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卸胳膊砍頭扔豬圈,李豫為何精心導演這場大唐謀殺案

2019-07-10 05:13:41

唐朝畫像

公元762年(唐代宗寶應元年)某天深夜,一位蒙面刺客潛入都城長安鬧市區的博陸郡王府,將這所宅子的主人殺死。了事之後,刺客並不忙著逃走,而是繼續實施外科手術,先將死者腦袋砍下,扔進豬圈,又從容地折回身來,割下死者的右臂,拎在手中揚長而去。

第二天,這條胳膊被供奉在唐玄宗泰陵的享廟前。而那隻腦袋,早被一群豬啃成了零碎,捏不成個形狀。這場暗殺的總導演是剛上台不久的唐代宗李豫;殺手是他身邊一名侍衛,後來跑到外地升官做了牙門將;死者則是大名鼎鼎的李輔國。唐代宗是李輔國擁立上位的,而且被他尊稱為“尚父”、封為博陸郡王,為何小皇帝扭臉就起了殺心?為何非要暗殺,死後還裝模作樣又厚葬又封贈?還有李輔國的右臂為何被供奉在唐玄宗的陵前?

解開這些謎團的鑰匙,其實就是兩個字:權欲。

李輔國原名李靜忠,本是“一代名監”高力士手下一名養馬的小太監,長相“獰陋”,神似孫猴子“弼馬溫”的模樣。但因為工作踏實,養的馬膘肥體壯,很快被推薦到太子李亨身邊。“安史之亂”中,他在馬嵬坡參與了陳玄禮等人的兵變行動,跟隨李亨返回靈武。李亨提前繼位成為唐肅宗後,逐漸信任重用他,為他先後改名“護國”、“輔國”。

影視劇中李輔國(右)造型

李輔國外表柔順,平時吃素打坐,談佛參禪,一副與人為善的態度,實際上權欲極強,遇事總愛伸一腿。收復長安後,他被封為成國公,更受寵信,把持了整個皇宮的大小事務,連宰相大臣想見皇帝一面,都得由他安排時間。以至於皇親貴戚們不敢直呼其官職,都尊稱其“五郎”,宰相李揆更下作,認他做乾爹,尊其為“五父”.太上皇唐玄宗從四川回長安後,仍然住在條件最好的興慶宮裡,每日喝酒唱戲,過得挺嗨。肅宗沒好意思說什麼,李輔國替主子覺得很不爽,假傳聖旨(也許是得了肅宗的默許)將興慶宮的300匹馬都給牽走,只留下10匹劣馬。過了幾天更是策劃上演了一出逼宮大劇。

某天,玄宗走到睿武門,突然被五百將士團團圍住,驚得幾乎掉下馬來。李輔國騎馬帶著數十人衝到眼前,高聲嚷道:皇帝覺得興慶宮太簡陋,請太上皇您老人家搬個家!玄宗身邊的高力士厲聲喝斥:太上皇做了五十年的太平天子,你這兔崽子想幹嘛?還不快滾下馬來!

木雕高力士靴

李輔國嚇得一哆嗦,隨即緩過神來罵高力士:你這個老東西真不懂事!為殺雞儆猴,他下令將玄宗身邊一名隨從斬殺。危急關頭,高力士衝著眾將士大喊:太上皇問候大家呢!這張感情牌真管用,眾將士一聽,趕緊把刀收入鞘中,跳下馬來拜倒在地。高力士又喝道:李輔國,還不過來給太上皇牽馬!李輔國眼見嚇不住對方,只好下馬為玄宗牽住馬韁繩。唐玄宗意識到事情並沒有這么簡單,於是主動擺出了高姿態:算了,我本來好幾次提出把興慶宮讓給皇帝,他不接受嘛。這地方我住著確實不舒服,換個地方也好,正合我意。

影視劇中晚年的唐玄宗

於是唐玄宗被安排到偏小的甘露殿,只有幾十人老舊侍衛跟從,隨後高力士等親隨也被流放遠方,唐玄宗鬱鬱而終。玄宗皇帝的遭遇讓很多人感到不平,當時的太子,後來的唐代宗李豫看在眼裡,記在心上,仇恨的種子就此埋下。李輔國覺得自己立了大功,又吵著要當宰相。肅宗覺得他不是那塊料,為難地說:你這能耐和功勞,當啥都沒問題,不過宰相這個職位,需要大家推舉才行,哪有自個伸手要的?李輔國一聽,這事太好辦了。他馬上暗示宰相裴冕,組織一幫兄弟聯名推薦自己。肅宗卻暗地裡派人阻止裴冕。肅宗張皇后非常痛恨李輔國,趁肅宗病危時串聯越王、兗王準備除掉他,結果事泄,李輔國、程元振等太監竟矯詔連夜捕殺二王,將張皇后也殺死,並迎立太子李豫,以圖擁戴之功。代宗繼位時,李輔國越發猖獗,大大咧咧站在新皇帝身邊說:大家(唐代宮中對皇帝的稱呼)但坐宮中,外事聽老奴處決!

李豫心頭頓時跑過千萬頭草泥馬:處決你妹啊,老子先處決了你再說!

唐代宗李豫

將欲取之,必先與之。李豫畢竟做過幾天天下兵馬大元帥,略通兵法。他忌憚李輔國手握禁軍,所以先尊稱他為“尚父”,又進封他為司空、中書令,實封八百戶。沒過幾天,卻任命另兩位將軍分解了李輔國的兵權,做為補償,又賜給他一套二環內的大四合院。明眼人都看出了端倪,李輔國也開始擔憂起來,畢竟自己作惡太多。他試探著寫了封辭職信,想摸摸皇帝的底牌。很快又一道聖旨到來,進封他為博陸郡王,仍然兼任司空,繼續當“尚父”。李輔國放了心,想進宮當面謝恩,但看門的小太監不讓進。李輔國氣得愣了半天,站在宮門外喊話:老奴我是死罪,伺候不了新主子,還是讓我到地下侍奉先帝去吧!一會兒,宮裡傳出話來:您老人家請回吧,外面風大,當心吹著。李豫恨透了李輔國,卻不能公開其罪惡,明正典刑。因為這樣一來,不但肅宗會擔上任用奸佞的惡名,而且玄宗、肅宗父子不睦的事實就會大白於天下,實在有損於皇室“慈孝和美”的家風,再說自己這皇位也是得力於李輔國的幫忙,過河拆橋的名聲可不好聽。

思來想去,李豫竟想到了派刺客暗殺這一招,並且特地交待一定要卸下李輔國的一條胳膊供到爺爺的泰陵前。當然,為了輿論上不露痕跡,事後他下令用上好的木料雕刻了只人腦袋,配著李輔國那殘缺不全的身軀隆重下葬,還一本正經地追贈他為太尉,但在選定諡號時,他卻毫不猶豫地在“醜”字上劃了一個圈兒。

做完這一切,唐代宗李豫一定會為自己精湛的演技暗暗喝彩,沒準兒晚上睡覺都會笑醒好幾回。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