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拼”時代寶玉拼了啥

2019-02-26 23:46:25

活在“拼”時代寶玉拼了啥

發布時間: 2012-11-27 16:57

來源: 北青網

.h1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240%; MARGIN: 17pt 0cm 16.5pt; FONT-SIZE: 22pt; FONT-WEIGHT: bold}.h2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173%; MARGIN: 13pt 0cm; FONT-SIZE: 16pt; FONT-WEIGHT: bold}.h3 { PAGE-BREAK-AFTER: avoi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173%; MARGIN: 13pt 0cm; FONT-SIZE: 16pt; FONT-WEIGHT: bold}DIV.union { LINE-HEIGHT: 18px; FONT-SIZE: 14px}DIV.union TD { LINE-HEIGHT: 18px; FONT-SIZE: 14px}

有首流行老歌叫“愛拼才會贏”,“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拚”。如今是個“拼”時代,拼爹,拼孩子,甚至還有拼老婆的,真的都是為了“贏”嗎?

《紅樓夢》里寶二爺生活的時代,比如今更拼。舊社會、封建時代,等級森嚴、強分尊卑,不拼怎么行?比如王夫人靠寶玉“拼”未來,賈政對寶玉的“不類父”就恨得牙痒痒,當寶玉在清客面前拽了文,賈政又有些“自得”,這都是典型的拼孩子。而榮寧二府之所以無限榮光,誰又能說不是“我爸是李剛”的最好詮釋呢?

■“拼爹”古時被稱為“餘蔭”

這是一個必然趨勢。拼爹,拼的是父輩手裡的錢與權,這在古代被稱為“餘蔭”。有個好爹,可以高消費,錦衣玉食;可以找個好工作,頂替、接班或謀個官做;可以找個好對象,名門貴媛,富家千金,可以放眼挑;犯了事,也能化險為夷。

一切坐享其成,凡事無所顧忌,也就應了那幾句嘲諷寶玉的話了:“富貴不知樂業”、“可憐辜負好韶光”。

看賈府那一幫公子哥兒,每天都在幹啥?哪個不是將爹“拼”到了極致?這么拼下去,不“於國於家無望”才怪,到頭來趨勢昭然,敗家了,還不是坑爹?寶玉似乎還好點,除了有享樂的毛病之外,並不以有個“好爹”為榮,基本沒怎么“拼”,反而處處跟他那個爹對著幹。如果這也算坑爹的話,我建議寶玉多坑一坑,不要緊的。

■“拼孩子”古時叫“光宗耀祖”

再說“拼”孩子,在古代叫“光宗耀祖”,目標很明確,手段也很到位,叫“恨鐵不成鋼”。

賈政的目標是希望寶玉“先把《四書》一氣講明背熟,是最要緊的”。咋個要緊呢?背熟了《四書》是參加科考的前提,寶玉若中了舉,他老子臉上有光。偏偏寶玉有牴觸情緒,不讓他老子“拼”,還尖銳諷刺熱衷功名的人(他老子也是)是“沽名釣譽之徒”、“國賊祿鬼之流”,於是,就有了屁股挨打那一幕。“逼淫母婢”只是表面的“一宗罪”罷了,骨子裡還是因為寶玉不讓“拼”。

當然,如果賈政恨自己這塊鐵不成鋼,我想這個可以有,他若是煉成了金剛石,無須“拼”孩子,寶玉一準兒不會把他當黑炭。

■學寶玉,“拼”自己

關於寶玉形象的叛逆、追求人格平等、性情自由等等,紅學家們說得太多,我就閉嘴了,只引用他說的兩句話。

寶玉曾說:“可恨我為什麼生長在這侯門公府之家,綾錦紗羅,也不過裹了我這枯株朽木;羊羔美酒,也不過填了我這糞窟泥溝。富貴二字真把人荼毒了。”這表示他原本就沒打算拼爹。他只企求隨心所欲、順其自然:“我此時若果有造化,趁著你們都在眼前,我就死了……隨風化了,自此再不託生為人,這就是我死的得時了。”

這些話聽起來固然傷感和虛無,不值得如今的年輕人去學。但寶玉畢竟是古人筆下的文學典型,有時代局限,他無法找到正確的人生出路,這樣說,可以理解。實際上,概括寶玉到底“拼”了啥,一句話就夠了:拼爹,不如“拼”自己,“哪管世人誹謗”。這就是寶玉留給我們的可貴价值觀。

今天的年輕人學寶玉,“拼”自己,要學他積極的一面,比如讀自己喜歡的書,愛自己所愛的人,做自己認為值得去做的事,在活出精彩的同時,選擇一條適合自己的路。活在父輩的“餘蔭”里,或者把希望寄託於將來“拼”孩子,恐怕都對不住自己那年輕澎湃的小宇宙。

在“拼”風盛行的時代,奉勸賈政之類的家長,“拼”孩子,也不如“拼”自己,拼一拼自己的學養、氣度,以及對家人、對社會的貢獻,給孩子們樹個好榜樣;年輕人更要牢記,“拼”自己,才會贏,千萬別淪為“拼爹族”,讓自己活得抬不起頭來。

■文/趙炎

歡迎光臨木柳書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