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部世界名著你讀過多少?

2019-03-15 18:59:43

幸福的家庭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部好作品往往有一個令人難忘的開場白,喜歡讀書的你是否還記得這30則經典巨著的開場白呢?

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想娶位太太,這已經成了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

簡·奧斯汀:《傲慢與偏見》(1813)

幸福的家庭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列夫·托爾斯泰:《安娜·卡列尼娜》(1878)

這是最美好的時代,這是最糟糕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頭,這是愚昧的年頭;這是信仰的時期,這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這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正直下地獄。

查爾斯·狄更斯:《雙城記》(1859)

四月間,天氣寒冷晴朗,鐘敲了十三下。

喬治·歐威爾:《一九八四》(1949)

(來源:壹心理網www.xinli001.com)

那是一個古怪、悶熱的夏天,就是羅森博格因間諜罪名被處死的那個夏天,我不知道我在紐約乾什麼。

西爾維婭·普拉斯:《鐘形罩》(1963)

你要是沒讀過一本叫做《湯姆索亞歷險記》的書,你肯定不知道我是誰,不過這沒關係。
這本書的作者是一個叫馬克·吐溫的人,他大多講真話。

馬克·吐溫:《哈克貝里·費恩歷險記》(1884)

你要是真想聽我講,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麼地方出生,我倒霉的童年是怎樣度過,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幹些什麼,以及諸如此類的大衛科波菲爾式廢話,可我老實告訴你,我無意告訴你這一切。

J.D.塞林格:《麥田守望者》(1951)

他們說,當麻煩接踵而來的時候,白人也會這樣。

簡·里斯:《藻海無邊》(1966)

在我年輕、幼稚的時候,父親曾給了我一番教誨,我一直銘記在心。每當你想要批評別人的時候,他對我說,你就記住在這世界上不是人人都享有過你所擁有的優越條件的。

弗·司各特·菲茨傑拉德:《了不起的蓋茨比》(1925)

往事猶若異鄉:他們在那裡做的事情都不一樣。

L.P.哈特利:《一段情》(1953)

一天早晨,格里高爾-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

弗蘭茲·卡夫卡:《變形記》(1915)

就叫我以實瑪利吧。

赫爾曼·梅爾維爾:《白鯨》(1851)

太陽照常升起,一切都沒有改變。

塞繆爾·貝克特:《墨菲》(1938)

這可是實實在在的一見鍾情。初次相見,約塞連便狂熱地戀上了隨軍牧師。

約瑟夫·海勒:《第二十二條軍規》(1961)

布魯克小姐的姿色,在素淡的衣衫襯托下,反而顯得格外動人。

喬治·愛略特:《米德爾馬奇》(1871)

所有的孩子都會長大,只有一個例外。

詹姆斯·馬修·巴利:《彼得潘》(1911)

在某些情況下,生活中很少有比把時間用在名為下午茶的儀式上更令人愜意的事了。

亨利·詹姆斯:《一位女士的肖像》(1880)

洛麗塔,我生命之光,我慾念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洛一麗一塔:舌尖向上,分三步,從上顎往下輕輕落在牙齒上。
洛。麗。塔。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洛麗塔》(1955)

這是不可避免的:苦杏仁的味道總是讓他想起注定沒有回報的愛情。

加布里爾·加西亞·馬爾克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985)

他們在外頭。穿白色制服的黑男孩們起得比我早,他們公然在大廳里性交,然後在我能抓到他們前把大廳都擦乾淨了。

肯·克西:《飛越瘋人院》(1962)

我是一台被動的相機,開著快門只記錄不思考。

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再見,柏林》

埃爾默·甘特利喝醉了,醉得胡話連篇,洋相百出,動不動還找人吵架。

辛克萊·劉易斯:《埃爾默·甘特利》(1926)

一頂綠色的獵帽卡在隆起的頭部。

約翰·甘迺迪·圖爾:《笨伯聯盟》(1980)

寒冷遲疑地從大地上退去,隨著薄霧逐漸散開,可以看見一支軍隊分散在山坡上睡覺。

史蒂芬·克萊恩:《紅色英勇勳章》(1895)

那一天我外婆發怒了。

伊恩·班克斯:《烏鴉公路》(1992)

這位國小教師就要離開村子了,人人都似乎有些難過。

托馬斯·哈代:《無名的裘德》(1895)

那天,出去散步是不可能了。

夏洛特·勃朗特:《簡·愛》(1847)

今天,媽媽死了。也許是昨天,我不知道。

阿爾伯特·加繆:《局外人》(1946)

他是個獨自在灣流中一條小船上釣魚的老人,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一條魚也沒逮住。

歐內斯特·海明威:《老人與海》(1952)

故事中的所有一切,或多或少都發生過。

庫特·馮內古特:《第五屠宰場》(1969)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