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寵物狗,歡樂中的憂慮

2019-03-02 03:26:46

年前,媳婦兒因為身體的原因在家休息,百無聊賴,每天除了看電視、織毛衣,就是負責家裡一幫人的三餐(因她做飯色香味俱佳,我的手藝確實相形見拙)。清晨往返於超市、菜市,午前穿梭於廚房,日日周而復始著同樣的事,感覺比上班還要辛苦,實在鬱悶至極。

有一天,她突發奇想,說想要養一隻小狗。理由是可以解悶和轉移注意力,不致成天盯著電視發獃。我說我們單元式樓房完全沒有農家小院那種條件,不適應養狗。而且養狗也很麻煩,怕養不了多長的時間,不能堅持到底。她不聽,並且信誓旦旦,一定能把狗養好,要給家人帶來更多的樂趣。

對於在城市這種單元式套件養狗,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於我來講,是不願意的。但媳婦兒似乎決心已定,也只能由她去了。

某個周末下午,天空陰雲堆積,寒風伴隨著細雨漫天飛舞。小區內的花草樹木無力低垂,街邊門庭關門閉戶。行人縮脖緊衣,往來匆匆於大街小巷。對這種濕寒的氣候雖習以為常的我,感覺坐在爐火邊是最為愜意的一件事。

熟悉的電話鈴聲悠然傳來,媳婦兒打來的,電話那邊的興奮表明,這傢伙把狗子帶回來了。果然。最後讓我趕緊接一下。

一隻遍體白毛,個體圓滾,宛如胖胖的瓜,耷拉著兩隻軟軟的耳朵,明亮而且好奇的圓眼睛左顧右盼的小奶狗,晃晃悠悠的在這個面前聞聞,那個面前嗅嗅,似乎一點也不認生。

說實話,狗子初入家門這陣勢只能讓我繳械投降了。

媳婦兒忙開了。找棉衣,鋪狗窩,拿零食,東南西北,忙得不亦樂乎。

我生怕這小東西晚上不適宜這個新環境,吵鬧不休而引起鄰里不爽。但最後表面我的擔憂是多餘的。這狗子整個晚上居然一聲沒吭,中途出窩撒尿也主動自覺的爬到為它備好的便盤裡解決,隨後又主動返回窩中"就寢"。在它那狗窩裡安安靜靜的呆了一個整晚。

清晨起來,好傢夥,東邊一泡尿,西邊一堆糞,分明就是排兵布陣的架勢。正有些氣不打一處來,狗子倒也日出而動,人一起床,它就出窩。屁顛屁顛的跟在人後,還漫不經心的度著方步過來欣賞它的"傑作"。

接下來我也只能無可奈何的清理,首次感受了"鏟屎官"這個"職務"的含義。

為了狗子固定在一個地方排便,媳婦兒又在網上搜尋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至於買狗糧、購狗索,淘狗籠,拍狗子用的"磨牙棒"等等用品用具,可以說是一應俱全,且幾乎是在一個時間段內一氣呵成。

每天一家人又兼了照看狗子的"義工":

如:給奶狗泡狗糧。把燒開的水再放在爐火上重新燒開,放入狗糧小煮,然後端下來放在一邊涼到適合狗子進食的溫度再給狗子"用餐"。這貨吃食的那副饞相,似乎是餓死鬼投胎一般,狗盤一放到地上,幾乎就是衝過來的,把那狗頭埋在狗盤裡呼呲呼呲忙個不停,把狗盤邊沿都要細細地舔過一遍,生怕有任何的遺漏。我對媳婦說,我以後可以不用洗碗了,就交給它吧,看看,多乾淨。哈哈.....媳婦以一個白眼做了回應。狗子"膳後"還要把狗嘴給擦得淨光銀亮;

接下來還要進行狗情防疫,幾天為狗子洗澡一次,織狗衣,訓練狗子定位排便,閒暇遛狗等等,兩個月下來,倒也情趣自得,相安無事。

狗子剛入家門的那副讓人愛憐的模樣,使我誤以為這貨可能不會長大了,應該就固定在了那圓滾滾的呆相。因為賣狗人也如是說。每次帶它出去溜達,總引來不少的回頭率。小區和公園的少兒們幾乎是人見人愛,不與它親密一會都不肯離開。這情形讓媳婦兒自豪了很久。

沒成想,兩個月過後,這傢伙已經明顯的輕升重,小變大。雖然個頭與金毛、二哈比較實在不值一提,但漸漸已經沒有那胖乎乎的可愛了。我當然少不了要將賣狗人的祖宗問候一次。

最傷腦筋的還在後面,這貨越大越不如小,天天滿屋子四處亂串的隨意排便,白色的狗毛經常在空氣之中鶯歌燕舞。啃沙發,咬桌椅、翻垃圾桶,扯紙撕布,拖這拽那,都是家常便飯了。如今,雖說排便問題經過訓導,已慢慢得到改觀。可是,每天用拖把拖地板之時,那拖把隨時都是滿帶的狗毛。狗子那渾身的絨毛因為每天脫落,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憨態,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接近菜市場那懸掛在架子之上的光板肉了,著實讓人頭大如斗。

諮詢寵物醫院,說是不能給這種狗餵帶鹽類成分的食物,否則毛將繼續脫落。可是,之前不清楚給它吃了幾次骨頭和肉之後,這貨現在對狗糧都不屑一顧了。實在不給它餵食,只有狗糧可吃的時候,才勉為其難的吃上幾口,這樣下去難不成讓它自生自滅嗎?但,為了它,只能不任由它了,逐漸更換到以狗糧為主吧!

唉!美景之後是荒涼;高山之下見低谷。這也算是循環輪迴吧!

隨著春節結束,各自忙開,已經有些顧不上照顧狗子。天天只能將它關在家裡獨守空房。

我感覺長此下去,狗子會不會得抑鬱症呢?

休息那天,我又帶它出去溜達了一圈。當時萌發突想,要是它走丟了就算了。因此我故意找空檔躲在它的視線之外,看它到底什麼反應。當它在厚厚的草叢中忽上忽下,往來翻滾,樂此不彼的時候,一抬頭不見我的人影,這貨急了。四處張望,聞這個人,嗅那個人,在那裡團團轉。我的心不由自主的軟了下來。忙站起來對它喊了一聲,這貨聞聲而動,以最快的速度衝到我的跟前,搖頭擺尾,爬上爬下,蹭左蹭右,親熱勁無可比擬。此情此景,如何忍心將它丟棄?

唉!算了,還是一起回家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