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不了情緒的媽媽,會耽誤孩子一輩子的幸福

2019-03-07 01:30:36
2016-06-20 陳濱 家長慧

如今這時代做個好媽媽很不容易,你拼勁力量給了孩子最好的一切,也不見得能養出一個優秀的孩子。因此,為人父母們心頭的擔子都很沉重。

著名電視女主持人王芳,是一年主持節目上千期的主持勞模,生活中她也是一位8歲女孩的母親。除了孩子的一天三餐她無暇親力親為以外,王芳在對女兒的教育上,特別特別用心,她做母親的最大體會是,家長必須要學習,和孩子一起成長。

王芳是師範學校畢業,她上學時有一個校訓,陶行知老先生說的一句話“學高為師,身正為范”,作為母親,她說,我真覺得作為家長我們要“學高”、要“身正”,給孩子做好榜樣。家長的言傳身教比孩子考一百分更為重要。

從“姥姥死了”事件談起

我的女兒平時很乖,有時自己看書能看一個多小時,她上國小一年級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有一天姥姥讓她寫字她不願意寫,就對姥姥發了很大的脾氣,當姥爺問她“姥姥呢?”,她竟然說“姥姥死了”!我母親當時聽了這個話都快崩潰了,那天就動手打她了。當天回家我母親含著淚跟我說了這個事,作為老人她心裡一定特別難受,我非常理解。

那天晚上我就在想我怎么處理這個事情?我認為作為一個7歲的孩子來說她對死亡、對生命沒有概念,她覺得那是她發泄不滿的最重的話,但她不知道這些話對別人會有怎樣的影響。於是當天晚上我就和她認真溝通了一個多小時,我告訴她她說了這個話以後,別人會怎么想,姥姥會怎么想,媽媽會怎么想,甚至將來遇到類似的問題應該怎么解決,以後長大了這么去表達可能會影響什麼。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是完全可以理解大人說的話的,當時她就向姥姥認錯了,表示自己再不會這樣了。

帶頭控制情緒

目前的應試教育下,孩子的課業負擔非常重,他們也會有小焦慮、不滿、甚至是抱怨,那么怎么能讓孩子把內心的情緒發泄出來呢?我給女兒安排了一系列的訓練。比如說:我在我們家門上貼了一張很大的紙,我們倆人有一個約定:

每次當她很生氣的時候,想發火的時候,就在這張紙上使勁畫,畫什麼都可以、寫什麼都可以,讓她有一個發泄的渠道。我發現,剛開始的時候,不到一周時間這張紙就被畫得滿滿的,說明她經常生氣。我就會跟她交流:遇到什麼事情了?為什麼生氣?現在還能想起為什麼生氣嗎?有時過了一段時間她自己都想不起來為什麼生氣了。她就會明白這“氣”生得太不值得了。漸漸地我發現這張紙一個月她都畫不滿了,這說明她自己已經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跟孩子交流非常重要,我跟婉兒說,媽媽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什麼事情都可以跟媽媽交流,哪怕是做錯事,只要你勇敢講出來媽媽不會批評你,如果媽媽不在家你也可以給媽媽寫紙條。我發現在我枕頭下面、抽屜里她會給我留各種各樣的紙條。她寫得也很簡單,比如說“媽媽我今天沒考好”、“我今天心情不好”、“你怎么還不回來?”……這就是我們母女的溝通方式之一。所以,我們做家長的一定要給孩子一個渠道,溝通的渠道,還要信任孩子,說到的就要做到,說不生氣就是再生氣也要忍著。百分之八十的媽媽錯就錯在“你說吧,說出來我就不懲罰你”,當孩子真說出來,有的家長就會食言,這樣孩子心理有了陰影,下次就不講實話了。

做了這么多年情感節目,我知道,母親對孩子影響是最大的,母親的情緒會直接影響孩子的一生。母親自己都不會控制情緒,怎么能要求孩子做得特別好呢?

陪伴孩子生病

每個孩子都有不少生病的經歷,我女兒早產,我更是在四年間無數次地跑過醫院,穿梭於病房和醫生室之間,煎熬和痛苦過後,總結出了一整套對付孩子生病的心靈雞湯,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其實感冒發燒這樣的小病對於孩子來說是正常的生活經歷,可是對於我們這些新手媽媽來說,卻常常不得要領,緊張到崩潰,最後事與願違。

我記得女兒第一次生病,是出水痘,大概在她五個月的時候,一夜之間,婉兒的臉上身上手上腳上全部都是小紅痘痘,極其嚇人,爺爺早上起來看到婉兒,七十多歲的老人眼淚立刻流了出來,心疼啊。我就更別說了,抱著孩子就剩下哭的份兒了,“孩子,你怎么了?”我不斷地問她,小孩子生病真是可憐,因為不會說話,她到底怎樣難受我並不能完全知曉,只是她原來很少哭,這段時間哭的次數明顯增加,想必非常的不舒服,不過更多的時候孩子是會安撫大人的,她會笑,咯咯地笑,臉上全是小痘痘,看著讓人揪心,有時她笑著笑著我就哭了,不知道怎么做才好。醫生安慰我說,“其實這個病得了也好,以後就不會再得了,而且水痘的周期就是兩周左右,可以自然而愈。”話是這樣說,可我的心裡那叫一個不舒服,還擔心這些小痘痘如果留疤了怎么辦。

孩子的恢復能力真的超快,大概一周,婉兒臉上的小痘痘就結痂了,漸漸的顏色變淺了,我那顆提著的心也漸漸放下了。而那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接下來這樣的考驗還有很多很多。

記得有一年聖誕節,女兒患肺炎住院,我在杭州出差,急忙改簽機票,趕到兒童醫院,推開門的那一瞬間我永遠都忘不了,女兒坐在床上玩玩具,頭上扎著輸液管,見到我怯怯地說:“媽媽,我生病了!”我當時也顧不得身邊還有好幾個醫生和護士,抱著女兒就痛哭,孩子可能被我給嚇著了,也開始大聲哭,搞得和生離死別似的。看我這樣,醫生找我談話了,她很喜歡看我的節目,對我也很客氣,“王芳啊,你這樣的舉動只能增加孩子對疾病的恐懼,讓她很難配合醫生的治療,因為在孩子的心裡,媽媽是最大的,媽媽哭了,寶寶就會覺得生病好可怕,醫生都很壞,要給人扎針,你這是在給孩子更多的負面信息。”我哽咽了一下:“醫生,可是我忍不住。”醫生笑笑說:“你不控制自己的情緒,孩子就

很難學會正確面對疾病,何況她只是感冒引起的肺部感染,這是絕對的小病,你這樣興師動眾,將來孩子碰到了更大的困難怎么辦?我當了一輩子兒科醫生,我自己也有孩子,我特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家長最重要的職責就是幫助孩子樹立正確的人生觀,也就是告訴她辦法總比困難多,你自己做了那么多情感節目,給那么多人解惑,但是可能對於如何讓寶寶心理強大還沒研究好!”我後來認真思考過這件事,然後我自己是這樣做的:

首先,每次孩子生病了,我先會第一時間告訴她,可能得去醫院,不過放心,媽媽一定會在你身邊,咱們認真檢查,如果可以吃藥治好的,一定不打針。即使必須打針,媽媽也會找一個非常溫柔的阿姨,這樣就會不太疼。女兒漸漸地習慣了我的做法,每次去醫院之後都會提醒我,別忘了去找比較溫柔的護士,這樣有了心理暗示,她打針輸液基本不哭,還會說:“這個阿姨真的很溫柔,不太疼!”

第二,當我自己生病的時候,會認真地和孩子說:“寶寶,媽媽生病了,每個人都會病,這很正常,媽媽現在吃藥,如果一會兒嚴重了,可能就得去醫院,你得監督媽媽吃藥打針!”孩子會把事情記在心裡,如果她忘了,家長還可以稍微提醒一下該監督媽媽了,這樣在孩子的心裡形成正確的面對疾病的觀念。我想和她一起為成長而努力。

克服“家長會焦慮症”

參加家長會這事,我曾經心態不正,給自己折磨得夠嗆。有一次,我去參加女兒幼稚園的公開課,那天我和所有的家長一起坐在教室的後面,和孩子們一起聽了一節自然課。開始我還算情緒不錯,女兒不斷地回頭和我笑,我心裡感覺也甜甜的,可是沒過10分鐘我就發現問題了,婉兒好像不太認真聽講,其他的小朋友都在搶著回答問題,女兒卻好像置身於世外,坐著,只是安靜地坐著。

於是,只要老師問問題,我就緊張,我多希望婉兒能回答一個問題啊,哪怕只有一個。我漸漸地開始失望,原來老師和我說,婉兒在課堂上比較聽話,很喜歡思考問題和回答問題,看今天這情況,老師說的絕對不準確啊。後來的時間我幾乎是如坐針氈,看到其他家長不斷地拍照,不斷地伸出大拇指,我真是心裡冰冷。按說我一向是個心態比較好的媽媽,我很少期盼我的孩子成名成星,我一直認為只要她健康成長就好了,可是在那個瞬間,不知道為什麼,我卻那樣得期待她是優秀的,是出眾的,我不知道這是虛榮心還是焦慮症。

下課之後,我趕緊跑到女兒身邊問她:“寶貝,為什麼不回答老師的問題呢?”女兒回答:“不為什麼呀,不想回答!”這個答案是我最不想聽到的,女兒竟然不願意回答老師的問題,我想我當時的臉色一定很不好。那天晚上,把女兒送回家,我又返回幼稚園去找老師,我特別想知道女兒平時就是這個樣子嗎?幾經輾轉我找到了幼稚園的班主任,老師聽了我的問題,輕鬆地說:“婉兒媽媽,您真是多慮了,你的女兒平時做事情非常認真,也很積極地回答老師的問題,但是她比較敏感,今天您來了她被您吸引了注意力,她平時真的很好!”我仔細回想一下,在開家長會的時候,孩子的確在不斷看我,一個三歲多的孩子心裡,那個時候,一定是媽媽最大,一定恨不得鑽到我的懷裡,而我,並沒有充分地理解孩子的心,只是以成人的眼光來期待孩子像我想像的那樣,老師的話,讓我安靜了下來。

我想,我的經歷很多媽媽都曾經有過,因為我們愛孩子,就會在意很多,這次家長會之後,我又參加了兩次幼稚園的集體活動,心情放鬆了很多,我不但注意婉兒的一舉一動,也順便欣賞了下其他的小朋友,可能是因為我不緊張了,婉兒也漸漸放開了。當媽媽,就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我們都是第一次做母親,允許犯錯誤,關鍵是犯了錯誤該怎樣解決。

決不能做凶神惡煞

前幾天錄製節目,來了一位母親,她和丈夫關係一直不好,於是經常拿孩子撒氣,她認為棍棒之下出孝子,一個女孩子,幾乎天天被母親打,從打嘴巴到用濕毛巾抽,還有高跟鞋以及皮帶,非常殘忍,六歲孩子的眼睛裡全都是驚恐。

現場的心理專家說,這個孩子將來到青春期,一定是叛逆無比的,一個被打大的孩子,從小心裡就種下了仇恨的種子,等到有一天能夠反抗的時候,家長就會還債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我很鄙視經常打孩子的家長,我認為沒本事的父母才用武力解決問題。

我從來沒有打過女兒,並不是她沒有惹我生氣過,也不是我涵養有多好,而是我不敢打她,因為我知道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不能讓女兒心目中的媽媽是凶神惡煞。

教育專家曾經提醒過我,萬一失手打了孩子,一定要記住在兩個小時之內,給孩子道歉,要有肢體接觸,最好抱著孩子說:“對不起,剛才媽媽亂髮火,希望你能原諒媽媽!”這樣做,對於孩子的傷害最小。這樣的方式對於十歲以下的孩子效果比較好。

心理專家還教過我一個特別好的控制情緒的方法,就是當你火氣躥上來的時候,一定要在心裡數10個數再做任何決定,因為在10秒鐘後你會發現自己沒有那樣生氣了。

也許有家長會反駁我:打了就打了,不道歉又如何?

講個故事給你—兩年前採訪過一個女嘉賓,她34歲,對父母一點都不好,爸爸心臟病住院,她都沒去看過一次,我覺得很過分。後來她告訴我,她小的時候父母經常換各種方式揍她,有一次,父親還把她一根肋骨踢斷了,一直到她22歲,父母還在打她,她對父母心裡恨多愛少,聽她講被打的細節,突然從內心很同情她,現場她的母親說,這就是報應啊!我當時沒表態,但是我心裡認同這個說法。

我們固然不能因為一個孩子挨父母的打了,就能容忍她不孝順老人,但是一個家長特別是媽媽,不控制自己的情緒,經常拿孩子撒氣,我很擔心她下半輩子會不幸福。

(內容選自2015年5月23日北京晚報家·話專欄《陪伴孩子成長,你真的用心了嗎?》,有刪節。作者:陳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