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男人才值得女人珍惜?

2019-03-10 16:26:04

文 |晚情

先生去北京出差,家裡只有我和阿姨,晚上12點,阿姨已經睡下了,我正在趕一篇稿子。

門衛打來電話,說有一個披頭散髮、滿臉是淚的女人找我,問我認不認識。

十分鐘後,我把那個毫無形象的女人,也就是我的閨蜜蘇蘇領回了家。

剛一進門,這女人抱住我號啕大哭:“他給我留下離婚協定走了,我打他電話關機,我找不到他了,怎么辦?”

我看著那張被揉得皺巴巴的離婚協定又氣又心疼:“你不是一直看不上他嗎?他走了不是如你所願嗎?”

蘇蘇拚命搖頭:“我錯了,我現在才知道他才是最值得我愛的那個人,你說,他還會回來嗎?”

蘇蘇是我的閨蜜,也是我的大學同學,念書那會兒,談了一個上海的男朋友,論家境,蘇蘇家更勝一籌。

但未來的準婆婆總是名為關心,實為展示優越感:

“考到上海挺不容易的吧?一個女孩子背井離鄉的,難怪很多人都想找個上海老公。

只要有上海戶口,姑娘是隨便挑的,我們家顧灝其實沒必要這么早談戀愛。”

這樣的話,蘇蘇聽到大學畢業,每次她都跟我說:“要不是為了顧灝,我才不想聽老巫婆說一個字。”

但即便蘇蘇隱忍至此,也沒逃開被拆散的結局。顧灝的父母不知道在哪裡替兒子攀了門親事,對方不但同為上海人,還是官二代。

原本蘇蘇認為只要顧灝堅持,父母也不能逼他另娶,但顧灝堅持了兩個月就棄械投降了,甚至都沒有當面和蘇蘇告別。

只有一個簡訊:蘇蘇,對不起,我不能傷了父母的心,今生我們有緣無份,但我心裡愛的人永遠只有你一個。

蘇蘇抱著這個簡訊哭得天昏地暗,上天入地地找人,但對方避而不見,那些日子,蘇蘇不斷在我面前回憶兩人的甜蜜過去,以及顧灝種種的好。

我看不過去,對著她吼:

“不能傷了父母的心,那就傷你的心?傷就傷了吧,還永遠只愛你一個?要是他說我就是撿高枝攀了,我就是要跟你分手,我還敬他是個人。”

蘇蘇用淚眼瞪著我,拚命搖頭:“他不是這樣的人。”

看著她固執的表情,我在心裡翻了一千個白眼。

顧灝如願娶了官家女,事業一日千里,很快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可謂事業生活雙豐收。

而蘇蘇卻足足過了六年單身生活,期間的失落和壓力,不足為外人道。

蘇蘇三十歲那年,一個木槿花的季節,她過來給我送喜帖,臉上卻絲毫不見喜色,讓我懷疑她送的是仇人的喜帖。

我沒問她既然不情願為何要結婚呢?答案無外乎父母、年紀,只是提醒她要開心點,她鬱郁地說:“除了他,所有人都是將就。”

我差點又想沖她吼了,但生生忍住了。顧灝高大帥氣,很會哄人,這個男人外表普通,也不擅言辭,但,不能陪伴在身邊的男人,再好也是別人家的。

婚後,蘇蘇過得極是舒服,老公待她如珍寶,連一向自認過得挺幸福的我都心生羨慕。不得不說,蘇蘇戀愛時看人的眼光雖差,找老公的眼光卻是極好的。

蘇蘇愛吃蔥油拌麵,出身大連的老公特地跑到一家有名的麵館,求了好幾天,麵館的大師傅終於被他的誠心感動,破例收下了這個特別的徒弟。

當我們吃到她老公親手做的拌麵後,開玩笑說這手藝絕對可以開一家麵館了;

蘇蘇喜歡吃海鮮,她老公一大清早就開車去海邊,從漁民手裡買下活蹦亂跳的魚蝦,風雨無阻。

蘇蘇懷孕了,老公更是事事不讓她沾手,把她照顧得無微不至,我們去看她的時候,打趣道:“這懷的是太子吧,就算是太子估計也沒這待遇吧?”

趁著沒人,我問蘇蘇:“這樣的男人,該知足了吧?”蘇蘇看著老公忙前忙後的身影,低低地說:“他很好,但我總覺得缺少點什麼。”

我繼續忍住了翻白眼的衝動,不敢刺激孕婦。

三個月後,孩子卻莫名其妙流產了,找不到原因,醫生說也許跟現在環境和飲食有關。

蘇蘇傷心欲絕,她老公強忍自己的悲傷,細心照顧安慰她,蘇蘇第一次覺得有這個男人陪在身邊,心裡很踏實。

失去孩子的蘇蘇對孩子有了強烈的渴望,但是第二個孩子還是掉了,蘇蘇受不了這個打擊,身體一落千丈。

老公心疼至極,沒日沒夜地安慰她、開解她,轉過身去,卻默默地流淚。

蘇蘇問他,如果這輩子都生不出孩子怎么辦?男人紅著眼睛說:“沒有孩子就沒人分走我對你的愛,你比多少個孩子都重要。”

這是這個大連男人第一次說這么深情的話,蘇蘇第一次因為他的話感動了。

當蘇蘇懷了第三個孩子時,老公握著蘇蘇的手保證:“這個孩子一定會平安出生,我保證。”

擔心飲食不安全,老公每天都去鄉下買土雞蛋、各種瓜果蔬菜,每個星期陪蘇蘇去檢查,終於,這個孩子平安落地了。

蘇蘇愛極了這個小傢伙,日子平靜而溫馨,我們都長長地舒了口氣。

但在這時,顧灝的岳父因為貪污受賄被雙規了,顧灝也受了牽連,以前的風光不再,妻子從小嬌生慣養,脾氣變得無比暴躁,兩人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我們都擔心他回過頭來找蘇蘇,這男人果然不負我們的擔心,離婚沒兩個月,就輾轉打聽到蘇蘇的下落,流淚懺悔來了。

顧灝說當時年輕頂不住家裡的壓力,父母身體也不好,可是這么多年來從來沒有忘記過她,就因為這樣,妻子對他意見很大,兩人才會走到離婚的地步。

這種話,我們誰都不信,可是蘇蘇信,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女人對於初戀都難以忘懷,即使對方曾經重創過自己,依然是最特別的存在。

那段時間,蘇蘇心猿意馬,顧灝不斷和她回憶過去,而那些過去,正是蘇蘇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蘇蘇知道,以老公的細心和愛她程度,肯定感覺到什麼了,但蘇蘇無法不理顧灝。

那個在她青春歲月里留下最深印記的男人,那個給她最深傷害卻讓她難以忘記的男人。

此刻正誠意拳拳地請她原諒,在分手後的無數個夜裡,她唯一期盼的就是他來求她原諒,這一天,遲了十年,卻終於來了。

蘇蘇覺得自己那顆本來已經歸於平靜的心漸漸起了波瀾,這種心理活動,自然不敢讓老公知道,於是,我成了她的傾訴渠道。

我提醒她,現在的幸福來之不易,別再折騰了。

蘇蘇不敢直視我,訥訥地說分手後也可以做朋友,她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對方只是她的一個老朋友而已。

老公很快就知道了內情,他沒有為難蘇蘇,只是變得很沉默,蘇蘇看見他這樣,有些心疼。

尤其看見孩子清澈的眼神時,她會瞬間清醒過來,想和顧灝從此不再往來。但每次聽到顧灝的聲音,她又會鬼使神差地赴約。

終於,顧灝提出了她最害怕面對的要求:

“蘇蘇,以前我不能為自己的感情做主,可是現在我這邊的障礙都沒有了,我們已經錯過這么多年了,難道要繼續錯過一輩子嗎?”

看著顧灝熱烈深情的眼神,一如當年,說不心動是假的,可是浮現在眼前的卻是這么多年來,老公點點滴滴的付出。

蘇蘇結結巴巴地說:“不行……我有孩子。”

顧灝想也不想地說:“孩子留給他爸爸啊,以後我們會有自己的孩子。”

正是這句話,一下把蘇蘇從所有的追憶感慨中抽離出來,眼前這張臉突然變得很模糊。

他不知道為了生這個孩子,自己受了多少苦,他不知道,這個孩子來得有多不容易,她幾乎用歇斯底里地聲音對顧灝說:“我絕對不會離開我的孩子。”

顧灝卻沒聽出蘇蘇的心理變化,皺著眉頭道:“你要是帶著孩子,我們會有很多不便,何況我已經有一個孩子了。”

蘇蘇飛快地抓起桌上的小包:“我是我,你是你,以後我們不要再聯繫了。”

深夜的風吹在臉上,蘇蘇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這一刻她終於願意承認以前愛上的是一個多么自私的男人,卻一直牽掛了那么多年。

又想起這幾年陪伴在身邊無怨無悔的老公,生病時的無微不至,悲傷時的溫暖懷抱。

過去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才發現兩個男人竟是雲泥之別,最該珍惜的卻忽略了那么久,這一刻,她只有一個想法:回家!跟老公說一句遲到的“我愛你!”。

走進小區,家裡那盞燈一直亮著,似乎在等她回家,蘇蘇三步並做兩步,她想立刻見到老公和孩子。

客廳里沒有人,臥室里也沒有,書房裡還是沒有,她打老公的手機,提示已關機。

一種不好的預感瞬間漫過心頭,她又環視了一圈,視線落在床頭柜上,遙控器下壓著一張紙。

她拿起一看,如遭電擊,是老公留給她的離婚協定,已經簽上他的名。上面還有一張便簽:

我知道這些年,嫁給我一直讓你覺得委屈,現在我把自由還給你,孩子我會照顧好。

蘇蘇發瘋一樣地找他,一如多年前找顧灝那樣,她心中充滿恐懼,多年前失去時的心痛再一次體會,而這次,比上一次更痛。

我看著哭得一塌糊塗的蘇蘇,沒有去安慰她。直到她哭累睡下後,才去打之前約好的電話。

電話里,蘇蘇的老公著急地問我蘇蘇怎么樣,我說差點哭斷了腸。

沒錯,是我把蘇蘇的老公藏了起來。在蘇蘇懺悔、反省後,老公自然“原諒”了她。蘇蘇後怕地對我說:“幸虧我還來得及愛他,不然我肯定會後悔終生。”

“失去”過一次,蘇蘇終於學會了珍惜,我想,在未來的歲月中,她已經明白什麼才是最珍貴的。

寫完蘇蘇的故事,夜已深了。很想告訴每個人:

對一個人好,有時候需要講點技巧,否則對方未必知道你有多好;

愛一個人,也要有點原則,那些陪伴在別人身邊的人,再好,也與我們無關,所有值得我們愛的,只有那個不離不棄的人。

親愛的,一定要好好愛這樣的人,在還來得及愛的時候。願我們的人生里沒有追悔與失去,願我們早早便學會珍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