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處機:那一年,我溫暖了全世界

2018-10-02 21:12:11

公元1220年,丘處機決定出發,目的地是萬里之外的燕京(今北京)。

出發的時候,他根本沒想到,這是他一輩子最後一次遠行。

而且一去就是三年,最遠到了阿富汗,距離他出發的地方35000里(真是一次坑爹的旅行)。

他為什麼做出這個決定?沒人知道。

只知道,做出這個決定需要很大的勇氣。

以他74歲的高齡,到那么遠的地方去,嗯,死在半路上的可能性比較大。

沒有掌聲,沒有鮮花,周圍都是疑惑的眼光。

全真教一代掌門就這樣出發了。

那個時候的丘處機,在業內已經非常有名氣,有“丘神仙”之稱,很多人來追隨他。

跟他一起出發的,就有尹志平、李志常等18個徒弟——其實他們年齡也不小了。

在《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中,丘處機被描述為一位豪邁非常、武藝高強的道士,團結民眾保家衛國,很正能量。

其實那是金庸老師的一廂情願。

因為,就連丘處機也說不清楚自己的國籍。

當他在山東棲霞出生時(公元1148年),那兒早已是金國領土。

對南宋皇帝,他始終沒有表示出特殊好感,倒有點像一個無政府主義者。

南宋、金及蒙古等政權對峙圖

丘處機(當時還叫丘乾道)自幼便失去雙親,是一個苦命人。

大致相當於,要吃的沒吃的,要喝的沒喝的,每天都在生死線上掙扎。

他10歲的時候,父母本已餓得面黃肌瘦,一場瘧疾又席捲山東。

認識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對於很多人來說,死了也行,因為活著,比死亡更痛苦,更沒有尊嚴。

歷史上,每當這個時候,各種宗教就會趁機流行。

丘處機從小就對古人修煉成仙的故事感興趣,幻想自己也能過上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常坐在村子附近的小山坡上發獃。

後來他在回憶錄里寫道,那是一種“頂戴松花吃松子,松溪和月飲松風”的生活。

也許只有在一無所有,遠離俗世繁華的時候,一個人才能跟大自然走得最近,有更多深刻獨到的感悟。

孤獨之時,丘小朋友喜歡玩一個類似於尋寶的遊戲。

在很多人看來,這個遊戲極其無聊——他站在小石崖上,一次次將銅錢扔進灌木叢,一次比一次遠,然後仔細搜尋。

生活,就是以自己喜歡的方式來浪費時間。

19歲(公元1167年),丘老師已經長成了一個玉樹臨風的小伙子。

無論晴雨,他總愛戴一頂蓑笠,人稱“蓑笠先生”。

也就是那一年,他正式出家,拜著名的全真教王重陽為師。

剛剛學了一年,王老師就帶著四名弟子遊歷西域,再也沒有回來。

他追逐潮流,開始在饒州龍門山(今陝西寶雞)隱居,時間長達7年。

為了鍛鍊心志,他生活的基本原則是:怎么苦就怎么來(“煙火俱無,簞瓢不置”“破衲重披,寒空獨坐”)。

翻譯一下:他家裡是不開伙的,連個碗都沒有。冬天來了,就穿上上一年的破單衣。

懲罰肉體,淨化心靈,他慢慢成了一個著名的苦行主義者。

日子就那樣一天天流逝。

任外部世界風雲變幻,在修道之人心裡,卻不能泛起一點漣漪。

這種平靜的生活,他喜歡。

每天,處理完教內大小事務,他喜歡一個人躲在實驗室里搞研究。

即使用現在的眼光看,丘處機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生命科學家,至少在精神上是。

大家知道,一直以來,人類最大的敵人就是死亡。

任你貧窮富貴,權力高低,長相美醜,都得有那一天。

戰勝疾病,延緩衰老,是人類永恆的課題。

為了攻克這一世界難題,道家付出了巨大努力,後來形成了練丹的傳統。

他們認為,只有將天上的日、月、星,地上的水、火、風,人體的精、氣、神三者合一,才能滋養生命,延年益壽。

丘道長就是個養生狂人,為了煉出點名堂,他經常廢寢忘食(“靜思忘念,密考丹經”)。

江湖盛傳,他已經參破紅塵,可以呼風喚雨,騰雲駕霧。

最神奇的是,他從沒去過醫院(一千年前還談不上什麼醫療條件,得了病只能等死)。

很多人據此預測,丘道長至少能活到300歲。

這裡要特彆強調一下,丘處機老師雖然長期從事宗教活動,但絕非政治無能。

相反,他對社會問題有著敏銳的洞察力。

他深知,要使道教發揚光大,有兩大途徑。一是給廣大人民民眾帶去實實在在的好處,二是獲得當權者的支持。

在擔任全真教掌教的24年裡,他恰到好處地借用了這兩股力量。

他經常外出遊歷,與人民民眾打成一片,成了受苦受難人們的精神偶像。

用現在的話說,他的民眾基礎是好的。

金國和南宋的幾個皇帝都對他感興趣,用各種方法拉攏。

但他似乎有點政治潔癖。只是給了金世宗完顏雍幾分面子,幫其招撫難民,度過社會危機,還為其“剖析天人之理,演明道德之宗'。

接班的金宣宗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1216年,金宣宗召丘處機去汴梁見面,但丘處機認為金朝皇帝有“不仁之惡',婉言謝絕。

三年後,宋寧宗(宋朝的第13任皇帝)專門派人請他到臨安(杭州)嘮一嘮,他認為南宋皇帝有'失政之罪',再次拒絕。

儼然已經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半仙。

拒絕皇帝,在古今中外歷史上,這都是非常非常罕見的。

正因為此,很多人佩服丘處機,覺得他有骨氣。

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這位神奇掌教的名氣也越大越大。

無論他到哪裡出差,都有一堆人圍著,嚷著要請吃飯。

……

丘處機心裡很清楚,不管是金還是宋,都不會最終擁有天下。

這個天下,最終屬於蒙古人。不因為別的,他們夠狠,就像北方的野草一樣,生命力超級旺盛。

他熱愛百姓,喜歡跟他們圍在一個桌子上吃飯,吃完飯一起唱歌,做遊戲。

那是一群可愛而純樸的人,他經常被他們感動得流淚。

可是這些年來,孛兒之斤鐵木真(成吉思汗)征戰四方,殺伐無度。

有資料統計,公元1222年中原人口達7920萬,成吉思汗南下征戰後,僅剩下900多萬。

也就是說,十分之九人口慘遭屠殺。

他的心裡,一直在滴血。

他有許多好朋友,政界的、商界的、文化界的。

還有丐幫的,少林寺的,空洞派的。

所以,每天都有大量訊息湧向他的辦公室。

其中一個訊息引起了他的興趣——成吉思汗表示,想跟丘道長一起去吹吹風,聊聊天。

一個是令人如坐春風的修道之人,一個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殺人機器,他們會有共同語言?

有的。

成吉思汗感興趣的,當然不是那些艱澀的道家理論,不是丘道長詩詞中的人生感懷,更不是因為道長的模樣帥。

他真正感興趣的,是道家的養生。

……

丘處機覺得,也許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成吉思汗放下屠刀。

是的,一定可以。

他確信。

公元1219年,丘處機終於等來了成吉思汗的正式邀請。

那時成吉思汗在西域攻城掠地,殺得正歡,砍刀大量損壞,換了一批又一批。沒空南下與丘道長會晤。

帶著親筆信來邀請的,是他的親信劉仲祿。

考慮到成吉思汗從來只殺人,不求人。這樣做,應該說很有誠意了。

……

山東,昊天觀,陽光普照,煙霧繚繞。

全真教第45次擴大會議正在舉行,這次會議很重要,很多退下來的老道士都列席了。

這次會議只有一個議題——要不要接受成吉思汗的邀請,前去會面。

大多數道友強烈反對。

有的認為師傅年事已高,有的認為路途遙遠,有的認為成吉思汗有性格缺陷,殺人如麻,這次掌教去……

“謝謝大家的關心,這次機會很寶貴,也是老天爺的決定,也許真的可以拯救天下蒼生,”丘處機最後總結髮言說。

他又堅定地說,“大家說的各種困難,其實都是藉口,老天爺的意思,我怎敢違抗?”(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處無敢違)

會議結果:36票贊成,2票棄權。

3天后,丘處機就率領18名徒弟出發了。

這是改變歷史的一次旅行。

旅途中的丘處機,克服了水土、氣候、飲食、病痛等種種困難,還遭遇了5次土匪。

但他的精神狀態,一路上都很高昂。

一次旅行,就可能拯救天下蒼生,還有比這更加激動人心的事嗎?

幾個月後,丘處機的團隊抵達燕京,入駐玉虛觀。

但是,蒙古方面通知說,很抱歉,大汗正在中亞與花剌子模沙朝乾架,暫時回不來。

誰讓你們在路上耽誤那么長時間呢?想見大汗,等著吧!

徒弟們紛紛勸掌教,別等了,咱們回山東吧!棲霞的蘋果和大梨已經熟了,該回去吃了。

丘處機略一思索,決定不等了。

但是不往回走,繼續往西。

他很清楚,等下去,很可能喪失這次寶貴機會。

而自己剩下的時間,像風中飄搖的蠟燭,已經不多了。

十一

又是一年多更困難的旅程,沿途只見民生凋蔽,白骨累累。

他希望能安慰那些可憐百姓,於是讓部分徒弟留下來傳教,參加當地的基礎設施建設。

加上途中病亡的徒弟,18人中,只有5人陪他走到最後。

公元1222年四月,丘處機一行終於抵達興都庫什山(今阿富汗),見到了傳說中的成吉思汗,兩人一見如故。

成吉思汗比丘處機整整小14歲,在一生大小100多場戰鬥中,未遇敵手,養成了極其殘忍自負的性格。

長期野外作戰和精神壓力,讓患上了嚴重的支氣管炎、高血壓和心臟病。

如何對已征服的廣袤地區進行統治,也越來越成為他的心病。

他迫切需要得到丘處機這種高人的指導。

他最需要的,是時間,寶貴的時間。

老天再給十年,他能用砍刀撬起整個地球。

丘老師,長生不老藥的事,能給個面子嗎?

“欲長生,少殺生!”面對一臉渴望的成吉思汗,丘處機喝了口奶子酒,一字一頓地說,“還要敬天愛民、清心寡欲”。

到了蒙古大營,他才知道,成吉思汗殺的人,比他想像得多得多。

自從統一蒙古各部,尤其是44歲建立大蒙古國以後,高頻率的戰爭,已經使上億人死在蒙古砍刀之下。

這實在有點令人窒息。

成吉思汗很少聽別人的規勸,但丘處機的話,他卻聽如天籟。

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他令耶律楚材將丘處機的言論結集成書,並制定“止殺令”。

根據各地上報數據,“止殺令”頒布當月,蒙古軍隊就少殺了400多萬人。

……

離開蒙古西征大營,丘處機再也無力回到山東老家,只能到北京渡過他最後的時光。

他在日記中寫道,這趟旅程很艱苦,但我可以問心無愧地說——生命的最後幾年,我溫暖了全世界。

兩年後(公元1227年),丘處機在北京與世長辭,臨終時面帶微笑。

又1個月後,成吉思汗病重不治,追隨丘老師而去。

丘處機成了歷史上唯一改變成吉思汗的人。

十三

認識丘老師之後的幾年,成吉思汗從一個人類歷史上最著名的殺人狂,變成了一個虔誠的養生主義者。

丘老師的《攝生訊息論》,他已經讀了N遍。

他還命部下為自己制定了極其精確的起居、飲食計畫,精神上也開始學習道家吐納之術。

至於丘老師的那些名言,他已經能倒背如流——

“一個人最大的成功,就是健康地活著”;

“在生命和健康問題上,一個人比老天爺更有主動權”;

“人要做情緒的主人,不能當情緒的俘虜”。

“時間才是唯一的確定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