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閱讀:用對方的方式去愛

2019-02-22 21:12:41

張德芬

我的母親是個勤勞的好女人,我自小就看到她努力地維持著一個家。她總是在清晨五點起床,煮一鍋熱騰騰的稀飯給父親吃,因為父親胃不好,早餐只能吃稀飯;還要煮一鍋乾飯給孩子們吃,孩子們正在發育,需要吃乾飯,上學一天才不會餓。

每星期,母親會把榻榻米搬出去曬,曬出暖暖的太陽香。下午,她彎著腰刷鍋、洗碗,我們家的碗每一個都可以當鏡子用,完全沒有一點污垢。晚上,她費力地蹲在地上擦地板,一寸一寸仔細地擦拭,家裡的地板比別人家的床頭還乾淨,打著赤腳也染不到一絲灰塵。

然而,在父親眼中,母親卻不是一個好伴侶。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父親不止一次地表示他在婚姻中的孤單和不被了解。

我的父親是個好男人,他不抽菸、不喝酒,工作認真,每天準時上下班,暑假還安排功課表,照顧我們的作息,督促我們做功課。他喜歡下棋、寫書法、沉浸在古書的世界。在孩子們眼中,他就像天一樣大,保護我們、教育我們。只是在母親的眼中,他也不是一個好伴侶。我經常看到母親在院子的角落暗暗地掉淚。父親用語言,母親用行動,表達了他們在婚姻中所感到的痛苦。我看到也聽到父親與母親在婚姻中的無奈,也看到、感受到他們是如此好的男人與女人,他們值得擁有一樁好婚姻。可惜的是,父親在世的時候,他們的婚姻生活都在挫折中度過,而我也一直在困惑中成長,我問自己:“兩個好人為什麼沒有好的婚姻呢?”長大後,我進入婚姻,才漸漸了解這個問題的答案。

在婚姻初期,我像母親一樣,勤奮持家,努力地刷碗、擦地板,認真地為婚姻而努力。奇怪的是,我不快樂,看看我的先生,似乎也不快樂。我想,大概是地板擦得不夠乾淨,飯菜燒得不夠好,於是我更努力地擦地板,更用心地做飯,但我們兩個人還是不快樂。直到有一天,我正忙著擦地板時,先生說:“老婆,來陪我聽一聽音樂。”我不悅地說:“沒看到還有一大半的地方沒有擦?”話一出口,我呆住了,好熟悉的一句話——母親過去經常這樣對父親說。我正在重演父母的婚姻,也重複著他們婚姻中的不快樂,一些頓悟出現在我的心中。

“你要的是什麼?”我停下手邊的工作,問先生。想到我父親,他一直在婚姻中得不到他要的陪伴,母親刷碗的時間都比陪他的時間長。不停地做家事,是母親維持婚姻的方法。母親用她的方法在愛父親,這個方法是給父親一個乾淨的家,卻很少陪伴他。而我也在用我的方法愛著先生,我的方法也是母親的方法,我的婚姻好像也在走向父母的故事。

意識到這一點,我立即停下手邊的活,坐到先生身邊,陪他聽音樂。我遠遠地看著地板上的抹布,像是看著母親的命運。

我問先生:“你需要什麼?”“我需要你陪我聽聽音樂,家裡髒一點沒關係呀。以後幫你請個鐘點工,你就可以陪我了。”先生說。

“我以為你需要家裡乾淨,有人煮飯給你吃,有人為你洗衣服……”我一口氣說了一串覺得應該是他需要的事。

“那些都是次要的呀。”先生回答,“我最希望你陪陪我。”

原來我白做了許多工,這個結果實在令我大吃一驚,我們繼續分享彼此的需要,才發現他也白做了不少工,我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愛對方,而不是用對方需要的方式。

此後,我列了一張先生的需求表,把它放在書桌前;他也列了一張我的需求表,放在他的書桌前。洋洋灑灑十幾項需求,包括有空陪對方聽音樂、有機會抱抱對方、每天早上吻別……有些項目比較容易做到,有些項目比較難,如“聽我說話,不要給建議”,這是先生的需求。他說如果我給他建議,他會覺得自己像笨蛋。我想這真是男人的面子問題。於是我學著不給建議,除非他問我,否則我就只是傾聽,連看到他走錯路時也一樣。

這對我實在是一條不容易走的路,但在需求的滿足中,我們的婚姻愈來愈有活力。累的時候,我就選擇一些容易的項目做,像“放一首輕鬆的音樂”,有力氣的時候就規劃“一次外地旅遊”。有趣的是,“到植物園散步”是我們的共同需求,每次爭吵之後去植物園,總能安慰彼此的心靈。其實這也可想而知,原本我們就是因為對植物園的喜愛而相知相惜,一起走入婚姻的,回到植物園就會回到多年前彼此相愛的心情。

現在,我知道了父母的婚姻為何無法幸福:他們都太執著於用自己的方法愛對方,而不是用對方的方式愛對方。自己累得半死,對方還感受不到,最後對婚姻的期待,也就因灰心而死了。

每個人都值得擁有一個好婚姻,只要方法用對,做“對方要的”而非自己“想給的”,好婚姻,絕對是可預期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