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吃飯的人很多,陪你洗碗的人只有一個

2019-03-15 14:31:56

◆◆

文 | 潘小潘

十點讀書籤約作者

周五晚上在城北的書店買書,剛好碰上一個知識講座,講座剛開始,來聽課的學生逐一上台自我介紹。

有一個有趣的小插曲,在一個文靜的姑娘上台介紹完自己後,台下不知是誰起鬨讓坐在姑娘邊上的一個男士也上台自我介紹,男人靦腆地上台自然地接過姑娘手中的話筒,我注意到從他上台開始,溫柔的眼神便一直牢牢地粘在姑娘身上。

“我叫肖白,我今天是陪我老婆來聽講座的。”男人紅著臉看著姑娘說。

台下的聽眾們善意地笑起來。聽邊上的人說,這小倆口一直是一起來聽講座的,男人上班的地方在城南,但是不管路途多遠,他都會在有空的時候趕來陪著媳婦兒聽講座。

整個晚上,這個叫肖白的男人一直坐在那個姑娘身邊,沒有多餘的語言,兩人一直認真地聽課,聽到有意思的話題時默契地相顧微笑。

橘黃的燈光下,這對婦唱夫隨的愛人仿若置身於一個纖塵不染的琉璃世界。

在《北京愛上西雅圖》里,文佳佳在遇到弗蘭克後才發現原來愛情是那么的簡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也許不會帶我去坐遊艇,吃法餐。但是他可以每天早晨都為我跑幾條街,去買我最愛吃的豆漿油條。

陪伴與懂得比浪漫更重要,有你相伴的日子,即使平凡也浪漫。

1974年,22歲的三浦友和在拍攝固力果的電視廣告時遇到了15歲的山口百惠,兩人隨即一起出演了電影《伊豆的舞女》,“金童玉女”形象從此深入人心。

在之後的6年裡,他們一起拍電視廣告、電影和電視連續劇,一年之中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一起。

三浦友和在書中回憶說:“有人問我:‘你在什麼時候產生了戀愛感覺?’這個問題可讓我困惑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而當我發覺的時候,就已經變成了這樣。”隨後,三浦友和對山口百惠說:“這樣的關係再繼續下去的話,那就結婚吧!”

當時正是山口百惠如日中天的時代。無論是唱歌還是演戲,她的才能正在全面綻放,對她的輝煌前程,誰都堅信不疑。在日本觀眾的心中,她已經被神化,成為當之無愧的全民偶像。

但是,在1980年日本武道館演唱會上,山口百惠向數萬熱情歌迷道別。最後一曲終了,她留下白色的麥克風,施施然而去。同年11月,她與三浦友和舉辦了婚禮。

三浦友和至今仍活躍在日本影視圈,山口百惠則從此變身三浦背後的女人。

三十多年來,三浦和百惠一直是日本民眾心目中的“理想名人夫婦”,出軌、不和、離婚等傳聞基本上與夫婦二人絕緣。

婚後三十多年,也一直都有“狗仔隊”在他們家附近蹲守,但始終沒能拍出一條抓人眼球的八卦封面。

他們看到的只是一對再普通不過的夫婦過著平淡卻溫馨的日子——每天一起打掃家裡衛生,一起去倒垃圾,一起到超市購物。

他們就像最普通的日本家庭一樣生活。共同撫養孩子,偶爾旅行,她在15年的時間裡,堅持每天五點半起床為兩個孩子做便當,還要準備一家人的早飯。

他無論怎么忙,都爭取回家吃飯,如果不能回去,一定會發簡訊告訴她,“要不要回家吃飯,這對做飯和等你回家吃飯的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知道,這個世界上,請你吃一頓飯的人很多,但每天給你做飯,陪你洗碗的人卻只有一個。

後來,有記者問他:“如果有來世,還會不會選擇山口百惠?”

三浦當即爽快地答:“當然會!”

他和她的愛情,都藏在那一日又一日柴米油鹽的陪伴和那一年又一年的“在一起”里。

來得熱烈,未必守得長久;愛得平淡,未必無情無義。

我想,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愛情,不是轟轟烈烈的誓言,不是風花雪月的浪漫,而是實實在在的陪伴。

在香港的娛樂圈裡也有這么一對夫妻。

帥氣的影帝梁家輝時常在香港的大街小巷裡親密地牽著身材嚴重變形、樣貌也倍受摧殘的妻子恩愛異常。

在梁家輝遭遇事業低谷擺地攤時,遇到了時任香港電台製作人的江嘉年。那時的江嘉年是標準美人一個,梁家輝對她一見鍾情。

江嘉年非但沒有嫌棄梁家輝,還陪他在夜市擺地攤,解囊幫他渡過難關,並在電台幫他找了份穩定工作。

1987年,兩人結成連理。

梁家輝成名後,對太太一心一意,從無緋聞傳出。江嘉年則辭職專心做“影帝”背後的女人。

從1992年開始,梁家輝就被有黑社會背景的影視公司給盯上了。他們以恐嚇、威逼的方式,強迫他拍一些梁家輝本人並不想接的影片。

1993年,梁家輝帶江嘉年在越南拍《情人》,其間突然被黑道押去菲律賓拍另一部片,其中一個用槍指著梁家輝的腦袋,命令梁家輝跟他們走,而江嘉年則被軟禁在當地。

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這個梁家輝背後的女人淡定自若,她打電話給梁家輝,安慰他不要害怕,也不要擔心。

她聰明地說服了黑幫老大與她這個弱女子談判,她那一句——“我今天來了,就沒打算活著出去,我不怕死……但我和家輝死,對你們也沒有好處。”說服了黑幫老大。

重獲自由的梁家輝回到香港,在機場,看見了來接機的江嘉年,他一把抱住她,放聲痛哭……

這是他唯一一次在公眾場合如此失態。

從那一刻,梁家輝就發誓,他一輩子將珍視懷裡的這個女人,一輩子讓她和女兒過上好日子。任何時候,絕不放開太太的手!

後來,由於生了一場病要吃帶有激素的藥,江嘉年身材嚴重變形,再無美貌,但梁家輝依然每次逛街都拖住太太的手,依舊帶她去看兩人最愛的球隊比賽,還是一起手牽著對方的手去菜市場買菜,不在乎別人說什麼。

不因為你窮而嫌棄你,不因為你老而離棄你,不因為你身材走樣而背棄你。婚後的幾十年里,這個男人每一次看向妻子的眼睛裡,滿滿的都是濃濃的愛意。

有人說,一對戀人頭一兩年拖著手在街上走,那是熱戀;之後的十年八年依然如此,那是感情深厚;但三十年之後依然牽著彼此的手壓馬路,那才是真正的相濡以沫。

梁家輝和江嘉年的愛情,便是真正的相濡以沫了。

梁家輝曾說:“歲月流逝,男人也許能在時光的磨礪中越來越有味道,而女人的容貌,卻在操持家務的油煙味中變老了。女人老了的時候,丈夫出名了,女兒也長大了。

我太太年輕時是個漂亮的女孩,現在她在我心目中越來越美了,有時我會在她睡著的時候偷偷看她兩眼,心裡有種溫存的東西在流淌——這是給我梁家輝家庭的女人啊!

沒有她,就沒有我的兩個小天使,就沒有我今天的一切,她是我的愛人,也是我的恩人。”

男女之間最美的語言不是“我愛你”,而是,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吃很多餐飯,一起洗很多的碗。

我想,世間最幸福的婚姻,大概就是梁家輝和江嘉年這樣子的吧。

人們都會以為來日方長,什麼都有機會,其實人生是不斷地在做著減法,見一面便少一面。陪伴不是時間概念,而是有血有肉、有溫度的,它是愛的內容。

一輩子的愛,不是轟轟烈烈,而是細水長流。越平凡的陪伴,越默契的陪伴,就越長久。

有人說,女人能給予男人最溫暖的眼神是:我懂;而男人能給女人最動聽的情話是:我在。

作家耀一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真正的陪伴,應該是兩個人,彼此理解,互相尊重,不纏繞,不牽絆,不占有,然後相伴,走過一段漫長的旅程。

世界上最愛你的人,一定是肯一直花時間陪伴你的人,而你陪著我的時候,我從不會羨慕任何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