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藏於燒烤火鍋里的生化武器,看似感冒卻致人癱軟如患“懶癌”

2019-02-24 18:33:54

十八歲的你還記得那些年與小夥伴擼串、涮鍋的日子嗎?

為了追求新鮮和營養,甘願忍受著半生不熟的膻味將它們吞入腹中。

類似”不要把肉烤得太熟”、'用筷子夾著羊肉燙一下就送進嘴裡'等這樣的舉動怕是再熟悉不過了...

然而,當你大快朵頤的時候,藏在牛羊肉里的一種致病細菌卻在靜候時機。

若是一不小心中了它們的招,就會患上一種名副其實的“懶漢病”!

之所以稱它為“懶漢病',是因為患者全身無力,嚴重的甚至因關節損傷喪失活動能力。

因此,二戰時這種病菌還曾被美國列為失能性生物武器之一。

而在21世紀,這種病菌第一次被廣為人知,還當屬六年前發生在東北農業大學28名師生集體感染事件。

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日子,一位叫王某某的東農學生上完實驗課回到宿舍。

不一會兒,他就突然發燒,不僅全身無力,而且腰痛得受不了。

他以為只是感冒,吃了點藥,後來體溫慢慢降下去了。

可未曾想到三五天后,又重新發熱,基本沒有好的跡象。

他感到非常無奈,埋怨自己身體弱的同時,卻意外發現許多上過同一門實驗課的學生都有類似的經歷。

他們不是反覆發熱就是四肢疼痛無力,甚至有人因為腳疼臥床不起,連課都上不了。

驚訝之餘,他們立馬前往醫院做細緻全面的檢查,卻得到令他們意想不到的結果。

他們都一致地被確診患上了由一種叫布氏桿菌引起的“布病”,也稱為“懶漢病”

當年被感染現場,學生沒有戴口罩

這些致病的因子均來自不久前剛上的羊體解剖實驗課。

當時用於實驗的4隻山羊竟從未經過檢疫就上了實驗台。

在未做好嚴格防護措施的情況下,27名學生和1名老師無辜感染了這些羊身上攜帶的布氏桿菌,從而患上了布病。

幸運的是,經過及時治療,他們最終成功被治癒了。

儘管這只是一件特殊事件,但“懶漢病”這個聽起來讓人陌生的疾病卻不得不引起我們的重視。

事實上,除了直接與羊體親密接觸以外,食用未熟透的牛羊肉、直接喝現擠的奶等都可能讓人患病。

據有關數據顯示:截止到2014年,“布病”的發病人數達到了57222人,比去年增長了31.84%。

作為一種人畜共染的傳染病,有畜牧業中最兇猛的職業病之稱。

近年來由於人們的忽視,它很有可能從職業病變成了生活中普遍存在的傳染病。

早在140多年前,大英帝國的遠征軍駐紮在馬爾他島、地中海等區域。

軍隊里突然出現了大批發熱的病人。

患病的人出現高燒、大汗、肝脾腫大等症狀。

一直以來,醫生們對它束手無策,只好按地名的命名為“地中海弛張熱”、“馬爾他熱”等。

直到1887年,一位英國醫生大衛·布魯氏奉命剖檢死於這種不明熱的士兵脾臟。

他首次確認並分離出了致病元兇。

後來人們為了紀念布魯氏,就將這一類型的細菌命名為布氏桿菌。

而布氏桿菌也有一個龐大的大家族,它所在的屬分為羊、牛、豬、鼠、綿羊及犬布氏桿菌6個種,20個生物型。

我國流行的主要是羊、牛、豬三種布氏桿菌,其中以羊布氏桿菌病最為多見。

它們有著類似球桿一樣的形狀,依附在細胞內還常常喜歡互相抱團,就像圖片中看到的這樣。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上世紀50年代,美軍發展生物武器時就最先嘗試布氏桿菌。

當時美軍用來裝細菌的小炸彈

那時,美國試驗性的細菌戰項目主要研究三種布氏桿菌:豬布氏桿菌;牛布氏桿菌;山羊布氏桿菌。

二戰快結束時,豬布氏桿菌被率先開發出來。它被化學兵部隊裝進了小炸彈中傳播,最大的用途就是使敵軍四肢無力、喪失作戰能力。

但很快它就因為穩定性差、保質期短、效果不佳被美軍嫌棄,成了備胎。

直到1971年左右,美國總統尼克森終結細菌戰,它們才和其他殘存的生物武器全部銷毀。

儘管它在“英傑輩出”的細菌大家族中並不出色,但它只要有機會,能輕而易舉地讓人類感染並在人體內颳起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

一般來說,人類接觸或食用未經處理的患病畜及相關製品後,就感染上了布氏桿菌。

電子顯微鏡下的吞噬細胞(右側黃色)正在吞噬炭疽桿菌(布氏桿菌也類似)

當它經皮膚傷口或黏膜進入人體後,附近毛細血管中的吞噬細胞會率先衝上來迎敵。

這是因為只要我們免疫功能是正常的,任何入侵人體的不明外來生物都會受到免疫大軍的阻擋。

但此時免疫大軍沒能一次將病菌全部消滅,那么漏網的布氏桿菌就會順著淋巴液“潛伏”到淋巴結。

它們又會成功引起了駐紮在那裡吞噬細胞的注意,並會被吞噬細胞吞入“腹”中。

吞噬作用

一般情況下,吞噬細胞會分泌消化酶徹底消滅敵“菌”。

但作為胞內寄生菌的布氏桿菌是能夠適應細胞內的環境。

如果人體沒有專門對付它的抗體,它就會大搖大擺地待在吞噬細胞內,並且免受體液中的特異性抗體和其他抗菌物質攻擊。

這樣一來,吞噬細胞的吞噬作用反倒是起到了保護敵菌的效果。

淋巴結圖

此時,淋巴結就成了局部原發性病灶,一些強壯的細菌就會在吞噬細胞內就地取材,大肆進行代謝和繁殖活動,從內部逐漸瓦解吞噬細胞。

當吞噬細胞土崩瓦解之時,成百上千的布氏桿菌後代就會重新進入淋巴和血液循環系統。

手臂下有腹股溝,脖子和腹部的結節

在血液里,吞噬細胞軍隊衝上來與布氏桿菌作戰,戰場隨著血流擴展到全身。

隨後,這些被吞噬的布氏桿菌集中在肝、脾、骨髓等地開始繁殖,成了多發性病灶。

當敵“菌”規模越來越大,還不知自己成了幫凶的吞噬細胞早已筋疲力盡。

布氏桿菌就跑到細胞外的血液中代謝和繁殖,從而造成敗血症。

一旦布氏桿菌在這場戰爭大獲全勝,患者就像東農師生那樣開始出現反覆發熱、四肢無力、酸痛等現象。

一般來說,發燒後一個月左右屬於急性期,此時的診斷和治療非常重要。

經過驗血確診之後,患者往往需要服用至少3個星期的抗生素才能治癒。

如果治療及時得當,大多數病人就像東農師生一樣能在幾周到幾個月被治好。

可往往這些發燒、關節痛、多汗這些布病比較典型的早期症狀,很容易當成普通感冒來治療,從而失去最佳治療時期。

這時候,布病就會轉為慢性,需要長期忍受疼痛,還可能出現關節炎等併發症。嚴重的是喪失勞動能力、女性流產或不孕。

它就成了實實在在的“懶漢病”。

雖不致人死亡,但明明四肢健全卻只能全身無力躺在病床上,實在是會讓人體會到“生不如死”的感覺。

迄今,該病已波及到世界五大洲,在200多個國家中已有16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人畜布病的存在和流行。

在乙類傳染病中,布病也排在病毒性肝炎、肺結核、梅毒、痢疾等感染病的後面。

一般牧區和養殖場參與工作的人群中容易造成感染,是畜牧業最兇猛的職業病。

儘管它大多發生在羊、牛、豬、犬、鹿、馬等動物身上。

一般通過現代檢疫技術可以排查出病畜。

但病畜的分泌物、排泄物、流產物及乳類含有大量細菌,也成了人類最危險的傳染源。

而21世紀之後,隨著畜牧業的擴張、動物的貿易流通,布氏桿菌的疫區也從最初的少數幾個省擴散到中國25個省市自治區,發病人數激增。

這充分表明了它很有可能正在向普通人的生活領域擴散。

這也不難解釋:當人們對肉類、奶製品需求量的增加,沒有完全規範活牲畜和奶製品市場,加上鮮為人知的傳播途徑與病症,人們會在生活中發生感染的幾率越來越高:

它不免讓每個人都理由擔心布氏桿菌可能會通過乳品肉類及其他畜產品入侵人體。

慶幸的是,人感染布病過程和發病症狀固然令讓人不寒而慄,但提前做好預防工作就不必過度擔心。

儘管它在溫和條件下能在皮毛、水中和乾燥的土壤中存活數周至數月。

但攝氏100度的乾熱條件下,7~9分鐘即可將其殺滅。單單靠直射陽光,布氏桿菌最長也活不過4小時。

如此脆弱的“生化武器”每年卻能侵襲數萬人,恐怕比生化武器更加致命的是人們的大意吧。

*參考資料

加拿大警方曾截獲攜布魯氏桿菌赴華科學家. 環境與科學網.

布病兇猛:被忽視的職業病. 發現者第68期. 網易探索.

____________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