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成敗,就看四從之道

2019-03-16 15:44:04

—從己、從人、從謀、從天

講的是,有關職場各類人事情境的應對機巧。技巧是智慧的流露,它是人情練達後的世事文章。也因此,能否應對得宜,其實和個人的成熟度有關。

成熟代表著為人、任事的圓融,亦即能將對立的事物,融合於統一的狀態中。如能夠替人設身處地,那麽心同此理、人同此心,便無你我之分了。

把人搞定的極致,即在於此。平常說溝通,言下是讓水溝暢通,一「溝」通,萬「溝」通,水來水去,那分彼此。所以談溝通,其實是正、反、合,化對立於統一。能如此,方可說「成熟」二字。

人生在世,必然有晴有陰,有鳳亦有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場合,皆有人與事的應對。有應有對,便是溝通。而應對得宜、溝通如法,便是成熟的展現,成功的人生。

其實,一個人是否成功,並非全以名利權位之類為指標,最重要的還在於外在的圓融與內心世界的自在。

這種不為情境所轉,自在以對的成熟風采,則來自下面要說的「四從」的涵養,而這又攸關個人職場人生的成敗。

首談修身,是為「從己」

一個人成功與否,自己應該負責百分之九十。如有無處理現實的能力?強烈的企圖心?良好的形象?容人的雅量?豁達的胸襟?能舍能得的大魄力?乃至有無積功累德,為自己培養善根,轉化個人習氣等等。

其中處理現實的能力,關係個人專業風采的展現。說明白些,即為個人是否稱為幹才的指標。如果沒有這個,基本上很難獲得成功的人生。因此,欲培養此一能力,必須:

1, 隨時保持學習的狀態,苟日新,日日新,自強不息。最少要使自己成為某項工作領域的專才,最好則另有第二專長,兼有專才、通才之本錢。

2, 勇於嘗試錯誤,在失敗中累積智慧。必要時不恥下問,迅速進入情況。從而在職場之中,完成一、二件「出色驚人」之代表作,樹立個人聲名。

3, 經常性進行資訊之收集與研判,如此既可充分掌握趨勢,同時也有利於培養正確的判斷力和敏銳的直覺。

4, 不忘運用最新科技及相關資源,以免落伍。

次談外力,是為「從人」

清人胡林翼說,辦大事以集才、集氣、集勢為要。這裡說的「從人」,就是集才了。

以國家而言,輔佐之臣的強弱、清濁,攸關國力興衰。以企業單位來說,有無發展則看領導班子及員工的優劣。而個人成功與否,則視:

1,有無明師(老師、長官、前輩)相指引。

2,有無智友、良友、諫友相助、相激、相勸。

3,有無成事的團隊。

4,有無運用外部資源。例如成立學會、協會等民間社團組織,並設法由自己擔任會長、執行長之流,挾社會資源攢聚個人聲名。

5,有無傳媒造勢的關係和能力。傳媒乃天下人之傳媒,但唯有智者懂得雲而用之。

像有些人透過私人關係或是公關公司,讓自己成為某一領域的專家、意見領袖,進而得取聲名財富。或有些商人、政客,利用傳媒熱衷爭議性新聞的特點,創造新聞議題,為自己、公司、單位或商品、政見造勢,免費宣傳。此外,還有人透過記者套出競爭對手的動態等。

再論廟算,是為「從謀」

以作戰而言,從謀指的是兵法軍略。以經商來說,則為經營策略。論及個人,就是職場各類情境的應對模擬,這包括布局和應變。

因此,這是事情未發生以前的演練,所以需要:

1,針對各類情境設計應對模式,並且要有危機處理的觀念。比如,你覺得公司老闆主持會議的能力太差,那麽除了批評他之外,不妨構想當自己坐上主席台時,又當如何控制全局。

2,多讀史以巨觀,參考治亂興亡、君臣之道。或是名人傳記、企業成敗個案,了解其中關鍵。畢竟,屬辭比事(相類同的話語、事情)盡在其中。

就像中國台灣第九屆領導人民選之前,有不少人以「世代交替」、「誠信原則」等名目「勸退」李登輝,希望他遵守諾言不要再競選「總統」了。結果,李登輝以「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為由,照樣參選,繼續「連莊」。

那些勸退的人,自然不悅。但若看過三國人物曹操那篇「讓縣自明本志令」,你會發現李登輝不退的理由與曹操何其相似。對於勸退,也就不必太過期待了。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擔任東漢末年宰相時,有一些人勸他「委捐所典兵眾以還執事,歸就武平侯國」。意思是希望他將軍政大權交還皇帝,回到他的封地武平,安養餘年。就像勸李登輝,「總統」不要幹了,回去他住處—大溪鴻禧山莊—打高爾夫球好了。

面對這樣的勸退,曹操鄭重其事的發表了「讓縣自明本志令」。他說「實不可也!」為甚麽?曹操蠻老實的先道出他的憂慮:誠恐己離兵,為人所禍也!

他擔心一旦交出軍政大權,後面接班的人不會善罷甘休,讓他舒服過日子的。

接著他說:既為子孫計,又己敗則國家傾危,是以不得慕虛名而處實禍,此所不得為也!

曹操意思是,他也為子孫後路構想,同時一旦自己退下來,這國家就危險了。所以,他不能為了愛慕「退」的虛名,而讓自己和國家都處於可見的災禍中。

「江湖未盡,不可讓位」,曹操說現在國家尚未統一,仍處於分裂局面,我個人有責在身,不可輕易讓位。

不過,曹操說他領地可以少拿一些,只留下武平縣一萬戶就行了。這樣子,可以減輕別人對他的毀謗和指責。

曹操的意思,不外「天下重任,具在吾身」,為了個人及國家,斷然不可引退。倒是薪水嘛,他不在乎,可以少拿,或者是不用調薪了。

所以勸退者眾,被勸者危機感、使命感越重,那有退的道理啊?

以史為鑑,可以看透人性的微妙。因此,想要出人頭地,不能沒有文化、歷史的底蘊,否則格局難成其大。

後論運數,是為「從天」

人年齡漸長,閱歷多了,就漸漸相信冥冥中好象自有定數。有人得來全不費工夫,小人物沒背景、沒學歷,競成了大款。有人卻踏破鐵鞋無覓處,縱有高學歷,好才華,卻反一事無成,求名利不可得。

佛家講三世因果,儒家說天命。有此覺知,便不妨盡人事而聽天命,不必強求。

有此豁達的胸襟,對於人世間的橫逆順遂,個人的遇與不遇,就比較能夠坦然面對了。

在這裡,節錄一段達摩祖師「四行觀」中的三行,讓讀者作為看待人生的一個參考,也作為本篇的結語:

1, 報冤行:當你人生不如意、受苦時,不妨想想可能在算不盡的生命輪迴里(這是假設人有前世),常起怨憎之心,違害了不少人,而自己也流浪在因果之中。這輩子雖然沒犯大錯,但因過去貪、嗔、痴三毒罪業的惡果成熟,才讓你這輩子不順當。既然是自作自受,就甘心承受,如此「逢苦不憂」。

2, 隨緣行:人並沒有一個實在的「我」,一切都是因緣而來。因此,若得到甚麽福報,也只是前幾輩子種下善因,現在結果而已。等緣盡了,一切還歸於無,何喜之有?所以,得失隨緣,心無增減,自是「喜風不動」。

3, 無所求行:世人常常迷失,處處貪著,凡事皆求。有智慧的人領悟到真理,知道「反世道而行」,安心無為,所以「無求即樂」。

此三行,不外提醒我們能以「平常心」來面對人生,儘量做到「於心無事,於事無心」,讓內心世界處於平靜狀態,而少大波大動。至此,肯定早把自己搞定,要搞定別人就不難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