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美國總統還牛的中國賣菜女,靠賣菜捐了1000萬,崔永元都點讚!

2019-03-01 15:41:18

前段時間,崔永元轉發了一條微博,他說“社會上應該多一些這樣的人,我們都該爭取做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指的是台灣一個在菜市場賣菜的阿婆,陳樹菊。

如果我們還記得今年的多起性侵遇害,愛滋病患者報復社會,違法疫苗等事件,也許會理解為什麼社會應該多陳樹菊那樣的人。

圖片|馬英九為陳樹菊頒獎

陳樹菊賣了54年菜,累積捐了約1000萬新台幣(約220萬人民幣)。2010年,成為美國《時代》全球最具影響力百名人物,連歐巴馬、柯林頓、蘋果總裁都排在她後面。

但這1000萬背後,卻有諸多令人心酸的故事。

她也曾被命運之神所虧待,但她依舊選擇用一生去給予這個世界溫暖。

圖片|馬英九向陳樹菊買菜

01

“我明天要賣的菜貨已經批了,你代我去領獎吧”

2010年5月4日晚,紐約的“林肯中心爵士廳”,個子矮小的陳樹菊穿著一件蓮藕色的舊外套,一條簡單的牛仔褲和球鞋走上了紅地毯。走過紅毯時,她因為脊椎側彎、靜脈曲張、蜂窩性組織炎等毛病,走起來一瘸一拐。

那天與她同行的都是名流,有巨星Taylor Swift,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等。

這是陳樹菊出國參加《時代》周刊的表彰晚宴的情景,年過半百的她在此之前只離開過兩次台東縣。

圖片|美國《TIME》周刊“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排在第八位,陳樹菊美國領獎。

而在這之前,陳樹菊因為“怕無人照看菜攤”而拒絕去領獎,面對相關人員的請求,她說:“我明天要賣的菜貨我已經批了,現在你代替我去好了,真的。”

她心心念念的還是那個菜攤,即便是到了紐約,她第一件事也是逛當地的菜市場。

因為,她的菜攤不僅承載著自己的夢想,還有數以萬計的小孩子和需要幫助的人的夢想。

圖片|陳樹菊逛紐約菜市場

02

“ 不想讓別人因為貧困而經歷與自己相似的苦難 ”

她一人撐起了許多人的夢想,卻不知,這只是因為她經歷了太多,所以不願意再讓別人因為貧困而經歷與她相似的苦難。

陳樹菊13歲那年,她母親難產,需要做剖腹手術。但醫院必須要陳家交5000元保證金才肯動刀,在60年代,5000元是一筆巨款。

圖片| 1950年台東還屬於未開發土地

圖片| 陳樹菊家

陳樹菊至今心中仍憤懣,“五十年前我們家哪來的五千塊啊。”

爸爸四處借錢,等好不容易湊夠五千塊時。他來到醫院,母親已經去世了,包括腹中還未出世的弟弟。

全家人都沒有見到媽媽最後一面。

“媽媽一個人在寂靜、冷清、沒人管沒人照顧沒人理會的情況下過世了。”

她一想到這個,心中就一陣抽搐。

圖片|陳樹菊母親難產

母親去世了,陳樹菊退學幫襯家裡,13歲的肩膀,擔起了生活的重擔。

她保護著家人,尤其是可愛的弟弟,即便每日都很辛苦,她都沒有虧待弟弟。

那時,她每天都給弟弟們一塊錢買早餐,有一天,陳樹菊八點多回到家時,最小的兩個弟弟輕聲說:“姐姐,櫥櫃裡有面。”陳樹菊沒多想,很餓,就吃了起來。兩三天后,她奇怪弟弟怎會有錢買面,會不會是偷了錢。

於是,將兩個原本熟睡的弟弟拉起來暴打一頓。

兩個孩子跪下哭道:“姐姐,我們沒有偷錢,我們把你早上給我們吃早餐的錢留下來給你買面的,我們沒有做賊,嗚嗚嗚”

陳樹菊想哭,但哭不出來。

可這么懂事的弟弟,卻又因為“來不及”離開了,世界又讓陳樹菊重新面對一次這樣的經歷。

圖片|陳樹菊年輕時

當時最小的那個弟弟高燒不退,陳樹菊家裡花光了所有錢,不停借錢,受盡冷眼。幸好,陳樹菊的母校發動捐款,籌到錢後,就讓弟弟轉院到台大,但是已經錯失最佳治療時機,不久,弟弟就去世了。

那年,陳樹菊19歲,她開始吃素。在原本該結婚的年紀而選擇了照顧家庭,至今未婚。

她的每一個善舉,都是無數次的失望和痛苦凝練而成,也正因如此,她的善舉也才彌足珍貴。

03

“ 錢在不需要的人手裡,只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 ”

她說過一句話:“錢在不需要的人手裡,只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

賣菜的勞累,並不是為了讓自己生活變好,而是讓更多有需要的人生活變好。

賣菜五十幾年,她幫過很多孩子。當年一次偶然的機會,陳樹菊接觸到一家兒童福利院,那裡有許多缺少關懷、遭受家庭變故的身心障礙兒童。

圖片|陳樹菊善款基督教“阿尼色弗兒童之家”

之後,她開始幫助這些孩子。她算過,如果每天捐100台幣,能照顧到3個小朋友。她按自己的能力領養了幾個孩子,不久,又給這家福利院捐助了100萬台幣。

當時的院長說:“她最令人感動的地方,就是一元、五角;一角、兩角,一點一點慢慢累積,再捐出來。”

陳樹菊只是淡淡地回應,“那種高興,我不會形容,我只知道很舒服,很快樂,幫了人,那一天就很好睡。”

圖片|陳樹菊與佛光學院學生合影

如今這些孩子,有的已考上了大學、參加了工作。

而她捐的最大一筆善款是給母校仁愛國小。她捐450萬新台幣的巨資,在仁愛國小建了個圖書館,那是台東地區國小里惟一一棟三層圖書館。

這並不是她第一次捐助仁愛國小,1997年,她就捐助了100萬台幣,設立一個急難救助基金,希望在緊急時可以幫到需要幫助的兒童。

圖片|陳樹菊善款給仁愛國小建的圖書館

她說:“我不想求助無門的情況,再次發生在任何一個小朋友的身上。”

她無意要感動世界,她只是單純地喜歡做慈善。

正如李安所說:“陳樹菊最令人津津樂道之處,是在她的單純與慷慨。單純,使她的慷慨令人驚艷;慷慨,使她的單純發人深省。”

圖片|陳樹菊文教基金會籌備處

04

“ 我對物質的欲望不是很高,能省一點是一點 ”

BBC曾專訪過陳樹菊,稱她為:世界上最看不出來的,也是最謙卑的慈善家。

確實,剝去慈善的外衣,陳樹菊就是菜市場最常見的賣菜阿婆。

一年中,除了除夕那天休息,她從凌晨的三點,到晚上的八點,從天色灰濛到夜幕星河,都固守在菜攤上。

凌晨3點去進菜。她一瘸一拐地走在蔬菜堆中,熟練地拿起一顆白菜,輕輕拍一下,拋起來掂著重量。每種蔬菜都親手確認後,才會買下來,拿到菜市場販賣。

到了早上10點,菜市場人滿為患,陳樹菊忙得不可開交。

“50元3把(菜);今天的豆子不錯,要不要看一看?”

“生日吃苦瓜不吉利喔,你買這個菜,回家煮排骨湯好了。”

她的一日三餐,幾乎都在菜攤上吃的,午飯是醬油、豆腐乳拌飯;忙起來,就買一個便當,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後來賺了錢,也依然不變。

她說道:“我對物質的欲望不是很高,能省一點是一點。”

下午5點後,人流散去,天色漸暗,許多攤販都收攤打烊,陳樹菊的攤位卻亮起了燈。

她說:“能賣多一把就多一把。”

在昏黃的燈光下,她邊說邊摘掉青菜枯黃的葉子,降點價再賣出去。這樣,就能多賺一點錢,可以去幫到更多的人。

晚上8點,她才下班回家,像往常一樣,只留下100塊新台幣(22塊人民幣),其餘的都裝進床底的那七八個紙袋裡,裝滿之後,再把這些善款捐出去。

然後帶著疲憊而滿足的身體睡在地板和長條凳上,這是她長久以來的習慣。因為這樣不會睡得太沉,能在三點準時起來,去進到最好的蔬菜。

如此,幾十年,如一日。

她用這一袋袋小錢,做了許多多大事。這一點點積攢下來的慷慨,到最後就匯聚成巨大而溫暖的善良。

在做慈善這件事上,她一直是慷慨地給予著最大的熱情,但是在自己身上,卻是無限度地壓縮著自己的欲望。

05

“姑姑賺來的錢,以後都會捐出去,不會留給你們”

五十幾年,日積月累,陳樹菊終於不再窮,也不再懼怕家人因為窮而離開自己,但她從沒有想過,要把這筆財富饋贈給家人。

因為她聽過了太多家人因為家產反目的事,所以,對於三個視如己出的侄子,她直言道:“姑姑賺來的錢,以後都會捐出去,不會留給你們。但是姑姑會幫你們學會賺錢的本領。”

侄子很小的時候,她就來菜市場幫忙,教他們賣菜之餘,還教他們如何識人,交友,做人。

有一次,兩個侄子幫她看攤子,陳樹菊去趟洗手間。客人來問菜價,兩個孩子不知道,於是其中一個偷偷繞到別的菜攤,問了同樣的菜的價格,回來報價給客人。

但是,他們從陳樹菊身上學到最多的一點,是對於金錢的態度。那是一種“節儉”的態度,該花的地方就花,不該花的地方就絕對不花,買東西就貨比三家。

侄子們工作後,都不約而同地感慨,“姑姑,奇怪,你教我們的都有用到,學校教的都沒有用到。”

現在,陳樹菊開始了一個新的“1000萬”計畫,她還打算繼續賣菜,繼續攢著她的錢,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她說道:“生活最好的方式,就是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情。活一天,做一天,做到最後一天,這樣我才活得最自在!”

如果世上真有溫暖的人,一定是這樣單純、善良、又充滿愛心。

這樣的人,不必身家萬千,不必捨身取義,也不必完美無缺,他可以是個凡人。

他見過這個世界的殘酷,但他沒有亮出他冷冰凍的刀刃,而是舉起火把,給予光和熱。因為舉起的火把,他收穫的,也必定是目之所及的光明和溫暖。

心中如有愛,胸中自然滿天星輝。

就如陳樹菊所說:“看他們快樂,我也比他們更快樂。”

一個人真正的成長,是世界待之以痛,他仍報之以歌,在認清生活真相後,依舊熾烈地熱愛著生活。

願你能被世界溫暖對待,也願你能溫暖對待這個世界。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來源於網路,圖片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