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稱沒教養,不如說是缺乏界限感

2019-03-02 04:36:12

1

星期天早晨陪大姐帶小侄兒去公園散步,因姐夫在家,所以他和大姐成為照顧墨墨的主力。我得了點閒在公園裡走馬觀花的瞎轉悠,轉累了在十二生肖雕像林下邊找了方石凳坐著看少林寺武術班的學生們習武。

正看得起勁,一個6、7歲左右的小男生正踢著球往我這邊來。想著以後我也要生個陽光帥氣愛運動的小伙兒,不料球往我這邊飛了過來,正好撞射在離我20厘米左右的浮雕牆上。小孩子踢球腳法難免失誤,所以也沒多想,繼續看公園裡的老老少少們你來我往的談笑風生......

突然,我的腹部被什麼東西給猛撞了一下。低頭一看,足球正從我腹部往下滾,滾到腳邊、又朝前滾去。

踢球的小男孩笑著跑過來撿球。看到剛剛那一幕,小男孩的媽媽邊走邊厲聲喊叫起來:“哎呀,你咋個在踢球,沒看到旁邊坐著人嗎?”腳邊還站著個2歲大的扎著倆羊角小辮兒的小妹妹,正雙手並用和棉花糖頑皮地糾纏著。

我沒把被踢到太當回事,沒等小男孩兒道歉,就寬容而大度地原諒了這件事:“沒事兒,沒事兒。”

剛原諒完,小男孩邊踢球邊回應了媽媽的責問:“球又沒長眼睛。”

媽媽一聽兒子不僅全然沒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還用這么一句話來搪塞,瞬間拉下了臉:“球沒長眼睛,難道你也沒長眼睛呀,你從哪兒學勒個沒教養的話?”

兒子繼續踢球,沒任何反應,媽媽的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氣急敗壞大力打了兒子一下:“剛跟你講話,你聽到了么得?簡直沒有一點教養。”

兒子被打也受不了了,順手還了回去。不過因為胳膊短,只輕輕拂到她媽媽的胳膊。他覺得不解氣,立馬轉身去打還在和棉花糖糾纏的妹妹。媽媽對此未作出任何反映,急急忙忙地又去處理吃得滿臉滿手是糖漿的妹妹。小男孩繼續踢球走了。

此事就這樣不了了之、被放之任之告一段落。後來小男孩的爸爸過來了,媽媽給他說了這件事,接著爸爸又把剛剛母子間的對話又重複了一遍,又強調了一遍教養問題。

2

我本是這件足球撞擊小事故的主角之一,結果完完全全成了旁觀者。細心的讀者會發現,在整個過程中母子倆都未對我說'抱歉''對不起''不好意思'這樣的話。雖然主觀上覺得被小男孩的球踢到並無大礙,但客觀上還是希望聽到道歉,畢竟我在公共空間裡被打擾到了。更何況公園浮雕是公共文化的一部分,也不應該拿來當練球場被球踢。

其實這位媽媽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教養,相信很多父母都如此。但在這件事情中,媽媽不知孩子為何表現如此,臉上滿是尷尬甚至覺得有些丟臉,在氣急之下給自己的孩子貼上了“沒教養”的標籤。如此的反向刺激絲毫沒有起任何作用,反而適得其反,刺激小男孩的逆反心理。他在沒有良好示範的情況下,受到苛責、又被否定,表現出無所謂、跟我沒關係的樣子。

何為教養?其實簡單說就是通過教育和引導,使之在行為中具備道德修養。道德修養是目標,教育和引導是途徑。很多時候,我們會不由自主地以為孩子生下來好像自帶教養一樣,所以常常用“教養”這一結果性質的詞語去評判他們的行為。其實,大部分時候孩子是伴隨著試錯經歷成長的,而如何在其第一次行為中正確引導尤為關鍵。

不知道小男孩做出如此反應是第一次,還是已經習得經驗的直接體現。但不管怎樣,要給孩子引導,嚴厲的責問批評和簡單直接的暴力威脅效果並不大。當孩子把球第一腳射向浮雕時,就應該清楚明白地向孩子說明以下信息:

其一,浮雕是供人們欣賞的,在此踢球容易被損壞;

其二,旁邊坐有人,有可能打擾、踢到甚至傷到他人;

其三,自己可以陪伴一起去找練習射門地方,一起練習。

既要說明不能踢的原因,還要重視和支持孩子踢球熱情,並陪伴他。不過很多時候,人們往往要等到事情更嚴重時才會做出反應。即便如此,如果在第一時間父母能牽著孩子的手過來道歉,並配合上述三點的話,或許也不會出現上述母子之間的博弈場面了。在此過程中,孩子需要我們極為耐心的引導以及陪伴,而非無畏的責罵、批評和暴力。

另外,媽媽不知道小男孩沒教養的話語和行為從何而來,言下之意“家裡從未教過,自己也從來不說”。但即便是孩子他依然有其社會性。當孩子的一次次行為被無意識的不了了之、妥協縱容,久而久之,小朋友自然而然地認為自己的行為理所應該、無可指摘。

以前經常坐火車往返於湖北四川兩省,尤其在寒暑假,車廂里小孩兒特別多。有些孩子在座位上大喊大叫、上躥下跳,不時還滿車廂張牙舞爪瘋跑。不少大人對此的態度小孩子是該調皮的年紀,不調皮哪裡可愛。所以就自個兒乾自兒的聽之任之、任其“自在”;有的大人臉皮薄點見旁人面露不悅和不耐煩,變了臉色厲聲責罵、甚至辱罵孩子。

我見過好幾個母親,因言語無法制止,立馬氣得上耳刮子。往往這兩種情況都無法終止小孩兒的行為,尤其是後者反倒會使局面一發不可收拾,愈演愈烈,孩子哭得撕心裂肺、不歇不止的。最後無奈只有用“要把孩子丟在火車上”相要挾才停歇了場面。看得讓人心有戚戚。

放任自由、聽之任之、不了了之的態度是未區分界限的無聲寵溺,而暴力、恐嚇、威脅、專制的方式則是未區分界限的極端和喧囂引導。而兩者都未直接、正面的向孩子說明在這樣的場合該如何正確行為。這樣無教的過程和不恰當的“教”又怎么能達到“養”的境界呢?

火車是一個密集的公共空間,生活中的諸多面相都在其中顯現,包括親子之間的“教養”問題。基本上,火車的擁擠、促狹、嘈雜會放人們放低、放鬆界限感。其實正是在這種時候,界限的區分顯得尤為重要。界限感不是疏離感、也不是對一切漠然視之,而是在不同的環境和和空間裡恰如其分表達對人與事的尊重並且不逾越。

而教養最重要的部分恰恰是對“界限”恰到好處的堅守。要想讓孩子明白的這樣界限,我們大人首先得有界限意識。

3

我的學生小牛的父母就十分重視對孩子界限意識的培養。有一次去三環外參加班級活動,因為自己沒有車,所以活動結束小牛的媽媽就邀我同車回城。一路上,大人小孩相談甚歡,氣氛融洽,眼看著要到目的地了。

這時小牛問我:“張老師,你回學校嗎?”

“我不回學校的。”我回答他

小牛立馬追問:“張老師,你為什麼不回學校啊?!”

當時我沒料想問題之後還有問題,還沒來得及回答,正開車的小牛的爸爸非常嚴肅且立場堅定地對坐在后座的小牛說:“ooo(全名),不要對張老師問東問西,張老師有自己的事情。”

坐在后座的小牛聽了的立馬停止了發問。接著小牛的爸爸又轉過來對我說不好意思。本來這件事非常小,按理我只需回應剛剛的問題,但轉念一想,這時會打破親子教育的良好契機和氛圍,而且更為重要的是,此時小牛爸爸給孩子強調的正是“界限”:即便兒子只有七歲,也不能突破界限去探尋他人的隱私。這個小細節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其實就我了解,在小牛家裡,爸爸一直如夥伴和朋友一樣陪伴小牛成長,而媽媽要要求要嚴格不少。但遇到上述原則性事情時,爸爸則非常有原則、不妥協與小牛交流與協商。

界限感不僅存在於小牛和我的師生間,還存在於其家庭中。

有一次邀請小牛父母寫一篇關於成長家庭的文章。小牛媽媽的一席話讓我非常贊同:“不知道是不是受西方家庭文化的影響(我自己是學英語出身),我支持並且努力維護家庭成員間的界限感。”據我了解他們非常堅定地在如此做:大人和孩子均有各自的私人空間,確定原則,相互尊重,不用蠻橫粗暴的語言或者行為暴力打破界限;並且在以身作則、身教重於言傳的規範下進行寬鬆、開放、民主、自主的教育。

所以很多時與其稱沒教養,不如說是缺乏界限感。儒家有句古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其實完成它並不難,而更難的是做到“己所欲者,勿施於人”。這句話和長期流行的“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簡直如出一轍。孩子的教養容易被父母也包括老師不同形式、顧左右而言他的“愛”之權威扼殺。

我還沒當媽媽,但深知養育孩子的艱辛。因當老師的緣故,接觸孩子多了,慢慢發現,當孩子做出跨越界限的事時,這時候我們要做的是:

其一,以身作則的身教,我們完全可以相信我們自身的行為相比於語言更能感染孩子;

其二,要清楚明確指導孩子其問題所在並給出合理建議;

其三,堅守原則和底線,不做無畏妥協,不讓問題不了了之;

其四,做孩子耐心的支撐和依靠;

最後但是非常重要的是,界限感的培養永遠不可缺失。

有了這些過程,我們自身才有資格去評判孩子有無教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