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亡遊仙詩羈旅行役詩賞析

2019-04-02 05:04:16

詩歌分類鑑賞十二講9:悼亡遊仙詩

詩人多有神奇的想像力,在心愛的人兒離自己而去或自己的理想壯志得不到實現之際,他們往往藉助於睡夢、遊仙等形式,或與心上人相會,或在仙境中實現自己的遠大抱負。

一、寫悼念亡妻深情的,文學史上有兩篇詞堪稱“悼亡詞雙璧”。

其一是蘇軾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裡有一處令人費解,恩愛夫妻,撒手永訣,時間轉瞬十年,過去的美好的情景當然是“自難忘”,可是為什麼在“自難忘”之上加了“不思量”呢?這不是矛盾嗎?實際上這裡並不矛盾,因為它真實。蘇妻王弗逝世十年間,蘇因反對王安石的新法,政治上受壓制,心境是悲涼的;到密州後,又逢凶年,忙於處理政務。生活上到了以食榿菊以維持的地步,而且繼室王潤之(即王弗堂妹)及兒子均在身邊,哪能年年月月,朝朝暮暮都把逝世已久的妻子總記掛在心間呢?不是經常懸念,但決不是經常忘卻!十年忌辰,正是觸動人心的日子,往事驀然來到心間,久蓄心懷的感情潛流,忽如閘門打開,奔騰澎湃而不可遏止,因此這裡的“不思量,自難忘”是真實而又自然的。

在蘇軾以前最著名的悼亡詩篇章有潘岳的《悼亡詩》和元稹的《遣悲懷》。蘇軾的這首悼亡詞,表現了夫妻間生死不渝的恩愛之情,千古而下,讀來仍令人黯然神傷。

其二是宋人賀鑄的《半死桐》(思越人,又名鷓鴣天)寫出了貧賤夫妻患難與共的感情。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壠兩依依。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這首詞的“同來何事不同歸”一問,也問得十分奇怪——賀妻又何嘗願意先詞人而去呢?這實際上是文學往往講“情”而不講“理”的,極“無理”之辭,正是極“有情”之語。作者撕肝裂肺的悲愴,已全然包含在淚盡而繼之以血的一聲呼天搶地之中了。

詞的結拍最為後人所稱道。它用了生活小事中的細節,活脫脫地寫出了亡妻的賢慧與勤勞,寫出了伉儷之愛的溫馨。糟糠夫妻,情逾金石,無怪乎詞人當此雨叩窗欞,一燈如豆,空床輾轉之際,最最不能忘懷的就是妻子“挑燈夜補衣”的純樸形象。全詞至此戛然而止,就把這哀惋淒絕的一幕深深地楔入了千萬讀者的心扉,鐵石人也不容不潸然淚下了。

二、遊仙形式的詞多為表現在現實中的不得意,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借夢來抒發自己胸中的不平之氣。

下面這首李清照的《漁家傲》,一反其清麗婉轉、幽怨悽惻之婉約風格:

天接雲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仿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詞的下片是理解全文的關鍵。“我報路長嗟日暮”反映了詞人晚年孤獨無依的痛苦經歷。詞人結合自己身世,把它隱括入律,只用“路長”、“日暮”四字,便概括了“上下求索”的意志與過程,語言簡淨自然,渾化無跡。其意與“學詩謾有驚人句”相連,是詞人在天帝面前傾訴自己空有才華而屢遭不幸,奮力掙扎的苦悶。李清照是一位傑出的文學家,然而在封建社會裡,女子聰明才智往往被扼殺,一般不可能在政治上有所作為。她的一生只能用寫詩詞來表現她的才能,但她又感到“謾有驚人句”。著一“謾”字,流露出對現實的強烈不滿。詞人在現實中知音難遇,欲訴無門,唯有通過幻想的形式,才能盡情地抒發胸中的憤懣。

這首詞把真實的生活感受融入夢境,把屈原的《離騷》、莊子的《逍遙遊》以至神話傳說譜入宮商,使夢幻與生活、歷史與現實融為一體,構成氣度恢宏、格調雄奇的意境,具有了浪漫主義色彩和豪放派的特色。(洪方煜)

詩歌分類鑑賞十二講10:羈旅行役詩

遊客浪子,眼中所見、耳中所聞、心中所感都包含著由此觸發的對遙遠故鄉的眺望,對溫馨家庭的憧憬。鑑賞羈旅行役詩,要注意分析以下幾種狀況:

1、作者寫了哪些“眼中景”?藉此抒發怎樣的“心中情”?如歐陽修的《踏莎行》: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闌倚。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候館:旅舍。

詞作上片前三句是對春景的描繪,後兩句轉入對離愁的敘寫。其意思是離愁隨著分別時間之久,相隔路程之長,越積越多,就像眼前這伴著自己的一溪春水一樣,來路無窮,去程不盡。這個比喻,妙在即景設喻,觸景生情,亦賦亦比亦興,是眼中所見與心中所感的悠然神會。從這一點來說,他比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顯得更加自然。

這首詞所寫的是一個常見的題材,但卻展現出一片情深意遠的境界,讓人感到整首詞本身就具有一種“迢迢不斷如春水”式的含蓄蘊藉,令人神往。這固然取決於感情本身的深摯,但和構思的新穎、比喻的自然、想像的優美也分不開。上片寫行者的離愁,下片寫行者的遙想,這遙想實際上是離愁的深化,它使整首詞意境更加幽遠。而上下兩片結尾的比喻和想像所展示的情意和境界,更使人覺得,詞中所展示的畫面,雖然有限,情境卻是無限的。俞平伯評說下片結尾兩句“似乎可畫,卻又畫不到”,這“畫不到”處不只是春山外的行人,更是那悠遠的情韻。

2、這類詩在感情的抒發上有何特點?比如,鑑賞王維的思鄉名作《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我們就要弄清楚詩人不直接說自己思念家鄉親人,而從對方入筆抒寫感情的寫法: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作者以“每逢佳節倍思親”一句高度概括而又極其自然地表達了年輕的詩人背鄉客旅對溫暖的家庭和可愛的親人的刻骨懷念。每當佳節來臨,而自己形影相弔之際,更使他憶及合家歡聚的情景,這既是詩人自己此時此刻的心聲,抒寫了他深摯的思親之情;也傳達了世人共有的情思,表現了漢民族固有的重家庭倫理的心態。此句流暢質樸,明白如話,一經唱出,便不脛而走,成為家喻戶曉的千古名句。

詩首句寫“作客”,次句寫“思親”,都是實寫,都是樸素自然的直接抒情;後兩句筆鋒一轉,轉向了虛寫。詩人馳騁想像的翅膀,跨越空間,構想在重陽節的這一天,遠在家鄉的兄弟們定會象往年一樣登山眺望,也一定會按照傳統的風俗插戴茱萸,暢飲黃酒,同時也一定會想念自己——遠離家鄉的手足,這一番想像,實際上是反襯詩人自己對兄弟們的思念。全詩一正一側,一實一虛,短短四句起伏變化,加強了深摯情感的表達,顯得韻味無窮。正如清人張謙宜所說:“不說我想他,卻說他想我,加一倍淒涼。”

3、詩人是怎樣把思鄉的感情與所見所聞的一些事物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的?如2002年全國高考題:

閱讀下面這首詩,回答題後問題。

春夜洛城聞笛

李白

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

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

前人在評論這首詩時曾說,“折柳”二字是全詩的關鍵。詩中“折柳”的寓意是什麼?你是否同意“關鍵”之說?為什麼?

解題指導:東都洛陽,在唐代是一個繁華的都市。玄宗開元十九年(公元731年)春,李白離開長安,泛舟黃河東遊,後來寓居洛陽。開元二十二年的一個春風輕拂氣候宜人的夜晚,白日裡車水馬龍的喧囂和雜沓的人聲,都寂靜下來了,忽然,一聲幽怨婉轉的笛聲傳來,它像一股春風,吹拂著整個沉浸在寧靜中的洛陽城。玉笛吹出了淒清的別離之曲《折揚柳》,惹起遊子們的一片思鄉之情,詩歌以“誰家”起,以“何人”結,笛聲無端而起,鄉情油然而生。遊子的潛意識,經笛聲一調弄即引發起來,可見遊子無日不思家,無時不懷鄉。全詩情致纏綿委婉,飄逸瀟灑。

參考答案:“折柳”是曲子《折楊柳》的簡稱,這首曲子寓有惜別懷遠之意。此詩抒寫了思鄉之情,而這種思鄉之情是從聽到“折柳”的笛聲引起的,可見“折柳”是全詩的關鍵。

前人《網師園唐詩箋》一書對此詩的評論是:“‘折柳’二字為通首關鍵。”高考的題目就從這兒提出。“折柳”原意為“折取柳枝”。相傳長安東有一橋,名霸橋,漢人送客到此均折柳贈別,因此後世就習慣用“折柳”來作為贈別或送別之詞。而從本詩來看,“聞折柳”的“折柳”指的是《折楊柳》之曲,這種笛曲多用來表示惜別懷遠之情,抒發離情別緒。作者忽然聽到的本資料來自廣祥論壇那一陣悠揚的笛聲,仔細一聽,原來是“折楊柳”曲,春天已到了而自己卻還飄泊在外,不禁更引起了思鄉之情。這首詩著重寫詩人的一種思鄉之情。而詩人的思鄉之情,從詩中看,又恰恰是由聽到“折柳”曲後引起的。所以說,“折柳”在詩中的地位至為重要。而“此夜曲中聞折柳”這一句的修辭頗有特色。詩人不說聽了一支折柳曲,而說在樂曲中聽到了折柳。這“折柳”二字既指曲名,又具有了更廣闊的涵義。它代表一種習俗,一個場景,一股情緒,一種音樂,一個感情,它幾乎就是離別的同義語。它能喚起一連串具體的回憶,使人們蘊藏在心底的鄉情重新激盪起來。

當然,如果有考生認為“折柳”在詩中算不上什麼關鍵,只要能夠自圓其說,也可以考慮給分。(洪方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