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讀】美專家:不管誰當選,都會有50%的人恨新總統

2019-03-09 04:15:29

【俠客島按】

正當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兩黨候選人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俠客島應邀參加了一次講座。這個由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舉辦的研討會,邀請到了美國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來談美國大選。

作為年輕而資深的中美問題研究專家,戴博被基辛格譽為“後生可畏”。這次講座全程用中文演講,以一個美國政治觀察者的立場,也是一個普通美國選民的立場,解讀了兩位候選人。他說,很多美國人感到非常失望,覺得這次大選是“矮子裡拔將軍”,兩個候選人都糟糕得很,他們對美國未來感到迷惘。

對於這次大選會不會影響中美關係?戴博認為影響不大,任何一個領導人上來都必須正面中美關係現狀。

島叔問了新近發生的維基披露1.9萬封黑客盜取的民主黨內部電郵事件,戴博覺得這事也就這么個樣了,不會產生多大影響,就像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婭被爆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抄襲“第一夫人”米歇爾演講一樣,炒一陣,很快就風平浪靜。感情是“破罐子破摔”啊。

今天推薦的是現場的演講實錄。比較長,但很有料。

1、不同

今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和歷來的美國總統選舉不同。多數的美國人歷來信仰耶穌教,所以他們很容易相信世界末日來臨。今年的“末日來臨”感,或者像歐巴馬說的“美國中心可能要崩潰”,感覺是比較突出的。

今年的總統選舉有什麼不同呢?

第一,相當多的美國人,開始對美國的制度是否堅強或者脆弱有了疑問。他們不知道美國能不能保持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或者“唯一不可或缺國家”的身份。這是在上星期歐巴馬在一次追悼儀式上講的。美國的種族衝突和社會暴力,把我們民主的一些斷層線看得太清楚了。美國人歷來很外向,很有自信心,但現在美國人還有這種自信心嗎?我不知道。今年很大的不同就是兩黨分裂、民族的分裂。

第二,這次多數美國人對兩個候選人都有負面的印象,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沒有先例。

民調顯示,最起碼64%的美國人對特朗普有消極負面的印象,54%左右的美國人對希拉蕊柯林頓也沒有太好的印象——而正式競選還沒有開始。很多人都預測,總統選舉中很多話語、活動會比較骯髒。今年,50%以上的民主黨員說之所以投希拉蕊的票,不是因為積極支持希拉蕊,而是因為反對特朗普;50%以上的共和黨員說他們會投特朗普的票,但並不是因為支持他,而是他們恨透了希拉蕊。這是一個新的現象。

美國總統選舉是一個大實驗。250年來,這個實驗比較成功。可是,人類的實驗應該有一個核心的問題,就是如果一個大國把個人的利益排第一,會怎么發展下去。正常條件下,美國不打仗,或者沒有致命威脅的時候,在美國,人比國重要。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都要做出決定,平衡穩定和自由、集體權利和個人權利。

相對來講,美國更強調個人主義和個人利益,中國是強調穩定的。美國總統選舉是全國政論,中國人說美國選舉很亂,像部鬧劇,沒錯,我們承認,也不怕這些批評。美國的總統選舉不和諧,我們是故意的不和諧,我們的選舉比較亂,比較危險,也有一種興奮感,因為是人人都可以參加這個比較亂的過程。

川普

在中國要入黨,要經過一個比較刻苦而漫長的過程來申請。而後要受黨的紀律約束,黨的組織部和人事部的決定你的生涯。美國人入黨不是一件大事,就是上某個黨的網站,點一個加入的按鈕就可以了,沒有任何意義。我可以登記為共和黨,但同時可以投民主黨的票,沒有問題,我們投票都是匿名的。所以,在美國沒有所謂黨的紀律這一套。換黨也很容易,希拉蕊柯林頓年輕時是共和黨員,特朗普1999到2002年期間換黨七次,沒有關係,還是可以做候選人,黨的概念不太重要。

特朗普這個人的特點是什麼呢?他的口號,紅色的帽子上寫上的一個“讓美國再偉大起來”。另外兩個,將來要搞美國主義,絕不是全球主義;而且他也號稱是能夠保證美國的法治和社會秩序的領導人。這都讓美國人想起尼克森接受共和黨的提名的演說。

特朗普的公眾形象美國人都很熟悉。這個人很自大,自信心很高,很多美國人也一直批評他財大氣粗,像自大狂。所以一年前他宣布要做候選人的時候,是全國的笑柄,包括共和黨的專家都估計這個人沒有門,美國選民不可能把他選到共和黨的候選人位置上。

我們都低估了特朗普,不管你怎么看他。他在預選和初選過程中所得的共和黨的選票,比歷來任何一個別的共和黨的候選人所得的票數都多。他也說服了原來很多不怎么參與美國政治的人都出來積極的支持他。他的骨幹支持者,是年紀比較大,教育水平和收入比較低的藍領工作者。他需要70%的美國男人11月份投他的票,才能打敗希拉蕊;需要90%的登記為共和黨員的人都投他的票才有希望。

為什麼特朗普這樣成功?就是因為共和黨員支持他這一立場。73%的共和黨員也說,不允許信仰伊斯蘭教的人移民到美國來;90%的共和黨員說應該把已經在美國的1100萬的移民趕走;80%的共和黨員說就要建立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牆。

當然也有很多人批評特朗普,說他無知,說他搞的是美國主義而不是全球化,是他是自我孤立、本土主義、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說他吸引這么多人可以來投票,是譁眾取寵,蠱惑人心,給了美國人一個恐懼感,一些話語則間接刺激他們的種族歧視。甚至有非常有名的一個在報紙寫社論的人,標題就是“法西斯主義是這樣到美國來的”。

希拉蕊

但是民主黨的候選人也有足夠的爭議。

針對特朗普,希拉蕊講,“美國一直很偉大,我們面臨的挑戰是怎么讓美國完整,我們不應該建立這些圍牆,而應該把美國人和人、民族和民族、階級和階級之間的障礙物拆掉”,這是我們的目標。

希拉蕊告訴美國人投票是為了什麼,說最大的優點是她很能幹,有很多經驗:美國第一州的第一夫人、美國國家第一夫人、紐約州的參議員、國務卿……歐巴馬說,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資格那么高的候選人。意思是說,她很懂得美國立法、制定政策的過程,她很懂得、也很喜歡這些細節。

所以,希拉蕊要故意產生對立。特朗普作為白馬王子和救世主,是憑藉他對美國一部分選民的利益承諾來做總統的;希拉蕊沒有這樣的魅力,她的口才和說話的方式沒有柯林頓和歐巴馬那么厲害,也沒有令很多人喜歡,但她非常懂美國政策的細節,而且她承諾會繼續深化和改善歐巴馬的很多政策,這樣可以引來美國的自由派、一些民主黨員、包括美國少數民族的投票。

如果你看共和黨在俄亥俄州提名代表大會,多數人不是說特朗普多么好,而是希拉蕊多么壞;“邪惡”,甚至說她不應該是總統應該是囚犯,應該鎖在監獄裡,也有一些最誇張的人說應該判死刑,這樣話語是前所未有的。

除了這些之外,希拉蕊有可能她變成美國的第一位女總統,這是有歷史意義和劃時代的機會。這裡我講我自己一個非常主觀的看法:美國人三十年來很熟悉希拉蕊,我覺得很多美國人早就忘記了她的性別,男不男,女不女,只是希拉蕊。但我估計,正式提名後,很多人會想起,希拉蕊原來是女性。我覺得美國人會記住這是歷史性的機會。

希拉蕊的問題呢?批評希拉蕊的民主黨人說,希拉蕊不夠左,她對美國的弱勢群體的同情心太低了,美國人也最擔心貧富懸殊的問題。

這就是為什麼信仰社會主義的桑德斯能夠在初選中這么成功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說美國是越來越不平等的社會。美國的基尼係數只比中國好一點點,但也是10%最富有的人擁有全國資產三分之一左右;而且中國和美國民調中,最擔心的問題不是別的人的錢比我多,最反對的是有錢人不公平地掙他們的錢,因為他們的人脈好,權貴可以操作賺大錢。批評希拉蕊的民主黨說,她是為華爾街說話的,共和黨批評她說她腐敗、撒謊、不可靠,說她的誠信度很低,而是她面臨的最大的問題。

特朗普雖然吹牛吹得很厲害,很多人覺得他說話很粗魯過分,但多數美國人,包括他的反對者,都覺得特朗普信什麼就說什麼,就是因為他是這樣的人而說話;但只有33%的人相信希拉蕊說的話是她心裡的話,70%左右的美國人覺得她都是經過政治考慮而說話的。

美國最好的一個網站,民意調查算法中全美國最厲害的,今天早上說希拉蕊打敗特朗普有58%的希望,特朗普是42%;而一個星期前,希拉蕊是65%,特朗普是35%。

變化

現在,很多州願意投民主黨的票,這和美國人口結構變化有關。

1980年,美國里根當選為總統的時候,88%的美國選民是白種人,只有2%是拉丁美洲裔的選民;2012年歐巴馬當選的時候,只有72%的美國選民是歐洲裔或白種美國人,10%是拉丁美洲的,還有在美國亞裔的新移民,都是偏向於投民主黨的票。到2045年,歐洲裔的美國人占50%以下,美國人口結構變化將非常大。

現在,87%的拉丁美洲裔的美國人不支持特朗普,70%的美國的女候選人反對特朗普,86%的非洲裔的美國人也反對特朗普。如果我們分析最近五個總統選舉的話,最準確的一個因素是,如果在職總統全國支持率高於50%,那么80%的機率在職者所代表的黨會贏得白宮,而現在歐巴馬的支持率高於50%。

另外,美國總統選舉有一個說法是“選舉看錢包投票”,如果選民覺得有足夠的錢就投在職黨,如果覺得少一些就投在野黨的票。現在是美國歷史上第四次復甦,美國公司股價是歷史性高峰點,失業率低於5%,通貨膨脹比較低,美國人的平均收入逐漸有所上升。

但最近一個民意調查說,只有21%的美國人覺得美國基本方向是正確的,72%的美國人覺得美國早就走錯路了。他們非常害怕美國的長期衰落,越來越多的家長會覺得他們兒女的生活水平會低於自己。每一代美國人總是相信,自己的孩子的日子要比自己的好過,但現在美國人沒有這種自信心。

我自己也擔心美國社會和政治的分裂。到了2017年,從就職第一天,最起碼50%的美國人會恨新總統,覺得ta沒有資格當總統。希拉蕊和特朗普都沒有辦法解決美國的兩極分化。當然我不是太悲觀,因為美國的多樣化、言論自由、自我的再創造力非常高。美國歷來有一部分人會說美國已經崩潰了,每四年都有一部分人這樣說,所以,美國的適應力很強。言論自由最大的好處是你可以聽取很多不同的見解,這樣一個國家比較容易當好自己的“心理醫生”,對自己的症狀做出正確的診斷。不過,最起碼美國的兩極分化問題,2017年以後還會繼續下去。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