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吧,這樣的窮養會毀了孩子的幸福!

2019-02-22 12:33:30

我隨意寫,您隨意看

1

海濤告訴我關於他小時候的故事,和錢有關。

九十年代初,海濤在一所鄉村國小上學。每次老師布置學生要交錢,或是交學費,或是買教輔資料,都是海濤很痛苦很煎熬的時候。

海濤家不窮,爸爸開拖拉機,媽媽開了一家百貨店,在村子裡也是富裕人家。

只是,每次海濤回家開口要錢,不過就是幾塊錢的事,可父母從來沒有爽快的時候,總是嘀咕:“怎么又要錢?”

也不會立刻給,總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後天……仿佛拖延了就能少錢似的。

自然不能少錢,而且沒交錢的孩子還遭罪。

在收錢的日子裡,無論早晚,班主任站在講台前,清點著還沒交錢的同學的名字,強調無論如何儘快交齊,言語中不乏刻薄,海濤在台下聽著,耳邊仿佛鈍刀割肉般難受。

有時候,沒交錢的學生會被老師喊起來站半節課。

他平時成績不差,甚至夠得上讓絕大多數同學仰望。只有在交錢的時候,他會覺得低人一等,老師皺著眉頭的責怪,同學竊竊私語的嬉笑,讓他十分難堪。

瘦高的個子豎在課桌間,很是恍惚。

直到拖到不能再拖的時候,父母才不情不願地掏出錢,還特意從一疊錢里挑出最破的紙幣,扔給他:“拿去!”並且加一句:“給我好好學習!”

當他把錢遞給老師的時候,老師瞥了一眼,撇撇嘴,道:“又是壞錢?”

一個“又”字,又讓他低下頭來,比別人矮了一截。

是的,相比較桌上其他的紙幣,他手裡的錢確實磕磣,要么破,要么舊,有時還有用透明膠帶貼上起來的壞錢,分外刺眼。

年少的心,年少的自尊,一瞬間,他漲紅了臉,羞愧地低下了頭,生怕老師不收似的。

老師看了他一眼,收了錢。但那眼神里的色彩,他看得很分明,是鄙夷,是嫌棄。

海濤說,他小時候要錢怕面對父母,交錢怕面對老師,雙重的精神凌遲,壓得他抬不起頭來。

而且,這樣的折磨和屈辱在他的學習生涯里時不時地出現,隔三差五地來一回,以致他在很長很長的時間裡一直感到卑微,訥於言,拙於行,甚至不敢與人交往。

2

第二個故事來自於倩文。

倩文屬於被父母窮養的孩子。印象中,父母總是在她面前念苦喊窮,讓倩文懂得節約,不可亂花錢。

九十年代中期,倩文在本市一所衛校上中專。

跟一般同學一個月兩三百的生活費相比,倩文的生活費可以說是極少,一個月50元,平均下來每天不到2塊。

這是倩文自己主動提出來的,她生怕因為自己在城裡上學而增加父母的負擔,她心裡始終繃著一根“窮”的弦。

在衛校學習的三年,也是倩文每天拚命壓榨自己的三年,怎么把2塊錢合理安排獲得利益最大化是倩文每天思考的問題。

在同學眼裡,倩文也落了個“摳門”的標籤。

臨近畢業的六月,班上各種活動各種留念各種聚會各種禮物,倩文算了下,將要有一大筆開銷。

三年來,倩文第一次跟父母獅子大開口,說了自己的困難,表示這個月要300塊錢生活費,以維持自己在同學面前僅有的也是最後的體面。

她媽媽為難了一下,她的愁容讓倩文羞愧難當,心裡責怪自己不懂事。

後來,她媽媽把三百塊錢交到倩文手上,鄭重地說了句:“這是問你大伯借的。”

一聽這話,倩文的慚愧又遞進了幾分,更是深深的自責。在花這筆錢的時候,耳邊仿佛一直有人在說:“這錢借的……這錢借的……”

後來倩文畢了業,分到了一所鄉鎮醫院當護士。

也許是看到倩文不會再伸手問她們要錢了,有天她媽媽得意地說:“那三百塊錢不是借的,我故意說借的,是讓你省著花。”

一瞬間,她想到了自己在學校時吃最便宜的菜,一份菜分中飯、晚飯兩頓吃;女同學喊她逛街,她從不肯去,怕同學看出她花錢的窘態;三年里她沒參與過一次同學生日會;晚自習過後她饞得忍不住買了碗涼粉,一邊吃一邊內疚……

而她媽媽還在擔心她亂花錢,利用她的懂事,使出了謊言的伎倆,讓她背負著花錢的負罪感。

恨意總是從心涼開始的。

後來,她發現她媽媽的大衣價值不菲,首飾齊全。一年以後,父母全款在城裡買了一套房子。

原來家裡並沒那么窮……一切似乎昭然若揭,她再也無法原諒父母。

她的前半生,她最美的年華,與窘迫為伴,不堪回首,灰撲撲的歲月,灰撲撲的自己,重疊在一起,毫無亮點和活氣。摳唆刻在她的骨子裡,影響著她以後的人生。

3

最後一個故事來自我的髮小梅香。

梅香職校畢業之後,在本地一家工廠上班。工作的第一個月,她媽媽就要求梅香拿到工資一分不少地交給她存起來:“反正你吃住在家裡,要用錢問我們拿。”

梅香便聽了。

當時梅香不過十八九歲,正是愛美的年紀。

有天休息,梅香和廠里的幾個小姐妹約好了下午去城裡逛街。梅香便開口問她媽媽要錢。她媽媽不允。

眼看著約定的時間就要到了,小姐妹要來梅香家匯合了,梅香一再哀求媽媽,希望給點錢。

最後,她媽媽摸出20塊錢,往桌子上一丟。

梅香覺得少了,步行街最便宜的褲子還要50起步。她懇求媽媽多給些。她媽媽堅決不肯:“愛要不要

梅香沒有去拿桌子上的20塊,騎著腳踏車跟著小姐妹們在城裡遊走,眼巴巴地看著她們試衣服試發卡。小姐妹們要買水喝,她躲得遠遠的,連說自己不渴。

梅香二十大幾的時候還沒對象,她媽媽在家唉聲嘆氣,家裡有個嫁不出去的姑娘。

梅香告訴我,一條漂亮的裙子、燙個時髦的頭髮、一根花哨的手鍊,對她來說都是奢望,她拿什麼形象談情說愛?她哪有底氣站在男生面前?

後來她嫁在鄰鎮,不到萬不得已她不回娘家,不願意跟她媽媽多接觸。

她說,一切源於那丟在桌上的20塊錢。

4

很多父母長都信奉一句話:“孩子要窮養”。

於是家長就把眼睛盯在這個“窮”字上,讓孩子窮,讓孩子感受窮,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在物質上讓孩子感到匱乏,在錢上讓孩子緊張。

知乎上有個回答說:只要是個人,窮養就是在毀滅他。我覺得這句話有一定的道理。

那些被窮養的孩子往往因為物質匱乏而缺少最起碼的安全感,從而心生自卑,性格敏感而多疑。

在這種成長環境中的塑造起來的價值觀,是永久且很難逆轉的。不管這個人以後有什麼樣的成就,有了什麼樣的地位,他的骨子裡,永遠是個“窮人”。

這個“窮”,不是指沒錢,而是“心窮”,是精神上表現的貧困。

當孩子伸手問父母要錢的時候,父母的態度,真的會決定孩子的幸福。

海濤問父母要錢,父母的故意拖延和給的壞錢,讓他在父母和老師面前的尊嚴掃地,在同學面前的形象盡失。

倩文問母親要錢,母親的謊言和藏富哭窮,讓她不可能成為一個樂觀開朗的女孩子,她的心上早就起了皺紋,用錢也撫不平。

梅香問母親要錢,母親對她的羞辱,讓她的心碎裂一地,再也拼湊不起來,而她的母親一無所知。

掌握金錢,是父母的一種權力,在錢上控制孩子是很多父母的通病,甚至當做交換的條件和傷害的武器。

殊不知,你窮養的孩子失去的東西更多,不僅僅是物質,還有氣質、格局、心靈的富足和安全感,這些都會直接體現在一個人的精神狀態中。

5

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家長在錢上對孩子無節制。相反,我反對讓孩子花錢大手大腳的行為。

那么,當孩子伸手問你要錢時,父母最好的態度是什麼呢?

請你認真地告訴孩子:“在你成年以前,爸爸媽媽一定會保證你上學、生活的費用,你不用擔心。但是將來你自己的財富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

這樣的承諾非常重要,因為當孩子的內心安定了,智慧型才能得到良好的發揮。

在金錢方面,對孩子要“窮養”、“富養”兼而有之。

真正的“窮養”,應該是不慣著,讓孩子知道要想得到,需要付出。而不是讓他認為沒有,沒有就是沒有,無論如何都得不到。

真正的“富養”,應該是為孩子的成長提供充裕的條件和選擇的權利,而不是一味地滿足孩子的願望,卻不為他指明方向。

古語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在錢上無憂的孩子往往比較樂觀自信,懂得更多,追求更多,經歷更豐富,選擇更理性,幸福感更強。

而吃過沒錢的苦的孩子往往卑微如塵土,不敢打扮,沒有地位,沒有自信,低估自己,不敢追求,把自己看得比較廉價。

親愛的家長朋友們,當孩子在金錢和物質上有需求時,請及時肯定和回應,正確評判他的願望,合理的要求請儘量滿足,讓他們可以和其他孩子一起追求更高層次的東西,不至於將來走上社會後,還在為兒時的需求苦苦掙扎。

記住,當孩子問你要錢時,你的態度,決定了孩子的幸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