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那個“別人家的孩子”

2019-02-22 14:00:13

文 | 槓上花o,簡書作者

幾天前,一個讀者找到我聊天,他抱怨說,自己非常熱愛音樂,但卻得不到父母的支持。爸媽總要求他身兼數職的報名“興趣課程”,讓他完全沒有時間空間去發展愛好。

儘管他在學校學習已經很優秀了,但就因為”課外興趣班“報名的不夠多,只要他稍微搗鼓下音樂,家人總是摔門砸物,對他喋喋不休:“我們都是為你好,別總躲在房間搞些沒用的東西,你看看別人家的孩子...”

說實話,看到這種類似求助的聊天時,我當時就覺得有些力不從心。腦海里總浮現出那句廣為流傳的段子:

小時候父母總說你挑食,是因為那時候他們買的都是自己愛吃的菜。

這其實就是現實。相信你也已經有所體會...當父母要求你學習別人家的孩子時。最讓你無法反駁的,從不是那句:我說的,才是對的!因為你清楚什麼樣的選擇才能使你快樂。正如吃菜時,你知道自己想吃的是什麼。

它最讓人無力的,是那句:你只有聽我的,以後才能有出息,才能更好的照顧你身邊的人。因為在你無法自我證明時,仿佛只有先按照他們的規劃,才能讓所有人的欲望得到滿足。

確實。很多父母都想用自己的主觀,塑造出理想的孩子,這種強制的愛,經常忽略著孩子的感受。而太多的孩子,在還不能完全獨立、還得依靠父母時,又總想要戰勝父母的觀念,倔強的堅持自己!這,談何容易?

每當你打算告訴他們,請相信自己的選擇時,最缺少的往往是那種自我證明的底氣。

所以,思來想去,能說的不多。只能抽幾個點,講下該如何看待和面對這事兒。也希望看了的孩子能夠明白:在你還走不出充滿”別人家孩子“的環境時,你只能先這樣殺死那個孩子,別讓他驚擾到你的夢。

1.撕下別人家孩子的面具

在第一隻猴子學會直立行走之前,沒人知道一個優秀的小孩應該是怎么樣的。

孩子應該如何學習?如何活得風光?如何在某種程度上表現出父母認為的優秀?這一切的一切,其實並不存在。

在那個最原始的狀態下,人們的需求,更多的其實是一種生物本能。是吃飽穿暖,是按時交配,以保證自己的基因得以傳遞。

直到後來...

當猴子開始進化,開始學著使用火種,開始脫離動物與生俱來的野蠻行徑,學著用智慧建立規則社會,文明才逐漸被建立起來。

當然,於此同時,欲望也不斷被飼養。

當人不再滿足於在獸皮上纏上藤條作為裝飾,就有人開始尋找更精美的布料去做一件帶花的衣裳。而當帶花的衣裳,只能保暖不能出眾時,錦帽貂裘就開始風靡市場。

人們要穿更美麗的衣服,否則怎么顯得比旁人有品味?我們要開更貴的汽車,否則豈不是和普通人無異?

父母也要求孩子要學習更多的課外項目,要找到更加風光的工作,不但體面,還得出眾。

因為如果沒了對比,什麼才叫做優秀?

環顧當下。

按照馬斯洛的需求理論,我們早已過了解決溫飽問題的層次,到了所謂的實現自我的階段。這裡的實現,當然也有欲望的實現。

當基礎條件普遍能得到滿足,精神就顯得空虛了。

只是這種精神欲望,又永遠不會得到滿足。因為如果欲望本身來自比較,那么,只要我們身邊有了足夠多的參照,也就會有足夠多的欲望。

所以,什麼是人?

欲望滿身。

這裡當然不是說欲望不好,人活著本就為了釋放欲望。

只是當我遇到了無數別人口中的好孩子,卻發現他們仍然被別人家的孩子所累時。

我必須要告訴你的,是那個一直叫囂的別人家的孩子,或許從不存在於世。

它只和無數更美麗的衣服一樣,是選擇時的欲望參照,是工廠材料生產的樣版,它伴隨著時代和身邊的人不斷“進化”,屬於每一個自己家的孩子。

在農村里,孩子被要求像個別人家的孩子一樣,考上好大學;而在更優質家庭環境,可能他們就是得衝著清華北大,或者哈佛牛津去了。

所以,歸根結底,它不過是虛構出來的無盡妄念。

而你也就從來不是在和人比較,是在和人的欲望比較。這也代表著你永遠不會贏,自然,也就不必因此感到不安。

當然,看懂這種本質,不是教你牴觸父母,或者不思進取。而是要你學著放下一些壓力,不被這種無窮無盡的欲望所拖累。要學著找回自己,堅持自己。

與此同時,也希望你記住我曾經提到過的那一句:

一直覺得,對父母的叛逆是必要的。每個世代都該為自己不同的想像而活。但是,如何在堅定的叛逆中,也練習溫柔的同理、耐心的溝通,好好面對日漸老去(終將失去對我們人生掌控權)的孤獨父母,這是我們重要的人生課題。

2.不要把快樂留給別人家的孩子

中國有句古話,叫“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就算不討論它的合理性,你也能感受到一個孩子在中國家庭里的重要程度。

所以,你會在任何一個有新成員加入的家族裡,發現這樣一個有趣的現象:親戚朋友都在想方設法的逗樂孩子!

看多了這種要一個正常人一直傻笑的怪異要求,有時候你甚至會分不清楚,到底是誰在通過誰獲得快樂?

而觀察著人們逗小孩的手段變化,你更會發現孩子的快樂也在悄然變化。

在孩子小的時候,人們通常通過辦鬼臉或者捉迷藏逗樂孩子。我一歲多的小侄女更加有趣。任何時候,你只要給她一面鏡子,她就能看著鏡中的自己傻笑起來。

這種快樂,屬於較為單純的快樂。她不建立在具體的某個人身上,因為就算換了一個人給孩子扮鬼臉,給她照鏡子,她同樣能笑出聲。

而當孩子稍微長大,他們內心的快樂也開始起了變化。人們開始夸孩子做得好,誇他們超過了同齡人。最典型的區別,是孩子開始把快樂建立在具體的個人身上了。

當老師誇他是個品學兼優的孩子的時候,他會高興的眉開眼笑;當爸媽稱讚他是聽話的乖孩子時,他會學著挺直腰板。

不知不覺中,孩子更加在意起別人的眼光。而這,其實就是一個失去自我的過程。我們再也不會蹲在牆角看螞蟻搬家了,而那種單純的快樂也變得越來越少了。

於是,”別人家的孩子“這類虛構出來的完美人格,在這個成長過程中就更顯得的罪大惡極。

在孩子判斷不成熟的時候,常處在過多強調“別人家的孩子”的環境,稍不注意他們就會過於的依賴外部來建立自信和快樂,從而無意識否定了內心。

首先,如果孩子總是要像個“別人家的孩子”那樣才會得到認可,那么他們為了不斷贏得這種建立在外部的快樂。往往要不斷的品學兼優,不斷的做個乖孩子。陷入焦慮不說。

一個永遠跑不過欲望的孩子,也永遠放不下不該存在的執著。

我在知乎看過一個話題,叫做我就是別人家的孩子,為什麼還會自卑?

高贊的答案解釋道,因為他們永遠在追逐別人的認可,而這種認可卻永遠有更高的參照。

再回看身邊的人。在我讀書的十多年時間裡,我從未見過幾個差等生是自信滿滿的。儘管在我看來他們都是有趣的人,但因為環境和身邊人的不認可,他們大多自卑而且膽小。

這些就是典型的,被別人家的孩子偷走快樂的人。

其次,這種建立在外部的認可關係,伴隨著外部參照的消失,個人的快樂和價值也就跟著消失了。

當主人把球丟出去的時候,寵物犬會條件反射的去把它撿回來,搖著尾巴回到來到主人跟前,希望換來一個摸頭的獎勵。但從沒人思考過的是:這,到底是屬於誰的快樂呢?作為一條狗,它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個橡皮做得球?

這就類似公司環境裡,一個過度迷戀領導的笑臉和肯定的人。久而久之,他甚至忘記了技能提升、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自己該有的快樂。他只一味追求某個人的認可,希望得到正確的肯定。那么,當領導換人時,他的價值也就跟著消失了。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成績優異的孩子,進入社會後往往沮喪受挫。原因自然是因為參照標準,已經有所不同了。

所以,守住自我,其實才是快樂長存的秘訣。我們從不該把過多的快樂,放在別人家的孩子那裡(建立在外部),這種快樂也從不該屬於真實的你。

值得我們全力守護的,永遠是那些沒人認可,也能讓你暗生歡喜的事情。

3.有所不同,不是保全自我

講完了面對別人家孩子該有的堅持,再提一點大多數人對於自我的誤區。

很多孩子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他們一致認為,自己的每個行為都服務於獨特的自我。而更加有趣的是,就連一些家長也覺得只要自己的孩子,按照他的意願多做一些、多向著“別人家的孩子”靠攏一些,就會變得有所不同。

這裡其實把生活和生存做了混淆。因為如果“別人家的孩子”只是模板化的欲望參照,那么按照模板生產出來的東西,為什麼會顯得不同?

每個人都渴望不平凡,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平凡的夢想。

所以自我,不只是表現的高人一等,不只是多做一些。我們提過的只有差異會導致差異化的概念,其實就能能很好的解釋這點。

這是很早聽過的案例了,細節已記不太清楚。

說的是某大學一個教授,在和學生講差異化的概念時,一時興起,要求第二天來上課的學生,在穿衣打扮上儘量表現出差異化。

結果,第二天的課堂就變得非常熱鬧。有穿成蜘蛛俠的,有打扮成超人的,偶爾還能看到牛仔,或者一兩個吸血鬼,總之,花樣百出的同時,大家都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而真實情況是什麼呢?在眼花繚亂的教室里,教授一人站在高台上。他眼中這群花花綠綠的人雖然各有不同,但因為都是奇裝異服,反而被自動過濾了。

而那個像往常一樣穿衣打扮的孩子,雖然沒有刻意改變,這時候卻顯得格外醒目。放眼台下,也只有他做到了真正的差異化!

很顯然,從這個故事裡,我們看的出來差異化也是離不開對比的。而每個按照模板生產的孩子,其實根本不具有獨特性。

所以,真正的自我從不流於表象,它一直根植於內心。更多的,你可以參見作家王朔在《致女兒書》里提到的那句:

“你必須只有內心豐富,才能擺脫這些生活表面的相似。煲湯比寫詩重要,自己的手藝比男人重要,頭髮和胸和腰和屁股比臉蛋重要,內心強大到混蛋比什麼都重要……”

作者:槓上花o,簡書作者,公眾號:破而後立(san10nice)。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