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北領地帝王谷,紅土沙漠中的“迷失之城”

2019-06-05 21:16:50

帝王谷(Kings Canyon),又稱國王谷,位於距離烏魯魯300公里、愛麗絲泉460公里處的喬治吉爾山脈(George Gill Range),這個地表裂開深入地下270米深的巨大的峽谷不僅是澳大利亞景色最壯觀的峽谷,也是可以欣賞到世界紅中心最壯觀景色的代表地之一。帝王谷岩石的顏色從乳白色到深紫色非常豐富,因此這裡又被稱為“澳大利亞的大峽谷”。在澳大利亞中部平坦的沙漠上突出一塊方圓8公里的岩石山脊,山脊中間由於地殼運動而裂開,岩石顏色緋紅,形狀似刀劈一般,非常神奇。

帝王谷所在的這一帶被澳大利亞政府命名為“瓦塔爾卡國家公園”,在公園的入口有一座管理站,從這裡可以領取到徒步旅行線路的地圖,一日游的徒步旅行線路有兩條線路可供選擇:一條是帝王谷峽谷漫步線路,途中會登上峽谷最高處,並繞峽谷一周,所需時間是3~4小時(全程6公里);另一條是峽穀穀底漫步線路需要大約1個小時的時間(全程1.5公里)。我們走的是備受推薦的帝王谷峽谷漫步,這條線路不僅可以深刻的感受澳大利亞大峽谷壯觀的景色,還可以看到因風化形成圓拱形狀的“迷失之城”,以及沙漠中羊齒類植物和椰樹等植物群生的花園,既可以充分領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能感受充滿神秘色彩的世界紅中心。

在到澳洲的帝王谷之前,在國外我只是在土耳其卡帕多西亞的峽谷徒步過,不過那次的經歷並不十分美好,因為走到一半就開始下雨,沒帶雨具的我只好和土耳其嚮導合用一把傘,別說是看風景了,光看著腳下的路不滑倒已經算是不錯了。所以在沒有去到美國西部之前,作為理想上的“峽谷控”現實中的“峽底之蛙”的我決定把到目前為止自己最難忘最美好最刺激的峽谷經歷全體獻給帝王谷。不知是否和性格有關,旅行中我一直偏好遊歷大氣的自然風光,所以主觀上不會錯過任何峽谷徒步的機會,這種帶點刺激的探險經歷莫名的讓我精神亢奮,再怎么走都不會感到疲憊,帝王谷這幾公里的路我走的就跟一強迫症患者似的,看到什麼都想要研究一番然後按動快門咔嚓一下最後感嘆一聲才肯走人,看到石縫中頑強生長的小花感嘆生命的頑強,看到荒漠中枯死的樹木噓唏生命的脆弱。可能真正迷戀這種行走方式的原因正是因為那些不經意間的小細節會觸動我原本表象的膚淺的思考方式,繼而深深影響甚至顛覆以往自我認定的世界觀,這是回歸城市生活後不可能達到也不可能觸及的轉變,從未想過旅行中一些“微不足道”最終變得如此意義深遠。貌似離題了,還是開始世界紅中心的帝王谷之旅。

當天天還沒亮我們就從酒店驅車出發趕往帝王谷,看這霞光預感應該是個好天氣。

來到帝王谷後發現這么大的一個國家公園居然不收門票!真是難以置信,這讓國內一些戇景點動不動就上百的門票情何以堪吶?!

枝椏上一輪彎彎的月亮尚清晰可見。

曾經那么努力的生長、生長、再生長最終還是逃不過枯死的命運,對北領地沙漠油然而生出一種敬畏。

前面是死氣沉沉的枯木、後面是鬱鬱蔥蔥的綠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或許後者也難逃前者的命運,但紅沙漠中的生命在不斷的輪迴,始終會有帶給人力量的生命存在。

幾億年前帝王谷這一帶曾是汪洋大海,岩石上都是被海水沖刷過的痕跡。

點擊可看全景大圖:

一個膚色與周圍岩石顏色一模一樣的傢伙出來曬日光浴,一動也不動,一度讓我以為它已壯烈犧牲。

烏魯魯中文旅遊的歐文大哥是我們的嚮導,他告訴我們這裡曾是億萬年前海底的入口。

跨越龍王家的大門眼前豁然開朗。

帝王谷在初升太陽光的照射下漂亮極了,能看到這樣一叢草的地方實在不多,它們要比幸運的生長在陽光雨水都充足的熱帶雨林的那些物種要堅強的多。

我老覺得這些石頭上的緋紅色是染上去的,總愛用手摸一摸岩石,然後攤開手掌看看手上有沒有留下點紅色的粉末...

地上顯露出一具遠古時代的海洋生物化石(不知道是啥物種),以前從知道喜馬拉雅山原來是海底的時候就一直覺得地殼運動是一項很神奇的運動,居然能把最低的地方運成最高的。這次我又再震驚了一次:自己身處的這個不著邊際的紅色沙漠以前居然是海底?!!實在是無法想像,求穿越驗證。

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我就想:啥時候能有3D相機就好了,不然怎么顯示出這張照片的驚險程度呢?腳下就是筆篤直的萬丈深淵,我看到新浪澳大利亞專題中有我的這張照片,備註是“勇敢的女孩”,其實我一點也不勇敢,很怕死,反正當時怕的要命,生怕有一陣怪風把我給掀下去了。photo by @iceque

如果我虛偽,這張照片的台詞就是——“氣定神閒,篤定泰山”photo by @北角山妖

整個帝王谷最精華的部份來啦~~

令人窒息的壯觀!我太愛這個地方了!!

知道為啥上面兩張峽谷切口那么平整不?就像拿刀切的一樣。是因為雨水不斷滲入岩體,岩石從上到下裂開,最後轟隆一聲整一塊岩石掉進峽谷,就是我們眼前看到的斷裂平整的橫截面。白色的岩體表示比較新,而深色的就表示已經斷裂很久了。下圖這塊三角形的岩石預計在2014年倒塌,旁邊豎了一塊警示牌提醒遊客不要站在上面,我還用腳去蹬了一蹬,沒反應,還是2014年以後再來看看它究竟還在不在吧。

這一個個圓拱形的岩石堆都是風化的產物,很奇特,從遠處看就像一座座房子,所以也叫做“迷失之城”。

幾個在“迷失之城”中迷路的孩子

帝王谷中偶爾會看到這種梳著雞冠髮型的小鳥,不知道學名叫啥。

還是老外有創意,一拍腦袋上去擺了個衝浪的造型。

這裡一定是以前海底的漩渦,要不怎么只有中間這一塊岩石呢?(沒有科學考證,我瞎猜的)

剛看到這兩棵樹的時候發現它們一黑一白挺有意思的,後來才發現,原來不僅僅是白與黑,而是生與死。

在帝王谷感觸最多的就是生命,這在平時基本不會去想,旅行的好處之一就是讓我思考平時不會去想的一些問題,所以每一次旅行都會經歷一次成長。

撅著屁股仿佛在送客:恭送各位大爺,歡迎再次光臨帝王谷

帝王谷除了有一天的徒步線路還有一條兩日的徒步線路,要自帶帳篷和一些野外生存工具,如果要走這條線路公園管理人員會先檢查你是否帶了帳篷,如果基本裝備齊全才被允許進入,當然萬一碰到不測受傷或者遭遇意外,可以求助國家公園的SOS緊急救援中心,途中有對講機的小亭子,呼救完畢之後就有直升機來救你了,甭指望你的手機,裡面根本沒信號!

下山的路。

這個大鬍子就是發現帝王谷的人,還有那22公里徒步線路的一些注意事項,相信走過帝王谷的人和我一樣,最後到達終點看到這個22公里徒步線路心裡也會覺得很痒痒的……以下是北領地旅遊網站上對這段線路的一些介紹:

蓋爾斯徑(Giles Track)是帝王谷和凱薩琳泉(Kathleen Springs)之間的一條極具挑戰性的徒步路線,全程 22 公里。沿途充滿令人印象深刻的自然奇觀、遠古原住民的藝術和文化。蓋爾斯徑適合體力充沛、裝備充分且經驗豐富的徒步者。所有食物、水和睡眠用具均需隨身攜帶。儘管路徑標有紅色箭頭,但所有徒步者仍應攜帶地圖和指南針。蘆葦溪 (Reedy Creek) 露營地距國王峽谷 8 公里,是個很棒的露營點。它有一個很適合遊泳的水洞,而且還是各種本土野生動物的家園。蓋爾斯徑也可從里拉停車場 (Lilla Carpark),經由廷吉特·廷吉特·斯泊 (Tjintjit Tjintjit Spur) 到達。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