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崩盤!詳解土耳其到底發生了什麼

2019-03-11 00:21:28

來源:華爾街見聞(ID:wallstreetcn)作者:許超,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與美國的外交爭端升級正在使得土耳其變成新的危機風暴眼。

在美國升級對於土耳其的制裁後,土耳其里拉開啟暴跌模式。而考慮到其外債的持有人構成模式,如果情況繼續失控,歐元區幾乎無人能獨善其身。

現在的關鍵點在於:土耳其危機是否會在引爆歐元區的同時,在新興市場蔓延,釀成“98年亞洲金融危機”重演?

回望過去,危機當頭,又有那些國家/機構最有可能成為對沖基金“禿鷹”們的午餐?

見聞問答旨在幫您梳理土耳其危機的前因後果。

01

市場發生了什麼?

8月10日,特朗普授權,美國政府決定將對土耳其徵收的鋼鋁關稅翻倍,鋁關稅調整為20%,鋼鐵關稅調整為50%。這直接引發土耳其里拉跳水。里拉兌美元接近跌破6.30,創歷史新低,日內一度跌超20%。

周一亞洲市場開盤後,相關衝擊波繼續在亞洲新興市場蔓延,股市方面,亞太主要股指近全線下挫,MSCI明晟亞太地區(除日本)指數盤中跌1.3%。印尼股市跌3.3%,創2016年11月以來最大單日盤中跌幅。滬深兩市盤中齊跌,滬指一度跌1.5%,地產、金融板塊近全線下挫。日經225指數收跌2%。韓國首爾綜指收跌1.5%。富時新加坡指數跌超1%。香港恒生指數收盤下跌1.5%。

02

危機的誘因是什麼?

從表面上,美土之間因安德魯·布倫森牧師關押問題導致外交關係惡化是本次危機的誘因。

布倫森是一名來自北卡羅來納州黑山的福音派牧師,他被土耳其以從事恐怖主義和間諜活動為由關押。布倫森被指控幫助了一個由美國穆斯林教士居倫建立的組織。土耳其稱該組織參加了2016年反對總統埃爾多安的政變。

在2016年7月15日晚,土耳其軍隊發動軍事政變,後未遂失敗。政變後,土耳其政府指控葛蘭為政變的幕後主謀,並以布倫森牧師涉及葛蘭運動為由,對其進行監禁。法土拉·葛蘭(Fethullah Gulen),在美國流亡近20年(美國拒絕了土耳其的引渡要求),他是葛蘭運動(源自土耳其的一個政治思想組織)的精神領袖。埃爾多安曾經建議葛蘭換布倫森,但被美國否決。

分析稱,由於美國國內的基督教保守派團體的壓力,如果特朗普處理不得力,共和黨可能因此失去部分特朗普的保守派支持者,而在未來的中期選舉中失勢。

03

危機引爆的過程是什麼?

危機爆發伴隨著美土就是否釋放牧師的爭端逐漸升級。

土耳其是鋼鐵出口大國,美國今年三月開啟的鋼鐵無差別貿易戰,激起了土耳其的不滿。在土耳其大選前夕的6月21日,土耳其宣布對價值18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同等規模的關稅,作為報復。

今年7月26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公開表示,如果土耳其不結束對於安德魯·布倫森牧師的關押,其將對土耳其進行制裁。在特朗普初次表態後,土耳其將布倫森從監獄放出,改為軟禁,但仍然拒絕釋放。

同日,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通過一項法案,限制美國向土耳其提供貸款,“直到土耳其政府停止對美國公民和大使館雇員的任意拘留。”

土耳其官方強硬回應:沒有人可以威脅或指揮土耳其。

進入8月美國啟動對土耳其兩名部長的制裁。作為報復,土耳其宣布凍結美國司法和內政部長在土耳其的資產。而美國參眾兩院也投票決定,阻止軍火巨頭洛克希德·馬丁向土耳其出售先進的F35隱形戰機。

而在8月10日, 隨著特朗普宣布對土耳其出口到美國的鋼鋁加征關稅,土耳其里拉暴跌,危機模式開啟。

但埃爾多安繼續保持強勁立場,其在演講中稱不會在經濟戰中落敗,土耳其巨觀經濟數據和銀行體系不存在問題,並呼籲土耳其人民將美元換成里拉。此後,該總統又在《紐約時報》撰文稱,美國針對土耳其的行動讓兩國關係處於危險之中,如果不能扭轉單邊主義和不受尊重的局面,土耳其可能被迫尋找新的“朋友”。

04

危機背後的土耳其結構性問題是什麼?

自埃爾多安接管政府以來,土耳其一直存在巨額且不斷增長的經常賬戶赤字,2016年為331億美元,2017年為473億美元,單計2018年1月已經達到71億美元,12個月內赤字則攀升至516億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經常賬戶赤字之一。

而土耳其經濟依賴資本流入為私營部門過剩提供資金,同時土耳其的銀行和大公司債台高築,並且大多數是外幣。在這種情況下,土耳其每年必須找到大約2000億美元來填補其鉅額的經常賬戶赤字和到期債務,同時始終面臨資金流入枯竭的風險,然而該國的外匯儲備總額僅為850億美元。

而投資流入則在下降,其原因包括埃爾多安煽動與此類資金流的主要來源國(如德國、法國和荷蘭)之間的政治分歧,土耳其政府在平定政變後對一些與2016年政變僅有微小關連的人士沒收財產的做法打擊了外資對土國法治的信心。

而埃爾多安對土耳其經濟的全面操控也加深了外界的擔憂。自2008年以來,經濟政策越來越多地由埃爾多安進行微觀管理。自2013年以來,其主要關注建築業、國家訂購契約和刺激措施,同時卻忽視教育和研發。

在贏得今年6月大選後,其第一件事情就是將自己的女婿任命為財政部長,並獲得了任命央行行長的權力。

埃爾多安一直強調高利率導致了高通脹,他認為“高利率是敵人”。

市場分析稱在土耳其通貨膨脹率已經飆至16%的情況下,埃爾多安對高利率的厭惡使得土耳其央行無法用貨幣政策來應對接近16%的通脹率。多種政策利率和”利率走廊“使得政策變得不透明、無效。

而面對危機時,其拒絕IMF救助的態度也使得市場擔心未來的局勢發展態勢。

05

市場在擔心什麼?

市場現在最為擔心的問題主要有兩點:相關歐元區國家及銀行在土耳其的風險敞口是否會導致危機在歐元區進一步蔓延以及相關的危機是否會在其他新興市場蔓延進而釀成另一場“98年金融危機”。

06

相關的銀行風險敞口到底有多少?

在上周五里拉開啟暴跌之際,英國《金融時報》撰文稱,歐洲央行負責歐元區銀行監管的機構開始對歐元區銀行業的土耳其風險敞口表示擔憂。由於外國貸款占土耳其銀行資產的40%,如果里拉跌勢不能止住,很可能造成對外債務違約,西班牙、法國和義大利將損失慘重(但相關的警告可能催化了市場的恐慌性反應)。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截止一季度末,外國銀行對於土耳其的索賠額大約在2200億美元左右,這一數字包括跨境索賠以及對於外國子公司的索賠。其中60%反映了非銀行私營部門的風險敞口。土耳其銀行的直接風險敞口較低,約為500億美元,而官方公布的風險敞口則為380億美元。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截止一季度末,外國銀行對於土耳其的索賠額大約在2200億美元左右,這一數字包括跨境索賠以及對於外國子公司的索賠。其中60%反映了非銀行私營部門的風險敞口。土耳其銀行的直接風險敞口較低,約為500億美元,而官方公布的風險敞口則為380億美元。

從國家上來看,西班牙、法國和義大利銀行是土耳其外國債務最高的國家,其次是美國和英國銀行。

除了直接索賠之外,根據摩根大通的追蹤,外國銀行還通過“信貸承諾”,“擔保延長”、“衍生契約”等工具向土耳其提供約780億美元的額外敞口。

在這方面,約50%的風險敞口由法國、義大利和西班牙銀行持有,另外40%則由美國和英國的銀行持有。

就外國銀行敞口而言,西班牙,法國和義大利銀行以及通過或有風險暴露的美國和英國銀行似乎最容易受到土耳其的影響。

但即使對於土耳其風險敞口最大的歐洲銀行來說,相關的基本面也是可控的。因此現階段,土耳其危機尚不會引發整個歐元區的系統性危機。

07

歐元區在土耳其的金融風險敞口有多大?

從土耳其央行公布的國際收支平衡表上看,其投資組合的負債在2018年5月達到了1600億美元,其中四分之三是債務證券。而就外國直接投資而言。相關的負債存量大約在1400億美元左右,其中75%的債務集中在歐洲國家,最大的單一國家風險敞口是荷蘭,這可能主要反映了投資基金的持有量。而其他的大型歐洲國家包括德國、法國、西班牙、瑞士和俄羅斯。

摩根大通認為,這是令人不安的。投資基金持有大部分的土耳其債權意味著其資產依然容易受到資金外流的影響。換句話說,除非發生重大變化,未來幾天,土耳其可能會繼續經歷資產流出,貨幣崩潰的過程。

08

哪些貿易國家可能受到衝擊?

根據相關數據,土耳其最大的5個出口國是中國、德國、俄羅斯、美國和義大利,加總約占總量的40%。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則應該考慮與土耳其的貿易對於相關國家的重要性。從摩根大通整理的數據上可以看出,在貿易上相對脆弱的實際上是該地區其他的新興市場國家。

09

對於其他新興市場的衝擊點在哪?

伴隨著土耳其里拉的暴跌,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也集體下跌,南非蘭特下跌超2%,俄羅斯盧布下跌1.5%,至2年低位。

伴隨著全球央行的緊縮政策、美元的歷史上的第三輪強勢周期延續、全球貿易的競爭局勢以及主要發展中大國增速放緩。市場擔心,土耳其危機可能會導致投資者爭相削減對於新興市場的投資(擔心相關可能的資本管制等)。而隨著這種新興市場之間的不利聯動可能會產生放大效應,進而導致另一場亞洲金融危機的的重演。

10

最新進展是什麼?

本周一,土耳其央行發布聲明稱,為維護金融市場的穩定性,如有需要,央行將為銀行提供所需的所有里拉上的流動性,里拉存款準備金將下調250個基點,適用於各期限債券。該行還將恢復外匯存款市場的中介功能,銀行外匯存款限制可能上調。土耳其央行將密切關注市場,必要時將提供一切必需的措施。

而土耳其“女婿財長”則稱已起草一份經濟行動計畫,並將於當地時間周一上午開始實施。土耳其也為銀行和受外匯波動影響最大的中小企業等實體經濟部門準備了一項計畫,“我們將與銀行業及銀行業監管機構共同迅速採取必要措施”。

11

何時才能化解危機?

沒有人能夠真正給出危機合適才能結束的時間點,但美土關係才是現在真正的關鍵因素。

正如埃爾多安上周在《紐約時報》的文章中所強調的那樣,土耳其和美國曾經是幾十年並肩作戰的盟友,而今美國對土耳其的單方面行動只會破壞美國的自身利益和安全。近期美國對土耳其的制裁,是不合理的和不可接受的,不利於美土兩國的長期友誼。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