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情書300封

2019-02-16 21:26:04

△視頻:ICU里的300封情書

產婦住進ICU丈夫用書信寬慰妻子

親愛的雲,驟然之間要提筆給你寫信,竟然有些惶恐。回想起來上次給你寫信,還是11年前大學的時候吧。

by 顧留偉

顧留偉和錢雲是江蘇南通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大學時,顧留偉考到上海,錢雲則留在南京。300多公里的距離,靠著一封封書信,兩個人的心逐漸走到了一起。

在那個通信遠不如現在便利,主要靠功能機發簡訊的年代,幾頁精美的信紙,寫滿我們甜甜的情話。裝在那么個小信封里,飛來飛去。懷著期待打開之後,滿是羞澀和浪漫。

by 顧留偉

大學畢業後,顧留偉去了深圳工作,錢雲留在南京繼續讀研。直到2016年,因為工作原因,顧留偉來到武漢,錢雲也跟了過來。2017年3月,兩人愛情的結晶——女兒朵朵出生了。一年後,錢雲再次有了身孕,因為身體原因,產後住進了重症監護室。

錢雲丈夫 顧留偉:

一開始手機也沒有拿進去,不能用。她比較膽小,還是希望我陪著。

可是重症監護室的探視時間有限,為了讓妻子安心,時隔11年,顧留偉再次提筆,給妻子寫了一封信。

錢雲說,自從結婚後,夫妻間的交流變成了柴米油鹽。理工男做事是一把好手,但嘴巴不會哄人,自己沒少為這事生氣。

錢云:女孩子都喜歡甜言蜜語,哄一下我能怎么樣。

顧留偉:好吧,可能男人女人想法不一樣。

小兩口一邊讀著信,一邊打著嘴仗,仿佛又回到了戀愛時的狀況。可是看到後面,錢雲的眼眶濕了。

錢云:

他說愛我的人有很多,在未來的日子裡會一個個離開,但是他會是陪我最久的那個。

原來,就在錢雲進入手術室之前,她的爺爺在老家去世了。

錢雲丈夫 顧留偉:

她可能覺得,愛她的人又少了一個。在少了一個的同時,我們現在又多了一個。最愛她的還在,一直都會在。

無論歡笑還是悲傷,我們都會攜手走過,不離不棄。希望你能快快康復起來,早點回到我身邊,回到朵朵和我們可愛的二寶身邊,我帶你們一起回家。愛你的偉。

by 顧留偉

80後醫生成立陽光ICU

像這樣的情書,一年多來,在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已經有300多封順利送達到產婦們手裡。想到用書信這一方法的是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主任甘泉。1982年出生的甘泉,是個妥妥的80後文藝青年。在學校讀書時,甘泉就經常給當時的女友寫信,互訴相思。

這是我們第一次分開這么久,還記得一年多前,你去上海又去(湖北)潛江的那兩個星期嗎?我每天都盼望著看到你的簡訊,聽到你的聲音,看到你的樣子。

by甘泉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主任 甘泉:

讀出來就感覺到根本不是能說出來的話,應該都是寫出來的話,所以說寫是最能表達感情的。

研究生畢業後,甘泉不斷跨界,做過麻醉醫生,也援藏建立過ICU。十幾年來,他見了不同科室形形色色的病人,也許正因為有這樣的過往,甘泉在調任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主任時,便想到了成立陽光ICU的想法。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主任 甘泉:

為什麼提出陽光?因為太陽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很溫暖,所以我就想怎么樣把這個陽光的定義給擴大,所以當時就提出來三個方面的想法,治療陽光、心情陽光、結局陽光。

這三個“陽光”,大多可以由醫護人員來完成。但唯獨心情陽光,不能僅僅依靠醫療手段。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主任 甘泉:

我們希望家屬來參與,所以就想到了能否讓她老公在她進來的這個時刻,給她一些心理上的安慰。我們都知道中國人不喜歡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情感,所以我就想到了寫信。

女人懷孕時 身體和心理承受巨大壓力

從2018年1月開始,醫護人員開始嘗試讓等在病房外的丈夫給病床上的妻子寫信,但一開始並不順利。許多丈夫都覺得這是無用功,不僅矯情,還耽誤時間,一個月能送出的信只有一二十封。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 護士 王同鳳:

一方面,丈夫可能覺得一封信對疾病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另一方面,婚姻生活慢慢沉澱為親情之後,就覺得我愛你這些情話沒有那么重要。

雖然丈夫們這么認為,可是在醫護人員眼裡,此時的產婦是最為脆弱的。懷胎十月,一朝分娩。產婦的身體和心理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為了讓更多丈夫能夠參與其中,醫護人員想了很多辦法,一方面反覆遊說,告訴他們妻子的狀況,同時還專門設計了一個信紙。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 護士 王同鳳:

我們想讓丈夫們知道,現在他最深愛的老婆在忍受著疾病的痛苦,然後也要讓妻子們知道,雖然丈夫們不能夠進去陪她,但是對她的愛是一如既往的。

“ICU情書”使治療更加順利

在醫護人員的努力下,越來越多的丈夫提起筆,為妻子寫下了也許是兩人生活中的唯一一封信。更讓人欣喜的是,因為有了這封信,治療也更順利了。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 護士長 肖蓉:

比如說有的心情好了,她血壓也就降了,血壓降了她出血也就少了,對於她產後的恢復是大有好處的。

現在,在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里,超過一半的丈夫都會給妻子寫信,一年時間,已經有300多封“寫給妻子的情書”送到了產婦手中。

錢云:很難得的形式,真的是返璞歸真。

彭夢雅:看完這封信就蠻感動,自己就多了一份信心。不管什麼事情,堅強下去,我們都能夠面對,一起去面對它。以後會給寶寶看,讓他知道我們有多么不容易。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成人ICU主任 甘泉:

其實醫生不光是一個懂技術的醫生,也要是一個懂人文的醫生。我們是治療得病的人,而不僅是這個人的病。

一個工作模式的創新,讓一個充滿病痛甚至是生離死別的地方,照射進了一束特殊的“陽光”,溫暖、有力量。我們常說醫者仁心,其實還可以再加四個字——仁者醫心。

寫信讀信都是有儀式感的,其實不妨讓我們的生活多些這樣日後能記得起來的儀式感。愛是需要表達的,學會在生活中表達藏在心底的愛,尤其是在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下,這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良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