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東北的今天是中國的明天?

2019-03-07 23:43:05

7月14日《中國青年報》的一篇報導,再次將東北人口流失問題推到了風口浪尖。文章說,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東北人口正在加速減少。黑吉遼三省的生育率已低於日本和韓國。超低的出生率和年輕人越來越多地離去,使東北地區出現了更嚴重的老齡化現象。東北為全國拉響了危機警報:人口加速減少已影響經濟復甦。而也從東北拉開了中國老齡化的問題的冰山一角。為什麼東北率先拉開人口斷崖?中國未來其他地區是不是步上東北後塵?放開二孩政策到底有多緊迫?今天博鰲觀察為大家看東北的人口危機問題。

東北人都去哪裡了?

小區越發冷清、周圍飯館關門、企業蕭條萎縮……這不是直觀假象,根據2010年全國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遼寧、吉林和黑龍江3省共流出人口400餘萬,人口淨流出達180萬,東北人口正在加速減少,嚴重影響老牌工業基地——東三省的經濟復甦。計生部門的統計調查顯示,黑龍江人生二胎的意願大大低於平均水平,而且普遍推後生育。本地年輕人家庭傳承責任意識淡薄、生育欲望降低,是導致東北人口減少的“原罪”,要扭轉此局面、提高生育率絕對不是簡單的事,必定需要個人、社會、政府等多方面、長時間的艱苦努力。

電影《鋼的琴》劇照

但是,本地人才留不住,外地人才引不來才是人口減少“主因”。為什麼人才減少比生育率降低對地區人口影響更大呢?因為黑吉遼三省的生育率雖然低於全國水平的七成,但仍高於北京、上海等城市。東北人口加速減少帶來的負面影響,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人才外流導致的人口結構失衡和老齡化惡性循環。眾所周知,我國經歷過人口紅利的蓬勃時代,所謂人口紅利確切的說是人才紅利,適齡勞動力就是最普遍的人才。東北三省人口外流極其嚴重,2010年外流的180萬比2000年的36萬多了4倍,而且絕大多數都是15歲至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大量適齡勞動力流失,客觀上又加劇了生育率降低,造成東北人口老齡化加劇、經濟蕭條不景氣的惡果,又促使年輕人離開,由此形成惡性循環。

“我在東北工作過,算是半個東北人,講話也就不客氣了。你們的數據的確讓我感到‘揪心’啊!”這是今年初在東北三省經濟形勢座談會上,李克強總理的幾句不中聽的話。數據顯示,2014年全國GDP增速最低的五個省份中,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均在其中,東北三省經濟增速均低於中部、西部和東部。

經濟的不景氣反過來加速了人口外流。從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數據中可以看到,2010年遼寧省人口流出地主要是北京、天津、河北;吉林省人口則主要是向遼寧、北京、黑龍江流動;黑龍江省人口則主要向遼寧、北京、山東、河北、天津流動。

東北師大韓俊江教授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提到:“‘孔雀東南飛’,人都往南走了。大學也是這樣,像吉大、東北師大這在全國都是有點名氣的學校,是培養人的地方,不是養人的地方。人才成長起來都到南邊各院校去了。”

從清末開始,東北吸引了眾多的開荒者。“闖關東”是當年山東一帶向關外移民,尋求生路的縮影。但現在,東北人開始反向流動,青島、煙臺、威海等山東沿海地區流入大量東北人工作。

“由於流出的人口大多為中青年勞動力,勞動年齡人口減少對於人口流出地的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也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王曉峰認為,“東北邊境地區,人口總量增長緩慢,村屯人口減少,分布零散,甚至出現負增長,人口流失嚴重,勞動力出現結構性短缺。”

東北老齡化問題是全國的縮影

如今的東北,便是10年後的中國。東北人口加速減少並不是區域問題,而是為整箇中國拉響了警報。2012年中國15歲至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為9.37億,首次下降0.6個百分點,預示著我國人口紅利時代即將結束,“人口負債”時代悄然來臨。有數據表明,東北人口流出地主要是北京、天津、河北,而河北等省人口流出地是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以及經濟發達的東南沿海地區。報告顯示,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大海外移民數量國,僅廣東移民人數就占全國一半,東南沿海地區正是移民主力,不論是打工還是移民都非常方便,工作選擇完全不局限在國內。在全國生育率不斷下降,老齡化不斷嚴重的現實下,爭奪優秀人才和勞動年齡人口已經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而且形勢十分嚴峻。

有預測顯示,到2049 年時中國人口老齡化為33.9%。到2032年,中國人口老齡化略比美國嚴重,為26.0%,中國的絕對數量已近天文數字,約為3.6 億人。

而在物質準備上,在制度準備層面,中國與已開發國家,與韓國及其他金磚國家相比,都存在較大差距。即便在憂患意識上,中國也令人汗顏。積極應對老齡化,中國必須要在思想上、物質上、制度上未雨綢繆,為實現“中國夢”提前作好準備。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