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吃蔬菜的人,才真正的會生活

2019-02-16 02:02:05

只要在菜攤兒上挑得好的圓白菜,回家後掰開沖沖水,菜葉子隨便撕碎,把鍋燒熱,放油,花椒辣椒隨便放,等香味兒出來(基本上要打個噴嚏),就圓白菜往鍋里扔,大火,鍋鏟隨意劃拉兩下,然後放醋,糖,鹽,成了!

怎么樣哄小孩子吃蔬菜,這基本上是身邊所有當了媽媽的人的世紀難題。人不懂事的時候,都是不懂清淡素雅的美好,就像Eason在唱的苦瓜,要慢慢的才能吃得出那睿智和記掛。

每一個懂得吃蔬菜的人,都是懂得從平淡中發現美好的人。今晚,深夜君帶來老朋友一筐的故事,一個關於蔬菜的故事。

- 正文 -

前幾天和我媽聊天,她讓我想想回國後吃什麼。這哪兒還用得著想呢?點開備忘錄,下筆如有神,洋洋灑灑一整面,截圖,傳送。我媽的訊息回得很快,"怎么沒什麼硬菜呢?"

我再一瞧剛剛寫的選單,樂了,除了一個涮羊肉和韭菜蝦仁餃子,剩下的全是什麼"烹黃瓜條,榲桲白菜絲,鍋塌豆腐,涼拌木耳,燒小蘿蔔,芝麻醬菠菜,炒豆苗……"

這其實怪不得我。我上學的地方,肉不算貴。燉牛腩,燒排骨,烤雞翅,滷雞爪,醬雞雜,這些常做。魚蝦不便宜,但我天生不饞這兩樣,或許是因為我是個倔人,喜歡啃"硬骨頭",魚蝦吃起來總是不夠酣足過癮。所以出國後,於肉上,還比較如意。

蔬菜就不一樣了。我愛吃菜到什麼程度呢?街邊小館子論斤稱的麻辣燙,能吃一斤菜,沒有丸子那種雜七雜八的東西,也不算上土豆地瓜,這我都覺得算"主食"。

大白菜一次能吃小半顆,菜幫醋溜,菜葉放肉湯里一燙。菠菜也愛吃,依舊用水焯,撈出,瀝乾,倒醋,芝麻醬,醋要多放。小蘿蔔也好吃。有人喜歡生吃,我受不了辣,定要"燒"一下。先炒肉末,倒醬油上色,加些水,下小蘿蔔,蓋鍋蓋,小火燜,看心情決定是否勾芡。

快好了的時候切青蒜,被躥騰的熱氣一激,鼻子裡全是青蒜活潑的氣味兒。原本生嫩的小蘿蔔,鍋里燒一回,吸了肉香,裹著醬味兒,口感自然也不脆了,厚實了一些。

但絕對不會讓人膩,雖然外面掛著兒汁兒,咬開還是小蘿蔔,那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嗆辣沒了,剩下的獨特氣質,真是讓我舌頭想,胃裡念,心上癮呀。

可是我住的地方蔬菜太貴了。超市里一把小蘿蔔十美金,樓下的中餐館,清炒豆苗要二十美金一份兒。圓白菜便宜,但這邊的圓白菜硬,發苦,我被北京本地圓白菜慣出來的胃,實在是水土不服。我原本很愛做熗炒圓白菜的,因為它實在是很符合我的個性。

只要在菜攤兒上挑得好的圓白菜,回家後掰開沖沖水,菜葉子隨便撕碎,把鍋燒熱,放油,花椒辣椒隨便放,等香味兒出來(基本上要打個噴嚏),就圓白菜往鍋里扔,大火,鍋鏟隨意劃拉兩下,然後放醋,糖,鹽,成了!可惜現在只能想一想解饞。

這邊好吃的是蘆筍。炒之前燙一下去澀,可以當煎牛扒的配菜,也可以和蘑菇炒。我有一瓶芝麻醬,北京人離不開芝麻醬。蘆筍拌芝麻醬,跟豇豆拌芝麻醬,有異曲同工之妙。

和腦子比,胃是更難哄騙的。我能不斷暗示自己,"我愛學習,學習使我快樂",然後一天寫十二個小時的論文;但我的胃強烈抗議美國圓白菜,替我在逛超市時做出了決定。

理智告訴我回國後應該撒歡兒吃肉,但我的胃卻似乎想包羅菜市場上一切能買得著的蔬菜。我甚至不大想念烤鴨和螃蟹,畢竟不常吃,對我的胃來說,大概是驚鴻一瞥,不必奢求。倒是那些家常小菜,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吃不著時,胃產生了深深的孤獨和渴望。

文 / 一筐

圖片 / 百度圖片、花瓣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