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里的交通要地-漢中 | Booker不客

2018-09-20 14:11:13

諸葛亮曾在隆中勾畫出三分天下,北伐中原的宏偉藍圖。當時,他年僅二十七歲。

公元228年春,諸葛亮進軍漢中,與司馬懿對峙,開始了漫漫北伐路。這時的諸葛亮已經年過半百,“克復中原”的計畫由提出到實施,也已經過去整整二十年。

在漢中屯兵的八年間,諸葛亮利用漢中有利地勢,六出祁山,北伐中原。度過了他一生最為嘔心瀝血的歲月。

公元234年,漢室尚未恢復,諸葛亮病逝於五丈原。幾年後,鍾會大破漢中,魏軍攻陷益州。蜀漢滅亡。

然而,漢朝也曾因為漢中走上歷史舞台。今天,就讓我們來梳理歷史人物在漢中的得失,分析漢中發展的利弊與出路。

『大漢故地

就在蜀漢滅亡的四百年前,鴻門宴計殺劉邦未能如願的項羽,認為漢中邊遠貧瘠,便把劉邦打發到漢中。《史記》記載,原本劉邦自己對漢中這塊封地並不滿意,但謀士蕭何勸慰劉邦說“漢中,語曰天漢,其稱甚美”。

於是劉邦欣然受封“漢中王”,在漢中韜光養晦,採用張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策略,拜韓信為大將,突襲拿下三秦之地,開闢了一代霸業。為表自己起家於漢中,劉邦立國號為“漢”。

殘破的古棧道

『被邊緣

如今的漢中,鼓角爭鳴已然遠去。雖然以陝南第一大城市的頭銜占據區域經濟高地,但放眼全省,其經濟總量仍然不敵榆林、鹹陽等城市,在2017年經濟排名中,僅僅位列第六。

原本作為陝西第二大城市,兩漢故地,三國要衝的漢中,當前由於種種原因已被嚴重邊緣化,多年來未能實現陝南“率先突破”。

『自然“圍城”

很多來往於河西走廊和關中平原的人,往往很難注意到這座秦嶺南麓的城市,巨大的秦嶺橫亘中間,阻隔了它北通中原富庶之地的機會。

一般意義上的秦嶺僅限於陝西省南部、渭河與漢江之間的山地,東以灞河與丹江河谷為界,西止於嘉陵江。而廣義上的秦嶺,西起甘肅省臨潭縣北部的白石山,向東在陝西與河南交界處分為三支,北支為崤山,中支為熊耳山,南支為伏牛山。長約1600多千米,主峰太白山海拔3771.2米。

而南部的大巴山又壟斷了其通往天府之國四川的交通要道,秦巴山脈的南北阻隔,漢中由此形成相對封閉的平原、山間盆地。

嘉陵江上游流經漢中西南,漢江一路向東流出漢中,給與世隔絕的漢中帶來通向外部的一線生機,可惜兩江在漢中都處於源頭和上游階段,河床較窄、江水湍急,行船能力十分有限,航運價值不大。這無意間又關上了漢中的東西大門。使其在過去的兩千多年始終處於良田美池,雞犬相聞的相對封閉狀態。

有人說,漢中歷來處在一個尷尬的地理和行政區劃中,地理上本應該親近四川,卻在行政上劃分給了陝西,西安對其鞭長莫及的同時,自身也游離在成都輻射之外的窘境。

“而成本最低的解決方案是改變行政區劃,將漢中重新劃歸四川省。”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甚至提出這樣的解決方案。

『省際與周邊經濟的中心

這種方案顯然沒能真正洞察漢中優勢。雖然身處自然“圍城”,但如果我們將視野延展擴大,漢中有著其它城市無法媲美的優勢,地處於陝西西南、甘肅東南、四川北部,位置適中的漢中,成為三省交匯地帶,三省人員往來,貨物流通,漢中都是便捷通道的不二選擇。

而區域經濟的發展,又給漢中打開了另一片天地。2009年批覆的“關中-天水經濟區”,經過近十年的發展,已經成為帶動西北經濟發展的強大引擎,其巨大輻射功能,自北向南翻越高大的秦嶺,打破了阻礙漢中發展的自然屏障,將漢中融入西北大區域的發展。

關中-天水經濟區,其範圍包括陝西省的關中平原地區及甘肅省天水市,共六市一區(楊凌示範區)。是一個以大西安(含鹹陽)為中心城市,寶雞為副中心城市,天水、渭南、銅川、商洛、楊凌、慶陽、平涼、隴南等為次核心城市的區域經濟圈。(圖為核心城市西安)

而曾經的天府之國成都,也與重慶兩雄並峙,成為整個大西南的領頭羊,其輻射區域被人們成為“成渝經濟區”,漢中雖位於其北部,仍能感受到“成渝經濟區”穿透大巴山脈所帶來的經濟輻射。

如此一來,漢中便處於關中-天水和成渝兩大經濟區的交匯地帶,成為連通兩大經濟區的橋樑,甚至扮演著溝通西北、西南和東部的樞紐地位,與兩大經濟區一道,直接或間接輻射多半箇中國。

『高鐵突圍

有足夠的機遇,從“圍城”中走出去,還得靠自己。秦巴山脈擋住了人們走出大山的道路,人們就從交通著手,嘗試突圍。

2017年12月6日,一列滿載乘客的列車以250千米/小時的速度從西安北站出發,跨越秦嶺,穿過漢中,最終抵達成都東站,這標誌著歷時5年建設,全長658千米的我國首條穿越秦嶺的高鐵西成高鐵全線開通,從此,漢中通往外部世界的距離被大大拉近。

而改變漢中面貌,早已經不止於一條高鐵的開通。作為西北進入西南的節點城市,漢中與甘肅合作,規劃2019年開工建設蘭漢高鐵,這條起於蘭州,經過510公里到達漢中的大動脈,預計2023年全線通車。到那時,西成高鐵與蘭漢高鐵將疾馳三省大地,穿越隴原大地,關中平原,四川盆地,跨越秦巴山脈,最終匯合在古老的漢中。與西漢高速、十天高速交相輝映,一改漢中邊緣舊識,助力這座城市一躍成為西部交通中心。

『人文、自然與旅遊

漢中作為兩漢三國故地,曾經人才迭出,在現今日新月異的大城市發展潮流中,漢中獨樹一幟的歷史文化底蘊也讓整個城市散發著獨特魅力。張良、韓信、諸葛亮、曹操、姜維、李自成等都在漢中留下深深的足跡。漢中誕生了“絲綢之路”外交家張騫,孕育了剛直雄烈的大漢諍臣李固,造紙術的發明者蔡倫也長眠於漢中洋縣。

張騫(前164年―前114年),字子文,漢中郡城固(今陝西省漢中市城固縣)人。建元二年,奉漢武帝之命,率領一百多人出使西域,打通了漢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即絲綢之路,漢武帝以軍功封其為博望侯。司馬遷稱讚張騫出使西域為“鑿空”,意思是“開通大道”

人文氣息十足的漢中,也不乏自然的饋贈。北有秦嶺、南有大巴山脈兩大屏障,寒流不易侵入,潮濕氣流不易北上,氣候溫和濕潤、乾濕有度,植被豐富多樣,尤其以油菜花聞名遐邇。每年春天,盛開的油菜花與鑲嵌其間的麥苗及青山綠水相互掩映,構成漢中盆地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吸引著成千上萬紛至沓來的遊人駐足觀望。

黃綠相間,油菜花海

兩千多年前,劉邦從漢中崛起,最終步視天下,得益於“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智慧。今天,漢中人也能突出自然重圍,走向世界。得益於周邊的地緣機遇和四通八達的交通,當然,更得益於漢中人開放包容的胸懷。

(本文原創,未經同意轉載、盜用必究其責。免費轉載請聯繫我們)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