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們終將別離的父母

2019-02-18 14:26:01

我們在談論里約奧運的時候我們再聊什麼?

然而,就在奧運快要結束的時候,一部反映中國中產階級家庭子女教育問題的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悄然上映。

在一片奧運後的“賢者時間”《小別離》在豆瓣評分默默地超過了 8

注意,這是在國產劇一向不受待見的豆瓣上的打分。

很多人的直觀感受是:真實的切膚之痛

01

《小別離》第一層的真實

對有子求學的家庭近乎白描的展示

對於正處於青春期的初三學生來說

一邊是“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要早,乾的比牛還要多”的課業學業

一邊是“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情感需求

對於面對孩子青春期巨大變化的父母來說

一邊是“考不上重點國中就考不上重點高中,就考不上好大學”的升學壓力

一邊是“我也想做一個尊重她自由發展的隨和媽媽”的感性思考

不論是孩子還是父母,都在體制的壓力和情感的訴求中掙扎。

升學成績還是自由意志?

分數唯王還是快樂成長?

幾乎每一個經歷過升學階段的家庭都或多或少地反轉搖擺過。

《小別離》用處處可見的細節和演員們舉重若輕的表演將這段難忘的時光進行了儘可能的還原。

三位小演員演技碾壓某三小隻

難怪有人不敢去看,說是怕喚起對於暗無天日的中聯考回憶。

02

在這之後的是第二層意義上的真實

中產階層那如影隨形的焦慮

關於孩子出國讀高中的命題,三個家庭面臨的是三種問題

中不溜秋的朵朵面臨的是“去留學還是不留?”

絕對學霸的琴琴面臨的是“想留,但你有沒有資格(錢)留?”

最不讓人省心的小宇面臨的是“錢不是問題,但孩子願不願意留?”

為什麼要留學?

理由很簡單 : 提供更多的選擇,讓孩子的未來更有競爭力。

對於中國社會的競爭壓力,中產階級是最感同身受的一個階層:太缺錢的只能認命,太有錢的可以凌駕規則。

但是對於大部分剛剛奮鬥到中產和準中產的家庭來說,一路拼殺過聯考和職場的記憶就在眼前,他們比誰都明白不進則退的道理。

只能說現實很赤裸,疼痛很真實。

03

而第三層的真實可能更加直擊中國親職教育的困境

如何認識我們終將到來的別離

別離就像每一個家庭胎體自帶的矛盾和衝突,想要了解化解矛盾,深入反思這種矛盾現象背後的本質,我們就一定繞不過這三個字——《小別離》

孩子出國後,馬上面臨的是生理距離上的別離,這樣的別離看來是相對短暫的:寒暑假總要回來的,分離是幾個月的事情,畢竟父母和子女理論上有幾十年的時間去互相消耗。

從孩子的年齡來說,這樣的別離也是小的:將會出去的,不再是相對更成熟的研究生、大學生,而是一群“乳臭未乾”的00後們。他們在還不夠行駛自己投票權的年紀,就要做出對自己在異國他鄉的人生道路的選擇投票。(當然,投票權至今仍是:我知它,它不識我。)

然而儘管原著作者用一個“小”字給這場別離做了字面上的慰藉,但其實這只是未來一次次更浩大別離的提前預演。

別離從來就近在眼前,只是我們都選擇性忽略罷了!

對於父母和孩子來說,從我們相遇的那一刻,擺在面前的就是終將到來的別離。

對於幾十年前的中國人來說,這種別離也許是都必須面對的生老病死,自然法則無人倖免。

對於當代的中國人來說,是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別離,並且時間在一代又一代地提前。

在《北上廣不相信眼淚》《寶貝戰爭》都市倫理里,這種別離標誌於年輕人的結婚生子,因為需要擔負自己家庭的責任,車貸房貸如蛆附骨。

在《致青春》《青春期撞上更年期》等疼痛青春片裡,這種別離標誌於大學的離家求學,父母的人生經驗已經不足以指導可以選擇的路,對職業發展我們要做自我規劃。

如果說這些作品中的別離更多的是來自於物質條件上的壓力和成熟。

而在《小別離》里,則標誌於青春期,標誌於中二期,標誌於自我意識的第一次大面積的覺醒時期

這種別離更是心理意義上的別離,也是更深刻更本質的別離。

不過,想要真正讀懂這種別離卻很難,需要從三個方面去考慮。

■■■

青春期的頂撞其實是什麼?

相信大家在青春期的時候,有幾個詞是在和父母拉扯中的高頻術語。

“隱私”“尊重”“關門”“侵權”“獨立““自由”

這些詞背後的影射其實是少年對個人空間的渴望,對獨立人格的擁抱

越獨立的人需要的是越寬廣的個人空間,這種需要在十幾歲之前是不明顯的。

但青春期一旦開始,對個人空間的渴望就是強烈到不行,就像是劇中的小大人們,用興趣愛好來不斷拓展個人空間的疆域。

朵朵更新著自己的網路小說,為學校的話劇排練做導演做編劇,甚至熬夜也在所不惜。

小宇成為學校樂隊的鼓手,更需要更多的時間和更大的環境來獨自練習,為了能安心打鼓,和在家養胎的後媽姐姐爆發了好幾次衝突。

甚至是一直乖巧的金琴琴,學霸的負擔也沒能阻止她去參加某個偶像組合的歌迷見面會,甚至不惜和家長撒謊說是要在學校補課。

然而這些事情的存在,對於家長來說是占用精力的,是不可理喻的,是需要扼殺在搖籃里的。

一方面來說,是因為這些會分散準備中考的精力,占用學習時間。

另一方面,其實是當孩子們信馬由韁地發展著自己的愛好的時候,他們開始要求越來越多的個人時間:寫小說、打鼓、追星。

更要求越來越多的個人空間:關門上網,關門打鼓,關門排練。

這些時間和空間的存在其實是把父母排除在外的,是不需要父母參與進來的。

更不用說他們在學校里的人際交往和情感寄託。

每一個父母都捕風捉影過的“早戀”

他們在處理這些【個人事務】的同時有意識地處理自己的世界,搭建自己的未來軌道。

然而,對於父母來說,曾經貼心小棉襖,一舉一動幾乎都能預料到小寶貝。

卻不可迴避的陌生和疏遠了。

甚至會因此爆發一場場的家庭戰爭:

當朵朵發現自己給小宇寫的小說被朵朵媽撕碎以後,長久以來的壓力爆發了

她邊哭邊叫到:只要是我喜歡的你們都要反對!

對於這種近乎極端的反抗,父母第一反應是震驚,然後是心酸

“從有朵朵這十幾年,我一直覺得每年過的都是一樣的,從你二十多歲生孩子,把她抱到以前那個房子,到現在這個新房子,把她抱進來,把她抱出去,我覺得每年過得都一樣,怎么今年就什麼都變了。”

道盡了一個父母的驚慌失措

然而這種驚惶不是因為他們不想讓孩子獨立,相反,即便是嚴苛的朵朵媽,她的本意也是希望朵朵能夠更好的在社會立足。

只是他們並沒有預料這種獨立的要求來的如此快,生活似乎原本可以一日復一日的一成不變下去,直到孩子們突然長大,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這種變化真的是突然的嗎?

當 然 不 是

在一次一次的小的選擇中,孩子的獨立意識在逐漸變得強大

也許原本只是為吃什麼穿什麼和誰做朋友來做選擇,但是逐漸我們開始學著決定是否繼續興趣愛好,要學文還是學理,進而為學什麼專業,為是否要出國讀書,為和誰戀愛,為選擇什麼職業來做選擇。

我們做的選擇越來越大,父母可以參與的程度也越來越低;

我們的人格越來越完整,父母可以影響的程度也越來越低。

而明顯的預兆就是從我們的青春期開始,從第一次要關上房間的門開始,從擁有過自己的秘密日記開始。

很多爸爸媽媽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這是離別的提前上演,只是覺得這是一段青春期,過去了就好了。

可是這一天卻是必然來到的,因為每一個人都是必將獨自面對社會壓力的孤島。

而獨立的人格和強壯的心理狀態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養成的。

難道小孩能像小鷹一樣被徑直丟掉巢穴外面來獲得飛翔的能力嗎?

必 然 不 能

成年人的社會尤其是國內大城市的環境比天空要複雜的多,更何況小鷹們也會有一定機率的摔落致死。

所以,父母和孩子都必須提早認識到別離的不可避免。

青春期就是為了別離提前打好的預防針

但是這一劑預防針對不少中國家庭產生的作用是拉扯的,是反覆的,是心力交瘁的。

■■■

這是國情決定的中國特色的父母子女關係

我們長期處在以家庭為單元的社會結構中 ,幾千年來我們習慣的家庭成員關係是:父母圍著孩子轉,孩子成年後,繼續圍著自己的父母和孩子轉。

劇中童文潔由於年少父母的缺失的渴望,對朵朵的關注一度上升到恐懼別離的地步。

彼此生活空間都高度交集和壓制。

可是幾十年來經濟的高速發展也在撕扯著最傳統的家庭關係:成年子女的遠遊成了幾乎每一個家庭都客觀存在的現實。

原本這種遠遊給每一代年輕人都提出了更高的心理獨立程度的要求

節選自周國平--《父母的眼神》

然而,骨子裡對家庭負擔的過分看重讓很多家長不敢放手讓孩子去嘗試獨立處理生活中的事情,出於愛的保護更是出於責任的要求讓家長在孩子的青春期和青年期到來之前過多的承擔了原本不需要承擔的決定。

可是,出於青春期的中二少年真的可以理解這種“愛的供養”嗎?

或者,出於快速吸取新知識來應對幾年一巨變的中國年輕人來說真的需要這種供養嗎?

我想是不能的也是不需要的。

在中二孩子的理解里,過多的“愛的供養”只是一種壓制自我人格的負擔,壓力一旦過大,第一反應必然是反抗和掙扎,有時候甚至因此會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

而越飛越遠的未來,需要的指引更多的是來自同行人,來自前輩,來自身體力行

“愛的供養”一旦成為負擔,就會成為造成父母子女關係緊張的引線,只需要一些特定的小事就能爆發家庭戰爭。

甚至有時候會給孩子造成心理上的長久負擔。

某知乎答主給出的不容程度的愛造成的心理負擔的類型

處理這種父母和子女的關係,最怕看到的是雞湯和毒雞湯。

雞湯會讓我們以為愛能夠解決親密關係中的一切齟齬,從而讓父母和孩子都打著愛的旗號把對方的私人空間踐踏的體無完膚:

從父母對孩子過於管束讓渡到成年子女對年邁父母的過分呵責,當然也有一部分子女即便成年後也不能從父母的桎梏中獲得獨立人格。

毒雞湯則會高舉“父母皆禍害”的大旗,認為自己的種種不幸都是由於父母的拖累,對人生和親密關係報以難以和解的戾氣。

也許真正良性健康的父母和子女關係,是要建立在這樣的認知上:

父母和孩子是注定會分離的兩個獨立個體,先認清這種別離,然後試著在真正在尊重對方的基礎上來愛彼此。

■■■

家庭如何共同完成離別的提前教育?

可是如何建立這種認知呢?我們的文化基因里根本不存在這樣的教育理念啊!

節選自周國平--《父母的眼神》

於是眾多像《小別離》中的家庭選擇了從外來文化來獲得關於別離的提前教育。

從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周佳成天然懂得別離的必然

《小別離》里方圓對小周美式教育的逐漸嚮往和肯定其實就反映了部分家長正在試圖尋找解決的途徑。

方圓是這三對年輕父母里最有尊重孩子獨立意識的爸爸了,他也一直在影響著童文潔

而我們比較熟悉的美劇中也一再展示了這種比我們更疏離的家庭關係。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