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

2019-02-09 09:29:59

媒體人&作家李筱懿、陶妍妍的女性主義原創自媒體,分享生活微智慧,輸送情感正能量,多位知名作者入駐,成為你的閨蜜和心靈樹洞,獲邀成為網易雲閱讀、今日頭條、新浪時尚、搜狐時尚等知名媒體特約供稿。

本文配圖選自電影《脫軌時代》,台詞非常不錯的一部電影,吳克群的演技有點讓我驚艷。

吃飯的時候,女友K突然問: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

原本,大家已經進入飯後腦供血不足的遲鈍狀態,這個暖場問題立刻讓現場再度活躍起來,答案五花八門:能不能三觀一致,彼此還愛不愛,是否善待雙方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有沒有共識……等等,為了哪一條最重要,不時小小爭論。

低語中,K推推我:“你說,什麼是好婚姻!”

即便經常被問到各類感情問題,其實我依舊很惶恐。一是本來自已也不夠智慧,摔的跤不比別人走的路少;二是生怕說不出振聾發聵語錄體的話,有辱“雞湯專業戶”的盛名,就像這個問題,看著簡單,怎么答呢?

想了半天,我老老實實地說:“要想過得好,至少得在同一口鍋里吃飯,在同一張床上睡覺,知道彼此有多少錢吧?”

K笑了:“你就這要求?”

我也樂了:“對呀,在同一口鍋里吃飯說明有話說,在同一張床上睡覺說明有愛做,知道彼此有多少錢說明有錢花,這樣都不好,還要怎樣?而且,這三條真的容易做到嗎?”

雖然是媒體人,但是在工作時間之外,我不喜歡敷衍聊不來的人,也不太熱絡結交新的朋友。人生成一事則太短,一事不成則太長,雖說人脈關係重要,但是,經歷了很多無效社交之後,我明白,總有些圈子是你擠破腦袋也鑽不進去的,總有些大咖是你姿態低到地上也無法對話的,總有些話題是你絞盡腦汁也接不住的,總有些人是你竭盡全力也鍾愛不起來的。

與其如此,不如和有情人做快樂事,過得真實一點。所以,除了工作需要,我基本上不與沒有共同話題的人吃飯。

吃飯是件開心事,能夠在一口鍋里一個桌上長期吃飯的人,一定不能倒胃口,夫妻更是如此,實際上,絕大多數夫妻,最多的話,都是在飯桌上說的。

兩個人從同一口電飯鍋里盛出熱氣騰騰的米飯,對著桌子上不夠精緻卻好吃的家常菜,身邊坐著個或者長大了或者依然稚嫩的小不點,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無論聊的是薩特波伏娃,還是隔壁老王和他家阿花,還是該買大米了,還是聯合國又開會了,還是過年去你父母家或者去我父母家,他們總是有話說的。

在家裡的飯桌上,男人再身居高位應酬頻繁,每周也至少得勻出時間陪妻兒老小認認真真吃三頓正餐;女人再嬌生慣養或者事業至上,都得有張羅出一桌家常菜的本事,再不濟,也要有用得住保姆的能耐。

家的感覺,就在一蔬一菜,一言一語,一舉一動,一心一意。

長期不在同一口鍋里吃飯的夫妻,會斷了後天的親情。

戀愛的時候,哪怕是單人床,也要擠在一起,擁在一塊。

可是後來,床越來越大,心卻越來越遠。人的身體,再翻雲覆雨不過兩個平方米吧,這么小的面積,能有多少花樣?可是,溫柔鄉里的耳鬢廝磨是無限的,親情愛意中的肌膚之親是無盡的,瑣碎日子上的軟語溫存是無窮的。

或許有很多理由讓人分房睡,他打呼嚕,孩子太小要媽媽陪,他晚歸我睡不著,分開睡眠質量更好,甚至很多人覺得,美劇里分床睡的夫妻多了去了,但是,中國沒有西方的婚姻文化,我們的婚姻信仰還是逃不開一夜夫妻百日恩,床頭吵架吵架床尾和,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這既是一張普通的床,更是滋養感情的溫床。

心理上不再親密的兩個人,做不出親昵的舉動。攬腰牽手、互捏臉蛋、挽著胳膊,勾著脖子,小雞啄米式的輕吻,只會發生在同床共枕的親昵夫妻和伴侶之間,不然,戀愛的時候,怎么不分床睡呢?那時,即便開房,都要往同一張床上蹦達吧?

能夠在同一張床上同眠,不怕對方見到自己沒刷牙沒洗臉的樣子,不怕對方知道自己早上要在衛生間搗鼓一小時,這得是多么強烈和強大的愛與依賴。

金錢和道德是一個人底牌,願意讓你知道TA的底牌,需要足夠的信任。

婚姻里,錢是必需品,愛是奢侈品。沒有愛,心靈枯萎;沒有錢,肉身不在。

作為最早的社會組織,“夫妻”起初便是一個經濟共同體,無論父系氏族還是母系氏族,男女搭配在一塊兒最單純的目的不過是為了既採到果子又打到野獸,過上有葷有素能夠果腹而且營養均衡的日子,然後是繁衍後代,再然後,在猿腦徹底進化成人腦之後談起了感情,男女之間有了愛情的美好和甜蜜,這樣的情愫被文字投射之後,才變得美輪美奐。

將一對夫妻緊密聯繫在一起不可分割的,有時候是愛情,有時候是孩子,有時候是金錢,甚至,我們絕望地發現,那些因為經濟利益而捆綁在一起的夫妻,婚姻倒真流露出“情比金堅”的篤定——感情會改變,孩子會長大,社會關係會變遷,而穩固的婚姻卻是,你有了TA就足夠就無憾,TA是父母是子女是友人是同僚,是男歡女愛也是高級合伙人——這是我的朋友高老師說的。

愛情的屬性難免短暫,若要長久延續,就需要更多的支撐,以及建立在共同目標上的相互依賴,不論這目標是心靈投合、家族繁衍、權力追逐還是財富共贏。

婚前協定並不冷漠,那是一場明著來的婚姻契約;婚後隱匿才可怕,那是一次暗地裡的單方爽約。

我們中的絕大多數,知道對方究竟有多少錢嗎?

同一口鍋里吃飯,同一張床上睡覺,知道彼此有多少錢。

在我有限的經歷和眼界中,這三個標準,全都做到,即便沒有華麗的包裝,婚姻狀況也差不到哪裡。如果一個做不到,夫妻多少有點問題;兩個做不到,可能問題不小;三個都做不到,那根本過不下去。

有人問我,你一個學中文的女生(請允許我像台灣姑娘一樣,叫自己一聲“女生”,哈哈)為什麼不寫點深刻的東西?為什麼不在文章里引個經據個典,說點高深的話?讓大家也知道你其實是念過書的?

我想了一下,對呀,我打小就會背《三字經》、《弟子規》,唐詩宋詞元曲也粗懂一點,二十四史為了顯示有文化逼著自己看過一半吧,西方小說倒是大學書目上列出來的都讀完了,每年至少閱讀80本書,我幹嘛不把文章寫得高大上一點呢?

只是,書看到現在生活過到如今,我越發覺得,成熟的標誌不是會說大道理,而是開始去理解身邊的小事情,去體諒周遭的不得已,去砸吧生活本來的味道。

有多少肺腑之言,還有切膚之痛,其實都是小事情。

就像那些最複雜的問題,真正的答案,往往是最簡單的那一個。

突然收到女友K的微信:你那三個答案,我越想越心慌。

作為一名根正苗紅的“網紅”,嘿嘿,大言不慚一下,很多後來關注我們公號的香蜜可能不知道,我們最初是以“婚姻里”的系列文章吸引了大量訂閱用戶,創造了好幾個百萬級的點擊,包括:《婚姻里,你孤獨嗎》、《婚姻里,男人孤獨嗎》、《婚姻里,你為我點讚了嗎》,還有這篇《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這些文章的高點擊告訴我,女性對於婚姻話題的關注永遠是熱門。

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

我寫的時候曾經想過很多大道理,可是,大道理抵不過平常歲月里的溫軟細節, 願我們都在大世界裡做個微小的幸福人。

晚安,好夢。

筱懿

李筱懿,女性主義作者、媒體人。

從總經理秘書到管理培訓師,從財經記者到廣告部主任,從專欄寫手到暢銷書作者,從傳統媒體老八路到自媒體新四軍,相信生活永不止一面。

著有《美女都是狠角色》、《靈魂有香氣的女子》、《百鍊鋼成繞指柔》,公共號“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