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與禁忌

2019-02-10 05:33:43

很多動物都有一些人類不具有的生理特徵和生存本能,由於它們的外形、聲音、生活習性帶有極大的神秘性,便與人們所敬畏的神鬼相糾纏,從而具備了獲得禁忌的條件。民間對動物禁忌的方式,或禁食其肉,或禁見其形,或禁聞其聲,或禁說其名,或禁殺其體,或忌被其咬。

很多動物都有一些人類不具有的生理特徵和生存本能,由於它們的外形、聲音、生活習性帶有極大的神秘性,便與人們所敬畏的神鬼相糾纏,從而具備了獲得禁忌的條件。民間對動物禁忌的方式,或禁食其肉,或禁見其形,或禁聞其聲,或禁說其名,或禁殺其體,或忌被其咬。

動物禁忌

對蛇的禁忌

蛇,俗稱長蟲,是頗具神秘意義的動物。人們常對它的來去無蹤、脫皮蛻變、水陸兩棲、無足無翼而能躥突騰躍感到驚訝和恐懼。對蛇的崇拜幾乎遍布各民族、各地區,尤其是吳越地區的先民,曾奉蛇為圖騰。

吳越地區對蛇的崇拜早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經存在,這從近時的地下發掘所提供的材料中,就有種種跡象可尋。在河姆渡文化、崧澤文化、良渚文化的陶器上屢屢出現的幾何紋飾,就是從蛇形逐漸演變過來的,它們是遠古時代的人對崇拜物形體抽象化的結果。這是學術界早就有人提出過的,“更多的幾何圖案是同古越族的蛇崇拜有關,如漩渦紋似蛇的盤曲狀,水波紋似蛇的爬行狀等等。南方地區幾何印紋陶文化的分布範圍正是古代越族的活動區域,南方印紋陶的幾何圖飾是其民族的圖騰同樣化的結果。”還有一個現象也是探索河姆渡人蛇崇拜的線索:河姆渡遺址出土的動物遺骨多達萬件以上,共有61種,這些都是河姆渡古人吃其肉而遺其骨的結果,有些骨骼被河姆渡古人擊碎過,但在被擊碎的骨骼中卻沒有發現蛇的遺骨,這說明河姆渡人是禁食蛇肉的。地處水草豐茂的沼澤地的河姆渡,蛇類是繁殖很多的動物,遺址中沒有蛇的遺骨,從另外一個方面說明了河姆渡古人對蛇的崇拜,因為崇拜圖騰的氏族是禁忌食用圖騰肉的。

蛇剪紙

至今吳越地區仍敬事家蛇(生活於住宅內的一種無毒蛇),流行忌呼蛇名的習俗。蛇在江蘇宜興叫“蠻象”、“蒼龍”;在浙江杭嘉湖稱“大仙”、“天龍”;在安徽當塗稱“家龍”;在江西清江稱“祖宗蛇”;湖南常德一帶稱“老溜”。這些皆為尊稱,顯然是圖騰崇拜的遺留。

見蛇有時是不吉利的。宜興人認為在米囤上及床上發現家蛇為吉,在檐、樑上發現蛇為凶,有“男怕跌蛇、女怕跌鼠”之說。浙江人也忌見蛇跌落在地。清江人認為見蛇蛻皮和蛇出洞為不吉利。當塗人認為家蛇出現為凶兆,會有家主死亡或其他意外禍事發生,更忌家主看見。犯忌之後,逢凶化吉、戒除晦氣之法,江蘇、浙江及安徽是點燃香燭,用豆腐、魚肉、米、酒及茶葉等食物來祭供;江西清江則將其送至遠處,並點3支香“送行”。對家蛇絕不可打殺,宜興俗謂“打蛇勿死蛇討命”;清江俗謂“打蛇埋蛇,當作朝華”,意為見到被打死的蛇應該埋葬,這樣做好比拜了華廟裡的菩薩(“華”為當地有名的寺廟)。

遠古社會的蛇圖騰崇拜演化到今天,縮小為僅僅對家蛇的崇拜,這大概是出於家蛇無毒、不傷人的緣故。

對鼠的禁忌

老鼠也是一種“家居”動物。對於老鼠,民間俗信很駁雜。因其咬壞東西、偷吃糧食、傳染疾病,所以人們恨它,以為是不祥之物,並列為“四害”之一。而我國有的地區稱鼠為“財神”,對它的光臨甚至有點歡迎。因為在過去,廣大勞動人民多半是家無隔宿之糧,鼠駕到,意味著這戶人家糧食有餘,所以鼠便成了受歡迎的“財神爺”。民間認為,老鼠居於地穴中,夜間活動,能與鬼神相交通,可預知人事吉凶禍福。

據《漢書》說,老鼠夾尾而舞,以尾畫地,是在預告著人們不祥的事情。老鼠出外尋食時,或失足跌落,見之以為不吉,不是生疾病,便有其他災禍,必須設法禳解。禳解之法,見者須親往鄉間,沿戶乞討白米,謂之“百家米”,回家以之煮飯,食之便可祛除災難。江蘇崇明地區對鼠有兩種忌諱:一為老鼠數錢。鼠在深夜時,吱吱作響聲,好像數錢,迷信的婦女認為聽到此聲,家中將出禍事,因之日夜擔憂,恐大禍降臨,必俟數日後,不見災禍,才能放心。二為老鼠咬東西。鼠咬物乃其天性,迷信婦女以為說了老鼠壞話,為鼠所聞,故東西被咬壞,乃禁止家人怒罵老鼠,甚至或呼“老鼠伯伯”、“黃仙”以媚之。崇明人俗信鼠能掐會算,善知吉凶,故不敢得罪,甚至還要設法取悅於它。而《中華全國風俗志》述浙江民俗說:“家多鼠,主吉。鼠齧人之發,主有喜事。”顯然這是禁忌的變形,是一種自我安慰罷了。

鼠剪紙

老鼠嫁女的傳說不載古籍,近代記風土、志歲時書也語焉不詳,只說相傳新正某夜老鼠娶親,人家禁忌吵鬧,皆提早就寢,恐妨老鼠的喜事,別的就不談了。如《中華全國風俗志》卷七引《延綏鎮志》云:“十日(新正)名老鼠嫁女,是夜家人滅燭早寢,恐驚之也。”又據《臨潼縣誌》云:“十一日(新日)夜不張燈,十二日廚不動刀,謂之鼠忌。”

老鼠一般是灰色的,如見到白鼠,因其反常,俗以為是凶兆,主失火或遭其他不測。如今人們相信老鼠身帶病菌,是傳染疾病的媒介,故千方百計捕殺之。然而有些田間的鼠類還受到特別的崇拜,例如布朗族崇拜竹鼠,俗以為竹鼠代表祖先的魂靈。竹鼠爬出洞來都不能打,要遠遠地避開它,否則將有親人會死掉。後來,習俗演變,認為從土洞中挖出的竹鼠還是可以吃的,不過要先舉行一種特殊的儀式才行。顯然,這是遠古時代鼠圖騰禁忌習俗的某種遺蹟。

對狗的禁忌

在各種動物中,人們最為親近的大概要數狗了。狗生性忠厚,忠於職守,忠於主人,主人家再窮困潦倒,狗也不會棄主而去,故而狗成為狩獵、畜牧、守戶的主要參加者。狗曾被許多民族奉為祖先,這在諸多資料中可以得到證實,蒙古族、哈尼族、拉祜族、滿族、苗族都忌食狗肉,否則以為不吉。

這些民族不食狗肉的禁忌本身帶有神聖性,人們恪守禁忌,便具有紀念始祖的意義,同時,也是以一種“禁止的行為”來求得氏族的認同,強化全部族的凝聚力,帶有整合社會的效應。在英國的口語會話中,人與狗被視為同類,人類與狗是夥伴,人不能吃狗肉。視狗與人為同類,和我國許多民族奉狗為祖先本質上是一致的,也就是禁忌吃食狗肉的原因是同一的。

狗剪紙

正因為狗與人類有這種親緣關係,所以對狗的異常反應人們都加以究索,以為這是狗來預告災難,這方面的禁忌數不勝數。例如狗上房是暗示盜賊即將來臨,因為狗生性機警,有生人至必定吠叫,有時甚至能覺察盜賊將至的氣氛,素有“養狗護院”之說,所以在人們看來,狗跳上屋必定是覺察到了某種不祥的兆頭。狗在貨物上小便,主物價貴,須有所積貯,以備不測;狗在牆上打洞,則表示將有凶事,不是地震之類造成屋塌人亡的災難,就是主人將被殺死的禍事,切須加以提防;狗咬青草,表示將發洪水,須早備舟楫,覓取生路於洪波間。狗如作揖,則必有橫禍降臨,因為狗通靈性,見到人家有橫禍,故向神靈祈求保佑。有些地方以豬、貓、狗失主入家作為家道隆衰的吉凶之兆,貓至為吉,豬狗至為凶。貓去處,主家道興隆;豬狗去處,則主家境貧窮衰落。更有“智者之見”,以狗至為吉,豬貓至為凶。“豬來窮家,狗來富家,貓來孝家”。

對雞的禁忌

夜晚是鬼魅出沒作祟的時候,而天一亮則鬼魅各歸其所,不敢再活動。雞是報晨的,雞鳴是天亮的信號,所以,人們便把雞鳴和鬼怪的逃遁聯繫在一起,認為鬼怪是怕雞的,雞能辟邪驅鬼。《玉燭寶典》引《莊子》云:“斫雞於戶,懸葦灰於其上,插桃其旁,連灰其下,而鬼畏之。”《荊楚歲時記》也載:“(正月一日)貼畫雞戶上,懸葦索於其上,插桃符其旁,百鬼畏之。”

雖然雞鳴可以驅邪,但母雞打鳴便視為怪異,極為不祥。早在《尚書?牧誓》里就有這樣的記載:“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意為母雞不能司晨,如果母雞在清晨打鳴,家裡將會死人,落得冷寂蕭條。今民間仍沿襲此說,以之為死人或失火之兆。另有一說是若母雞打鳴,則是家中陰盛陽衰,主家中婦女掌權、主家,連母雞打架也被認為是要招陰天。可以斷言,這種說法是中國古代普遍輕視婦女的觀念的一種文化表征。

雞剪紙

喜歡分享

民間還俗信公雞打鳴過早也不是好事,夜間一更打鳴,必定會有火災;二更雞鳴,須得防範竊賊。《開元占經》早就記載了這種俗念,“雞夜半鳴,流血滂沱”,犯之,必遭滅頂之災。民間又有“公雞西鳴,家有不寧”的諺語,西方為人們歸天的方向,兆示著死亡、火災等凶事,公雞向著西方而鳴叫,一定是感到了人所感覺不到的危險,所以西向而鳴。

除了以上的動物之外,人們禁忌的動物還有馬、牛、羊、騾、魚、蝦、蟹、虎、狐、蛙等,這裡不再一一介紹了。對這些常見的動物,人們的潛意識中有一種認同感,這一認同感承襲於原始的圖騰崇拜。人們將自己的生命與動物交感聯繫在一起,動物的“異常”現象會被認為是自己某種“異常”現象發生的兆示,這便是動物禁忌產生的思想基礎。而動物有規律的正常現象,就不會激發人們的畏懼心理,也就構不成禁忌。動物禁忌還表明,在人類沒有完全消除鬼神等超自然觀念之前,人們就無法擺脫動物精神上的“糾纏”,還得通過種種禁忌來調節與它們的關係,來表示人類對它們的敬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