,一線城市的比四線城市的便宜也是可能的。但問題是,對於大多數家庭來說,恩格爾係數都處於下降中,一伙食費在家庭開支中占比有限。

文章里還提到三四線城市的計程車更貴,選取的是從機場或是火車站出發這類樣本,而不是以日常的起步價和每公里費用作為參考,且大多是隨機性的。舉出反例很容易,前兩天我跟幾個居住在廣州的女友去開封,當地計程車價格讓她們喜出望外,起步價五塊錢,含兩公里,續租每公里一塊三,而廣州的計程車起步價十塊錢,續租每公里兩塊六。我們在附近轉悠,五塊就夠了,稍遠點,也不過十多塊,去高鐵站算是極限了,三十多塊錢而已。在廣州,可能還沒出一個區。

除了一伙食費出行費之類,眼下實體店蕭條,網購極為便利,價格世界大同,比不出個高下來。真正拉開差距的,還是房價,就算三四線城市的一伙食費比一線城市高一兩成,一線城市的房價可比三四線城市高好幾倍乃至十多倍,即使如那篇文章里所言,一線城市企業薪酬是三四線城市的兩倍多,也不能沖抵這種差距,更不是買到一斤便宜的小青菜就能竊喜的。

至於說到三四線城市發展空間有限,人際關係盤根錯雜,我覺得這得從兩個方面來看。

首先,一線城市難道就沒有錯綜複雜的關係嗎?當然有,大家都懂的。只是,在一線城市,你都夠不到了解那些錯綜複雜,同樣,在三四線城市,要是老老實實地在私企打工,人際關係也沒那么關鍵。比如我弟開的影樓,攝影師工資在4000到8000之間,完全看個人能力。

抱怨三四線城市錯綜複雜,認定一線城市是朗朗乾坤的人,只怕主要是沒認清自己的位置,在一線城市,你離核心層甚遠,回到三四線城市,你離核心層近了點,但並沒近到能夠登堂入室而已。只是,在一線城市,你更能放下身段,不怕吃苦受累從頭開始,受到多少挫折依舊痴心不改,到了三四線,卻平白生出了高不成低不就的驕矜來,有很多工作就沒法做了,剩下的選擇太少,那就肯定是三四線太黑暗了。

另外,在個人發展中,學歷能力當然很重要,但論起資歷,也不應該就被鄙夷。一個人在一個地方混久了,攢下各種人脈,工作起來也熟門熟路一點。你當初離開家鄉,許多年來都在一線城市生活,在一線城市感覺更順當是應該的,憑什麼以為,在一線城市混不下去了,一猛子扎到原本有序運轉的三四線城市裡也能走路帶風,如魚得水,所有的人都會為你讓路?

說了這么一大堆,並非是為三四線城市辯護,我在四線城市生活多年,深知其中多有不便,但同時也知道,一線城市也絕非天堂,兩者各有利弊,城市有大小之分,生活質量未必有高下之辨。

生活在二點五線城市,我的朋友圈裡除了身邊人,同時也有一線城市的朋友和三四線城市的故人。我看到一線城市的朋友看各種展覽和演出,一到節假日就滿世界浪,但也看到他們抱怨通勤時間太長,抱怨買車要搖號,抱怨高得嚇死人的房價。

可話又說過來,一線城市的房子升值更快啊,我那些北漂年頭比較長的朋友,大多早早買了房子,房價有的都翻了十多倍。前兩天還有個朋友在群里興高采烈地報喜,她的房子現在漲到十萬一平米了。

小城房價也在漲,但畢竟沒有大城市那么驚人,有焦慮,也有限。他們的生活節奏相對慢一點,閒來走個路,健個身,甚至做個木工,聽上去與時代潮流有些差距,但誰能說,只有奮不顧身地投入到時代大潮里的人生才是值得度過的呢?

如今社交平台發達,三四線城市也沒那么閉塞了,大家幾乎是同步驟地關注熱點。三四線的朋友們也經常曬出自己的出遊照片,有自駕游,也有普吉島、長灘島這樣的出境游,雖然不像一線城市的朋友那樣幾乎把日本當成自家的後花園,但也足以自得其樂。

三四線城市熟人多,人情味就濃,壞處是,這種人情味也會形成一種牽制,會被催婚催生等等。但你也別以為一線城市就沒有這些,如果你是一個在一線城市也有七大姑八大姨的土著,他們也不會饒了你。所以,重要的不是觀念的水準,而是,你在一個地方有沒有親戚。

如果你目光遠大,喜歡疏離,抗壓性強,當然去一線城市比較好,如果你抗壓能力有限,就應該早早在家鄉布局。這並不是哪裡更好的問題,而是你更適合哪裡。

就算你開始不了解自己,一頭扎進大城市的汪洋大海里,後來想要回家鄉而不得,也是你自己的事,這九百六十萬平公里上又能有多大差別,別被家鄉拒絕後,就假裝同情家鄉人民,更不必吃個夜宵覺得貴了,就能皺著眉頭,憂國憂民憂三四線地寫上那么一大堆。都活在中國國情里,處處沒有“你懂的”,就別裝外星人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