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聽 | 把孩子關進籠子,是最蠢的父母

2019-03-04 01:02:40

把孩子關進籠子,是最蠢的父母

文 | 李月亮

1

前同事伊伊,美編,特本分一姑娘,眼光品位超好,設計水平一流。

去年她告訴我,單位運營不好,快吃不上飯了。

我說一把好手藝傍身,還愁沒飯吃么,大不了另謀高就。

她憂傷搖頭,說還能去哪兒呢,現在用人單位多挑啊。

很巧,不久後正好有個做HR的哥們發朋友圈,說公司想做新媒體,需要優秀美編一枚,待遇優渥,求推薦。

我立刻給他推薦了伊伊,並客觀公正地美言了一番。他表示十分期待。

於是我去找伊伊報喜。本以為能促成件好事,不想,她拒絕了。理由有點奇怪:公司太好薪水太高,怕幹不了。

我說肯定行,她說肯定不行。拉了半天鋸,我看出她確實邁不出這步,只好作罷。

2

前幾天伊伊生病,我去探望。

碰巧她老媽和兒子豆豆都在。老太太和伊伊一樣,特別本分,舉手投足都透著一種謹小慎微。

豆豆撕紙片玩,她一把搶過來:“別撕別撕,弄一地。”

豆豆要幫媽媽拿藥片,她立刻制止:“不行不行,別都灑出來。”

伊伊說想送豆豆去學鋼琴,她反對:“豆豆不是那塊料,多餘浪費時間浪費錢。鋼琴那么貴,學會了能怎么樣?咱這種家庭別想那些事。”

我看著這個老太太,忽然明白了伊伊為什麼那么害怕換一家好公司。

骨子裡的不自信,拉住了她,使她無法往更好的地方去。

3

這很像馬戲團里的大象。

據說,為了防止大象跑掉,馴獸師要把大象拴住。而不管多高多壯的大象,都只要用細繩系在它的前腿,隨便拴在小樹或柵欄就可以,不用鎖鏈,無需牢籠,大象就不會跑。

因為在大象還是小象時,就是這么被拴住的,而小象力氣小,屢次掙扎也無法逃脫,無數次努力又無數次失敗後,小象就認了命,不再做無謂掙扎。

到它長大後,力氣翻了上百倍,可以輕而易舉擺脫禁錮,它也依然受制於這根細繩這棵小樹,從不嘗試掙脫,也就永遠跑不掉。

人也如此。

如果一個人在年幼時,經歷了足夠多的打壓、否定,積攢了足夠多的失敗、絕望,他一定會變成一個怯懦保守、裹足不前的人。

心理學上,這叫“習得性無助”——因為重複的失敗或懲罰導致對現實無望,不再努力,聽天由命。

而這種無望,往往是父母給的。

就像伊伊。她生活在一個謹小慎微的家庭,這個不行,那個不能,合不合理的嘗試,都一律被制止打壓。於是她變成了一個安分守己的乖乖女,就像被細繩拴住的大象,明明對現實不滿,明明有能力改變,但是她不相信“我可以”,所以苦悶地困在原地,聽天由命。

很大程度上,是她父母的失敗教育導致了她的悲劇,而很有可能,她的兒子也要重複她的悲劇。

多可怕。

4

其實孩子天生都是積極的,對世界充滿好奇心,喜歡做各種各樣的嘗試。

他撕紙片,他把水盆掀翻,他去地下室探險,他大聲唱歌隨性跳舞,他自己組裝玩具車,他夢想著環遊世界……

而如果在他探索世界和證明自己的時候,你總是說“哎呀不行”“哎呀你做不到”“哎呀我們家這么窮,別做夢了”,這一次次否定和制止,一定會使他漸漸喪失嘗試的欲望,變成一個悲觀消極,充滿無力感的人。

他所想像的世界,全是風險,全是障礙,全是強大的對手,全是不可以和做不到。他對失敗的恐懼遠遠大於對成功的希望。

於是他不再指望自己能成功,就算那成功唾手可得。

他看起來很乖,不做非分之事,沒有非分之想。

你以為自己很成功。

但事實上,你已經用絕望碾碎了他的意志,用細繩把他拴在了小樹上,他一生都無法掙脫。

而你可能一生都不會知道。

為人父母是個技術活,真的別以為把孩子養得聽話懂事就一百分了,那些乖乖聽話的小孩,很可能已經被你關進了無形的籠子,不可逆轉,無法解脫。

5

人本來就會自我設限,天生就自帶一個籠子,聰明的父母,應該懂得幫孩子打開籠子,讓他釋放能量,而不是幫他鎖緊,並加罩一層。

我表姐是很逗逼的人。她兒子從小性格懦弱,被小朋友欺負從不敢反抗。我有次去她家,正碰上她在跟兒子玩“搶玩具”的遊戲——她讓兒子拿著玩具,她去搶,如果兒子說“是我的!”,她就立刻還給兒子。如果兒子聲音足夠大,她就“嚇”得一屁股坐地上,哆哆嗦嗦地說著“對不起”,把玩具雙手奉還。

現在她兒子讀大二了,特別陽光,通過競選當上了班長。前段時間他做微商賣運動鞋,表姐一邊在我們家族群里大讚他生意做得好,一邊偷偷給我們發紅包,讓我們從他那買鞋。“頭回做買賣,賺不賺錢是小事兒,關鍵別打擊了自信。”

我以前只覺得表姐好玩。現在想想,她還真是個好媽媽——極力讓孩子對自己和這世界抱有勝利的信念,敢競爭,敢嘗試,敢突破自我。

這就是父母和父母的差距。

這兩種父母養育出來的孩子,他們釋放的能量和光芒一定不在一個層級,人生也一定截然不同。

作者:李月亮,專欄作家,著有《願你的生活,既有軟肋又有盔甲》等。微信公眾號“李月亮(ID:bymooneye)”,深入解讀情感、婚姻、生活、人性。歡迎關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