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家將的祖國是被宋朝滅掉的|文史宴

2018-10-02 20:36:36

作者|劉路

編者|陳露

編者按:吳越與清源歸降之後,與北宋對抗的漢人獨立政權,便僅剩下一個北漢。然北漢有強大的遼國為靠山,太原城又乃難攻不落的堅城。更重要的是,趙光義並無其兄的武略。北宋如何克服重重難關,平定亂世,且聽作者一一道來。

本文節選自劉路《武夫仁心:太平天子趙匡胤》,歡迎轉載。

大遼拋棄了北漢

1

開寶七年(974年)十一月,正在攻打江南李煜的大宋皇帝趙匡胤,突然收到了一封重量級書信。寫信者,竟然是大遼涿州刺史耶律琮!

如果古代有標點符號,此刻大宋朝廷內,人人心裡都是個巨大的嘆號。因為在中華大地上,宋遼這兩個東方巨人,第一次握手言和,即將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

早在宋開寶七年、遼保寧六年(974年)三月,趙匡胤就派出使臣赴遼國議和,那時他已經全面籌備南征事宜。周宋之際,中原王朝數度南下用兵,遼國和北漢幾乎次次在邊疆挑事。

如今,北漢元氣大傷,固不足慮;但是對契丹人,趙匡胤還是頗為忌憚,畢竟他們曾經與江南是盟友(雖然雙方從來也沒有過哪怕一次實質性的軍事合作)。

在趙匡胤眼裡,江南地廣,水網交錯,攻伐不易。大宋北部國防線,最好相安無事。如果能夠與契丹議和,不僅牽制了遼國,而且也削弱了北漢。

趙匡胤敢於跟耶律賢談和平,也是有資本的。雖然當初太原沒打下來,但宋軍的英勇,遼人有目共睹。何況在陽曲、定州宋軍截擊遼軍三戰三勝,最後一次更是號稱“三千打六萬”。對於這個在大江南北縱橫馳騁的王朝,契丹人再也不敢小覷。

不過做出議和的決定,趙匡胤的壓力也很大。中原官民對契丹又懼又恨。何況契丹不過化外之地,以堂堂中原文明上國,主動去與“野蠻人”談判建交,這實在有失顏面,甚至會給大宋朝廷扣上“宋奸”的帽子。

這種複雜的民族情緒和華夷偏見,在後來三百年的大宋外交中占據了上風,而且最終導致宋廷做出聯金滅遼的衝動決策,造成北宋的亡國。

但趙匡胤走的是務實外交路線。大宋暫時不能和遼人決戰,需要北部的和平來處理其他事情;遼人內部統治不穩,我們又數次大敗他們。我們對宋遼和平有需求,又有能達成宋遼和平的條件,哪有理由去為了面子而承受不必要的損失?

因此,趙匡胤主動派出和平使者,而且是數次派遣,打破了開運之禍以來,中原王朝與遼國關係的桎梏,這是一次“破冰之旅”。

事實證明,趙匡胤的判斷是正確的。遼人雖然沒有馬上回復,但在大宋南征期間,確實沒有再發兵南下。

直到開寶七年,大遼涿州刺史耶律琮以侍中身份,正式向大宋權知雄州、內園使孫全興遞交國書,其中寫道:“我們兩國並無嫌隙,如果能彼此交通使節,向天下表明兩國君主的心意,從而使兩國疲於戰亂的人民得到休養生息,使兩國成為長期友好的鄰邦,豈不是大善大福!

看到遼國的回應,趙匡胤十分高興,這一天讓他等了太久。二十七日,趙匡胤命孫全興給耶律琮回信,正式恢復兩國的友好關係。

曾經不可一世的契丹,終於承認與大宋暫時平分天下。後晉以來,中原王朝第一次與遼國勢均力敵,和平對峙。大宋,贏得了取天下的“大勢”。

距離天下一統不遠了。

就在趙匡胤用兵江南之時,垂死掙扎的北漢沒有放過最後的希望,屢次興兵南下,次次大敗而歸。北漢皇帝劉繼元甚至收到乾爹耶律賢的警告:“強弱勢異,無妄侵伐!”劉繼元聞命,大哭。

遼國不再與大宋作對,北漢被徹底拋棄了。自從宋遼兩國議和建交,雙方的外交活動便接連不斷,互相慶賀新年佳節,祝福彼此皇帝生日。趙匡胤甚至帶遼國使臣檢閱大宋部隊,組織遼國衛士與大宋將士比試騎射。

一次,趙匡胤帶著大遼使者到郊外打獵,他親射走獸,箭無虛發,弓弦響處,一箭致命。向來崇尚武功的遼使不由得嘆服,高呼萬歲!他們私下裡還對宋朝的翻譯說:“皇帝神武無敵,射必命中,我們從沒見過這樣的神射手!”

自五代以來,契丹強凌中原,是因為中原分崩離析,衰落不堪。如今天下大勢,盡在大宋,遼人無能為矣!

開寶九年(976年)二月初二,趙匡胤拒絕了群臣為他所擬的尊號“應天廣運一統太平聖文神武明道至德仁孝皇帝”。皇帝以決絕的口氣告誡天下臣民:“幽燕未定,何謂一統!”

天下這盤大棋,就要收官了。

可惜的是,趙匡胤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

開寶九年(976年)八月,趙匡胤派出了党進、潘美、楊光美、牛四進、米文義,分兵五路,直搗太原;又派出郭進等人分路進攻北漢各州。宋軍一路勢如破竹。

然而就在兩個月後,趙匡胤突然駕崩,趙炅(趙光義)即位,北伐戛然而止。

托老天爺的福,北漢在陰曹地府走了一圈,又還陽了。

可是該來的總要來。兩年後,當南方的漳泉的平海軍節度使陳洪進與江浙的吳越王錢俶,雙雙獻土,歸順大宋的時候,北漢滅亡的命運,再也躲不過去了。

不教胡馬渡嶺關

2

太平興國四年(979年)正月,皇位已經穩固的趙炅,終於耐不住性子,打起了北漢的注意。

不過,趙炅畢竟不是他哥哥趙匡胤,別說是啃北漢這塊硬骨頭,就是仗他都沒打過。百戰百勝的周世宗和宋太祖,都先後在太原城下折戟,這個太原城是鐵打的嗎?

趙炅

趙炅完全沒有信心,於是找來樞密使曹彬,問道:“當年世宗皇帝和我哥都曾親征太原,可是誰也沒打贏。難道是太原的城牆太堅固了,根本就打不動嗎?

曹彬是什麼人啊,在後周和北宋的官場上混了這么久,每天對著郭榮和趙匡胤這樣的雄主,早就練成人精了。趙炅那點小心思,根本瞞不過他。

趙炅急著完成統一大業,想建立比趙匡胤更大的威望,堵住天下人的嘴,把皇位坐穩當了。可是搞人搞事搞花活,這是趙炅的強項;紅刀子進白刀子出,他比他哥差遠了。

好在太祖已經把北漢打殘了。這北漢被世宗和太祖虐了一次又一次,現在就算派個白板去,也不至於打得太難看。何況經過這么多年的南征北戰,在戰火中洗禮的新一代名將,已如雨後春筍,脫穎而出。

所以,曹彬趕緊給趙炅台階下,說道:“世宗那會兒,在石嶺關大敗,人人震驚恐懼,所以退回來了。太祖的時候就不一樣,那是因為大軍駐紮在甘草地,趕上天熱下大雨,大家一起拉肚子,沒法打了,這才撤回來了。我們撤軍,並不是因為太原城堅不可摧。

考試考砸了,不是因為沒學好,也不是題太難,是因為我拉肚子啊。下次再去考,拿兩包瀉立停不就解決了。

趙炅一下興致大起,又問曹彬:“那我現在想發兵攻打太原,卿以為有戲嗎?

曹彬說:“現在朝廷兵精糧足,陛下英明神武。發兵太原,必然勢如破竹!

好!趙炅等的就是這幾句話!

二月,一輩子沒打過仗的趙炅,像他哥當年一樣,正式御駕親征!

怕什麼,當年同樣沒打過仗的周世宗郭榮,還不是在河東揚名立萬!

趙炅的雄心壯志是有相當理由的,且不說綜合國力和軍事實力,看看宋朝派出的將領,誰都會有自信的。

【主帥(北路都招討制置使)】

宣徽南院使潘美:滅南漢的主帥,滅南唐的次帥;按五代宋初慣例,此時還是樞密使的候選人。

被戲曲小說黑出翔的潘仁美

【東面軍】

彰信軍節度使崔彥進:太祖朝從討李筠、李重進,作為北路軍副帥討伐後蜀,執掌過侍衛步軍司。要不是在蜀地燒殺掠奪犯了政治錯誤,趙匡胤親征北漢的時候八成也少不了他。

郢州防禦使尹勛:為人忠勇的狠角色。他到還是其次,這次跟著上戰場的還有他兒子尹繼倫。現在還沒人知道尹繼倫是誰,但是十年後,遼人給了他一個綽號叫“黑面大王”。想當年,被打殘的南唐人也給過李重進“黑大王”的名號。

【南面軍】

彰德軍節度使李漢瓊:滅南唐的時候,造浮橋、燒水寨,拚命三郎一個。後來趙炅在高梁河,被遼人揍得騎驢車逃跑,李漢瓊卻隨後在滿城俘殺了遼軍萬人。

冀州刺史牛思進:這哥們兒劉繼元不陌生,三年前那次北伐他就來過。牛思進是真牛,他能把弓掛耳朵上,然後用手拉得跟滿月一樣。還有一次,牛思進靠著牆,找了兩個力氣很大的士兵揪著他的乳頭往外拽,結果牛思進紋絲不動。不久,他還將成為太祖朝守邊十四名將之一郭進的接班人。

【西面軍】

貴州觀察使曹翰:周世宗臨終前,曾想讓他進入輔政集體,被趙匡胤和范質跟攔下了。這哥們是出了名的殺人不眨眼,太祖朝打李筠、滅後蜀、伐北漢,戰鬥經驗非常豐富。打南唐的時候是先鋒,在江州搞屠城。而且曹翰還畫了一張幽薊形勢圖,整天惦記著打遼國,壓根就沒把北漢放眼裡。

翰林使杜彥圭:說起來也算是趙炅的表哥。趙匡胤親征北漢的時候,就跟著曹翰打西面,也算是有經驗了。關鍵在於,他算的上是趙炅在軍中關係比較密切的人。

【南面軍】

彰信軍節度使劉遇:也是個大力士。宋軍圍困金陵的時候,李煜曾經指望著上游的朱令贇來救,結果朱令贇就是被劉遇報銷的。(雖然也有運氣因素)

光州刺史史珪:這算是圍攻太原的九大將里最水的一個了。別人在太祖朝出名是因為戰功,他出名,是因為背靠趙炅(當時還叫趙光義)打小報告,搞死了對趙匡胤有救命之恩的張瓊。

除了石守信和曹彬,趙炅幾乎搬來了當時最能打的一幫人。

而劉繼元抵抗這幫人的,除了太原的城牆和乾爹遼國,就只有一個人——劉繼業,也就是後來的楊業楊老令公。

劉繼業

顯然,城牆是死的,劉繼業向來是備受猜忌的,劉繼元像歷代北漢皇帝一樣,把希望寄托在遼人身上。

可是遼人在打醬油。

就在前一年,遼使耶律虎古正好出使宋朝,聞聽趙炅已經收了漳泉和吳越,回國後趕緊向遼帝耶律賢匯報:“宋人一定會來打河東(北漢),我們要提前防備,以防有變。

在幽州做南京留守的燕王韓匡嗣(他兒子就是野史里,跟蕭太后有一腿的韓德讓)根本就不信,還問耶律虎古是怎么知道的。

耶律虎古說:“這多明顯的事兒啊。割據四方的國家都被宋人搞死了,就剩下河東這一塊地了。宋軍天天講武習兵,矛頭就是衝著河東來的。

韓匡嗣還是不信,嘲笑說:“他們講武習兵,能說明什麼問題?大驚小怪!

可是不久,耶律賢就與韓匡嗣一起大驚了!

宋太平興國四年、遼保寧十一年、漢廣運六年(979年)三月,宋軍主力途徑河北,正式攻入北漢境內。

耶律賢和韓匡嗣,終於信了耶律虎古。

雖然已經放棄了北漢,都終究不能眼睜睜看著它滅亡。

耶律賢馬上任命南府宰相耶律沙為都統,冀王耶律敵烈為監軍,火速救援北漢;南院大王耶律斜軫率軍緊隨其後。

三月十六日,遼軍主力到達白馬嶺。

距此不遠,就是石嶺關——十年前,遼軍首次大敗於中原部隊的石嶺關。

不是記吃不記打,實在是入援北漢,可選的道路就這么幾條。

而這次等待遼人的,正是赫赫有名的郭進。

趙炅雖然沒吃過豬肉,但畢竟看過豬跑。

經歷過郭榮、趙匡胤與北漢的戰事,他當然清楚,打北漢最大的關鍵,就是遼人。

好在他哥哥早在十年前,就畫好了這仗的打法。

趙炅依樣畫葫蘆,早早就在石嶺關安插了重兵。

一個是郭進,還有一個,就是參加過當年的石嶺關之戰,後來又在定州號稱“三千打六萬”的田欽祚。

在河東,和郭進相比,崔彥進那些人,可能已經算不上什麼了。當年趙匡胤簡直拿他當塊寶。

有一次,郭進屬下的軍校誣告他謀反,趙匡胤根本不信,直接把軍校交給郭進,讓郭進處置。恰巧這時北漢入寇,郭進認為軍校敢告自己,也是有膽,於是讓他上陣殺敵:如果勝了,就保舉他升官;如果敗了,就叫他投降北漢去。軍校感郭進之恩,一舉殺退敵軍。郭進則兌現承諾,真的舉薦他升遷了。

後來趙匡胤命有司在開封為郭進建幢房子,全部使用筒瓦。有司說,按照舊制,只有親王公主的宅子才能用筒瓦。趙匡胤聞言大怒:“郭進在西山守了十餘年,使我沒有北顧之憂。我待郭進,難道能比待自己的兒女還要差!”遂命有司趕緊去給郭進蓋房子。

一個郭進,把北漢死死地擋在了境外。現在,郭進來擋遼人了!

當耶律沙和耶律敵烈來到白馬嶺的時候,部隊突然騷動起來。一名士兵來報:前方被一條小河擋住了路,河水對面駐紮著郭進的人馬!

總領遼國南面邊事的耶律沙,畢竟老成持重。他看水流湍急,郭進有備而來,便決定先在水邊下寨,並派人火速向皇帝報告,等待援軍到來後,再渡河作戰。

可耶律敵烈不以為然。三年前,宋軍北伐,他與耶律沙也來入援。那次正趕上趙匡胤中途駕崩,宋軍只好撤退。

勝利來得太輕鬆,耶律敵烈十分輕視宋軍。

那是因為十年前,他沒來過石嶺關,沒來過白馬嶺。

影視劇中的遼軍

耶律敵烈非常氣憤,把耶律沙懟了一通,率兵直衝沖地渡河。

然後就再也沒回來。

郭進在小河另一邊,居高臨下,等遼軍半渡之時,全力出擊!宋軍一涌而下,遼軍抱頭四竄。

這一戰,耶律敵烈父子、耶律沙的兒子們,全掛了。

要不是耶律斜軫的援軍及時趕來,耶律沙也掛了。

還是石嶺關,還是大宋打敗了大遼,卻沒有了十年前的驚心動魄,一切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但使大宋悍將在,不教胡馬度嶺關!

亂世的終點

3

遼軍一破,接下來的事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完全就是趙匡胤親征的翻版。

北漢被揍得迅速龜縮回太原城,宋軍在城外圍其長連城。漢軍箭如雨下,宋軍玩命攻城。然後遼軍敗報送入太原,劉繼元與全城軍民泄氣。

趙炅也一改文質彬彬的氣質,披堅執銳,親自冒著石林箭雨衝上前線,指揮戰鬥。左右大臣趕緊阻止,趙炅卻毫不畏懼,凜然說:“將士們爭先恐後,奮不顧身去玩命殺敵!我怎忍心坐在一旁觀看,無動於衷!”說完,又沖了上去。

那些早年跟隨太祖南征北戰的將士,仿佛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沒有人再對這位沒上過戰場的皇帝懷疑。

各營將士聽聞皇帝身先士卒,不懼艱險,士氣高漲,一個個更不怕死了。李漢瓊腦袋上挨了箭,還在頑強戰鬥。最後趙炅生生把他召了回來,抬進御帳,親自敷藥,感動得李漢瓊熱淚盈眶。

儘管太原城的城牆依舊堅固,但是太原人心裡城牆卻開始坍塌。

經歷過趙匡胤親征的北漢人,立刻勾起了回憶。

如果宋軍再來一次洪水淹城,或者太原城裡再來一個郭無為,北漢亡國只是眨眼的工夫。

只不過,對付一個早已沒有生機的行屍走肉,已經不需要汾河水與郭無為了。

五月一日,太原城西南羊馬城陷,漢宣徽使范超降。

代州刺史劉繼文、駙馬盧俊出逃遼國避難。

五月三日,馬步軍都指揮使郭萬超降。

五月五日,絕望的劉繼元請降,次日開城納土。

完了?

完了。

劉繼元大勢已去

劉繼元被授命檢校太師、右衛上將軍,封彭城郡公,帶著潘美入城,接收太原。

一切是那么平靜。突然——

“停下!”

一聲巨喝,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這是?難道劉繼元使詐?

潘美一邊凝視著前方的太原城門,一邊撇著身邊的劉繼元。

我冤枉啊!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啊!我要是使詐,我還站你身邊幹嗎!

劉繼元哭喪著臉,也朝著城門望去。

只見太原城頭,一個威武雄壯的中年男子,怒髮衝冠,指著宋軍的方向喝道:“不要再往前了!我主雖然歸順了,我卻不願活著投降!今日開城,與爾等決一死戰!

鐵骨錚錚,正氣凜然!

潘美沒了主意,趕緊報給趙炅。

趙炅聞訊,親自來到太原城下。望著城頭那偉岸的雄姿,不僅肅然起敬!

原來是你!

沒錯,就是那個把遼人揍成狗,卻因為得不到漢帝信任,在宋軍面前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劉繼業!

得到十座太原城,都不如得到一個劉繼業!

劉繼元招降劉繼業

趙炅對劉繼業早有耳聞,這次北伐,還特意想招攬他。眼見得英雄就在眼前,不禁雄心大起,對身邊的劉繼元說:“劉繼業是忠勇兼備的虎將,朕會重用他!你快進城,一定要說服他來見我!

啥玩意這是?皇帝都降了,你個做臣子的還倔個什麼勁兒啊?雖說咱倆都姓劉,都是“繼”字輩兒的,可誰也不是老劉家親生的啊。我再刻薄寡恩,對你也還算說得過去,你也不能這么坑我啊!

一臉無奈的劉繼元,戰戰兢兢地進了太原城。

一見面,還沒等劉繼元說話,劉繼業便放聲大哭的。

是的,他姓楊,他並不是正牌的“漢室宗親”;他們老楊家的大本營麟州,早在後周時代,就隨著親弟弟楊重勛歸附中原王朝了;他來到太原,更名改姓,不過是麟州當初送給北漢的人質;而北漢的皇帝們,總是一面倚靠他,一面防範他。

可他忘不了劉崇對他的知遇之恩。

沒有劉崇,就沒有遼人口中的“楊無敵”。

九十六年前,李克用開始經營太原。此後,這裡成了後唐、後晉、後漢三代的龍興之地;後周的郭威,也曾與太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裡也是北漢的國都,是割據政權最後的庇護之所。

如今,五代早已謝幕,十國也將走下歷史舞台。

這裡是亂世的起點,也是亂世的終點。

只是令人想像不到的是,這樣一個只有好勇鬥狠、陰謀詭計,沒有仁義道德的亂世,最後卻以一位忠勇的義士,畫下了休止符。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劉繼業向北面最後叩拜了兩次,然後脫下戰甲,放下武器,隨劉繼元出城。

趙炅下車,親自把劉繼業扶起,稱讚他誓死衛主,忠心報國,立刻授予右領軍衛大將軍,並接下腰間的玉帶贈送給他。

更重要的是,趙炅恢復了他的本姓。

從此,世間再無劉繼業。後世家喻戶曉的,

只有楊業!

北漢,亡。

十國,結束。

但統一,遠未完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