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塗鴉(二章)

2019-03-01 08:11:03

莊劍

雨天

那把藍色的傘,在淺灰色的天幕中,翩然而至。

你,是誰寫給雨天的一封情書,居然把小橋旁那棵石榴樹的眼睛點亮?

記得早上一個朋友的微信問,夏雨為什麼會像秋雨一樣纏綿?

是的,夏雨纏綿,纏綿得像把把移動的傘,朵朵流動的雲。

花既然開了,為什麼還要謝呢?

人既然聚了,為什麼還要散呢?

這個看似傻傻的問題,難道真的問得不合時宜?

雨中那枚青澀的石榴,能否告訴我?

點點滴滴,滴滴答答,不緊不慢,不徐不急,像記憶中教堂頂上永遠不停擺的那座鐘。

雨為什麼能夠如此低調?

那些雨中仍然嬉笑的人們為什麼不能?

那么,失戀的人能否把雨聲重新組合成快樂的音符?

然後在點點滴滴,滴滴答答,不緊不慢,不徐不急中讓自己的內心,安靜地在易變的塵世里低吟淺唱?

讓人遐想的雨聲,還有那些應該在雨聲里感悟的靈魂,在雨天的傘下,是否就可以開成三角梅似的寓意?

然後,雨過天晴。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