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李白《關山月》才知道 唐詩三百首中好多樂府詩也是格律詩

2019-02-20 18:51:21

有人問:“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如何欣賞李白的詩《關山月》?

前言

蘅塘退士對於李白的樂府詩最為青睞,除了這首《關山月》以外,李白還有十幾首詩被收到《唐詩三百首·樂府》目錄下。這首詩當然是一首樂府詩。

但是,李白《關山月》不僅僅是一首簡單的樂府詩,它還具有格律詩的特點。為什麼這樣說呢?

一、陳子昂和李白的文學復古

相對來說,李白集中的格律詩成就不如他的古體詩。原因也簡單,因為李白和初唐的陳子昂一樣,都批評過注重聲律不注重內容的齊梁詩風:

白才逸氣高,與陳拾遺齊名,先後合德。其論詩云:「梁陳以來,艷薄斯極,沈休文又尚以聲律,將復古道,非我而誰與!」故陳、李二集,律詩殊少。

嘗言「興寄深微,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況使束於聲調俳優哉!」故戲杜曰:「飯顆山頭逢杜甫,頭戴笠子日卓午。借問何來太瘦生,總為從前作詩苦。」蓋譏其拘束也。《本事詩》

南北朝齊梁以後,出現了以沈約(字休文)為代表的永明體詩人。因為他們講究格律,重形式不重內容,所以陳子昂和李白都提出了“復古”一說。李白批評作詩不能”束於聲調俳優“。陳子昂說”齊梁間詩,彩麗競繁,而興寄都絕“。

故陳、李二集律詩殊少..............故戲杜曰:...........蓋譏其拘束也。《本事詩》

不過, ”殊少“可不是沒有,雖然笑話杜甫“作詩苦”,但是李白也有不少格律詩傳世。例如李白的這首《關山月》雖然是樂府古題,但也是比較規範的五言排律。

二、李白關山月是一首對仗不嚴謹的排律

樂府詩用格律詩的形式寫成,當然不僅僅李白這一首。對於詩人來說,用樂府的題目配合格律詩的形式很常見,例如唐詩三百首中的涼州詞、獨不見、出塞等不少作品都是如此。

不過放在李白身上,似乎就有些不一樣,畢竟李白以古體詩見長。收錄入《唐詩三百首》中的李白樂府詩幾乎都是古體詩,例如《行路難》、《蜀道難》、《長干行》、《長相思》、《子夜歌》等。

但是這首《關山月》卻是以排律的形式寫成,相比較李白其他不標準的格律詩來說,這首關山月還是比較貼近格律詩的。

明月出天山 ,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 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 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色, 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 ,嘆息未應閒。

格律詩有四個要求,平仄、對仗、黏連、押韻。李白這首詩只有對仗不太嚴謹(第2聯、第4聯不對仗):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由來征戰地, 不見有人還。

在宋朝嚴羽《滄浪詩話》中提到過通篇不對仗的格律詩:

有律詩徹首尾不對者(盛唐諸公有此體,如孟浩然詩:“掛席東南望,青山水國遙。軸轤爭利涉,來往接風潮。問我今何適?天台訪石橋。坐看霞色晚,疑是石城標。”又“水國無邊際”之篇,又太白“牛渚西江夜”之篇,皆文從字順,音韻鏗鏘,八句皆無對偶)

《唐詩三百首·五律篇》中收錄的《夜泊牛渚懷古》是一首通篇不對仗的”律詩“。這種五律在初唐比較多見,盛唐以後就較少了。這種完全不對仗的詩,後來就能不算做五律了,但是蘅塘退士有自己的標準。

牛渚西江夜,青天無片雲。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

余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明朝掛帆席,楓葉落紛紛。《夜泊牛渚懷古》

相比李白“牛渚西江夜”的通篇不對仗,這首《關山月》已經算是很工整了。至少有兩聯對仗:

漢下白登道, 胡窺青海灣。戍客望邊色, 思歸多苦顏。

三、關山月的簡析

《樂府解題》中對於關山月的解釋是:

《關山月》,傷離別也。古《木蘭詩》曰:‘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按相和曲有《度關山》,亦類此也。

與《關山月》相關的詩,其內容多寫邊塞士兵久戍不歸、傷離怨別的情景。梁元帝蕭繹就有一首這樣的關山月:

朝望清波道,夜上白登台。月中含桂樹,流影自徘徊。

寒沙逐風起,春花犯雪開。夜長無與晤,衣單誰為裁?

梁元帝蕭繹”夜長無與晤,衣單誰為裁“也寫出了兩地相思的境界。李白的《關山月》其實與梁元帝的詩立意完全一樣,不能說齊梁時期的詩就不好,梁元帝的這首關山月和李白的詩相比各有千秋。

明月出天山 ,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 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 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色, 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 ,嘆息未應閒。

李白這首《關山月》全詩關鍵處就在結尾這四句:

戍客望邊色, 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 ,嘆息未應閒。

四、閨怨詩+邊塞詩

李白這首詩是一首標準的邊塞詩,加入了閨怨詩的內容和感情。

1、純粹的閨怨詩,例如王昌齡的《閨怨》只寫怨婦:

閨中少婦不知愁, 春日凝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 悔教夫婿覓封侯。

七絕聖手王昌齡的這首詩,通篇都是描寫閨中少婦,妙在結尾一句,點出”夫婿覓封侯“,但仍舊只是女子的獨角戲。

2、純粹的邊塞詩,通篇只寫征人

王翰《涼州詞二首·其一》,寫的是邊關的將士,完全是男人戲。妙在喜中含悲,用戲謔的語言寫出沙場的悲涼殘酷。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3、李白《關山月》有男主和女主

李白這首詩末四句對比收尾,形式上有一點像扇面對:

戍客望邊色, 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 ,嘆息未應閒。

如果拍成電影的話,這種劇本更有畫面感,男女雙方遠隔千里,一個是守衛邊關、思念家鄉的戰士,一個是高樓獨立、盼望征夫的妻子。記得有一首老歌叫做《十五的月亮》,歌中唱到:

十五的月亮,照在家鄉,照在邊關。寧靜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

多讀一些古典文學就會發現,我們的創作者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素材。

五、《唐詩三百首》還有這么多樂府詩也是格律詩

剛才說過,唐詩三百首中的樂府詩,除了李白這首關山月以外,還有不少這種樂府為題的格律詩。例如沈佺期的樂府詩《獨不見》是一首完全標準的七言律詩:

盧家少婦鬱金堂,海燕雙棲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葉,十年征戍憶遼陽。

白狼河北音書斷,丹鳳城南秋夜長。誰謂含愁獨不見,更教明月照流黃!

王之渙的《涼州詞》是一首近體的七言絕句: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王昌齡的《出塞》也是七言近體絕句: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王昌齡的另一首《塞下曲》和李白《夜泊牛渚懷古》相似,是一首不對仗的五律,平仄、黏連、押韻都符合五律的要求。不過上面也講了,不對仗的詩,嚴格來說不是標準的五律。

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平沙日未沒,黯黯見臨洮。

昔日長城戰,鹹言意氣高。黃塵足今古,白骨亂蓬蒿。

飲馬渡秋水,半拗體,對句“寒”救拗;日未沒,三仄尾,是律句的常見變格;第7句黃塵足今古,平平仄平仄,也是常見的變格。都符合格律詩的要求,只是不對仗而已。

另外,唐詩三百首中盧綸有幾首樂府詩也是格律詩,其他的就不一一列舉了。

結束語

《唐詩三百首》中的分類並不是非常嚴格,很多不太符合格律的詩也被收入了五律和七律篇中。

另外有些人會有這種誤解,以為絕句就一定是近體詩(格律詩),樂府就一定是古體詩。其實仔細讀一遍《唐詩三百首》就會發現,絕句有古體絕句和近體絕句,樂府也有近體詩和古體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