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公務員職務與級別

2019-02-17 07:11:07

國家公務員職務與級別對應關係如下:
(一)國務院總理:一級;
(二)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二至三級;
(三)部級正職,省級正職:三至四級;
(四)部級副職,省級副職:四至五級;
(五)司級正職,廳級正職,巡視員:五至七級;
(六)司級副職,廳級副職,助理巡視員:六至八級;
(七)處級正職,縣級正職,調研員:七至十級;
(八)處級副職,縣級副職,助理調研員:八至十一級;
(九)科級正職,鄉級正職,主任科員:九至十二級;
(十)科級副職,鄉級副職,副主任科員;九至十三級;
(十一)科員:九至十四級;
(十二)辦事員:十至十五級。
從上表可以看出科員要比辦事員高一檔!!工資、級別都高!!而且升副科級必須是工作兩年的科員才行!!

六個板塊,黨政軍企事群
政府部門就不說了,有《公務員法》擺在那
黨務部門也不用多說,一般會比平級政府部門高半級,但根據利害關係有不同的參照法
軍隊方面,軍=省、師=市……以下自己參照,但軍人轉乾時,一般會降半級或一級,比如師長轉到政府工作,通常就只是副廳或正處。但也有例外,比如農墾地區普遍存在的“師市合一”現象,市長通常就是當地軍隊師長
還有軍中文職幹部,我想很多人都把彭、宋這些將軍演員等認識不同。其實,軍銜豈是可以部隊文職官員可隨便享有的。級別高到可參照將軍,也只是不同系統間的參照而已,決非等同於將軍。
彭你只能說她享受將軍待遇,但她畢竟不是將軍。而嚴格來也不能說享受正規少將那樣的待遇,文職一般享受待遇沒正規軍人那么全
再說下高校,這個因情況而異。但現在外界想當然的把校長、黨委書記是副部級的高校等同於“副部級高校”是絕對錯誤的。所謂“副部級高校”本身就是非正式、不嚴肅的提法。
部分高校的校長書記高配為副部級,但高校的級別仍為正廳級,只有常務副校長或被明確了正廳級別的校、黨副職才可能是正廳級,其他最高一律是副廳級別。
公檢法部門的話,法院、檢察院,類似於上面提到的高校情況。如最高法院,院長是副國級領導人,其他所有副院長中,則只有有黨委常務副書記的那位常務副院長是正部級領導人,其他未明確正部級別的副院長,則一律是副部級。其下的庭長,還是廳級而已。
1994 年,中央編辦下發檔案,有了副省級市的編制和說法。“副省級市”和“主要領導人是副省級別待遇的地級市”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而深圳屬於前者,試問區區一個撐大了部委直屬廳級單位怎么跟副省部級城市市長論大小,大逆不道!按謀逆罪林就當誅!
也扯下人民團體領導幹部的級別。尤其是團委幹部,最易引起爭議。
需要認清的,一是人民團體的兼職領導,是有其他主要職務的,他的級別則跟隨主要職務;
二是普遍來講,團委專職幹部級別沒有傳的那么高,拿團省委來說,書記是正廳級,兼任省青聯主席的團省委常務副書記是副廳級,其他副書記也就是處級。
自從宋德福自降級別以後,團中央第一書記一般是享受正部級待遇的副部級,比如陸昊,他從北京市副市長的位子上調團中央,嚴格意義上說他也沒升正部,還是停在副部級別。
而團中央常務書記也是副部,其他書記和常委以及各部部長是正局級,一般轉崗時,第一書記通常轉正省級,其他一般都會轉副省級實職,做省委常委兼某副省級市的市委書記,或者省委宣傳部、組織部部長是常見的,其他一般都是平級轉崗任實職。
絕大多數地方的團省委書記都是副局級,但一般享受正局的政治待遇,副書記情況很複雜,有幾個副局級的,但大多是正處級的。
號稱史上最牛的80後、山東團省委副書記張輝,應是正處級幹部,在他這個年齡段當然算很高,但不可能到達副廳級別,事實上也沒有被明確為副廳級別。
上世紀80年代中前期的年輕幹部躥升。要注意背景,之前大批老幹部在文革後復出,但年輕領導人的培養工作來不及跟上。
在80年代中前期,非正常的年輕領導人的躥升,是當時青黃不接背景下的全國性現象,並造成了部分拔苗助長情況的產生。這樣的事例非常非常多,有興趣者可參考錢運錄、王金山等人的簡歷。
而在邊疆地區,尤其是少數民族邊疆地區,存在著中央外派幹部,這些幹部中任副廳級實職的有30歲上下的,那是相當年輕的。我就見過31歲的省會城市常務副市長,不過是中央空降下來的。
國企老總的話很難講,像咱武漢的前任苗書記是東風調過來的,算副省部級,可海南現任衛書記則是中海油過來的,省部級,差不了多少。可以說企業大小跟調職高低無太大關係,看領導意思
但現在好像內部有制度禁止國企老總轉乾,看看能不能推廣吧,畢竟大多數官員不懂經濟,國企老總是不錯選擇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