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邋遢起來到底有多可怕?

2019-02-19 08:46:50

作者 槽值

2016-04-09 08:00:59

14546

女人被認為是清純若泉、整潔若蘭,腳是纖纖玉足,汗是淋漓香汗。但邋遢不分男女,外表光鮮的美人私底下糙起來不亞於部分男生。

中國男人常挨批,比如“形象邋遢、氣質猥瑣,難以雄姿英發,在外形上遜於中國女人一大截”。而女人被認為是清純若泉、整潔若蘭,腳是纖纖玉足,汗是淋漓香汗。但其實邋遢這件事不分男女,外表光鮮的美人私底下糙起來不亞於部分男生。

《新水滸傳》西門慶親吻潘金蓮香足

《倚天屠龍記》張無忌玩弄趙敏的腳

想像中溫良賢淑又富於天馬行空的姑娘們房間可能都是這樣的:

但有些女生一旦邋遢起來,就會破滅人們對姑娘所持有的全部意淫與幻想。

近日曝出的某女生宿舍,因為太髒,熏走了兩個室友。作家六六對此狠下批判:女孩子能這樣恬不知恥。

姑娘的東西隨便放,用起來才方便

床單一年不洗不換,黑到發亮,毛髮、頭皮屑、零食碎屑散布於床上,枕頭底下可能還藏著沒洗過的襪子小內內……

鞋子多得無處可藏

愛打扮的美少女們總有各式各樣的鞋子,高跟鞋、平底鞋、運動鞋、帆布鞋……然而要把它們分門別類整理,卻是一件麻煩事。

宿舍的空床位是公共倉庫

學生宿舍是這樣一個空間:個性迥異的幾個年輕人被隨機塞到狹小的空間,沒有感情基礎卻要秉著緣分的名義湊合幾年。在自己家,女孩或可完全顛覆公眾對她的期待形象,營造慵懶美,但到了集體宿舍,個人衛生已經不能完全說是個人的事了。

葉良辰因為女朋友與室友之間的衛生恩怨恐嚇女寢室長,一時間爆紅於江湖。其實惡化女生宿舍關係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衛生問題,有些姑娘邋遢起來,讓室友恨不能打死。

重慶榮昌一國中女生,住校期間因不注重個人衛生,被五名室友一起打耳光致十級傷殘(傷殘等級最高為一級)。

在平淡的日常里,更多的是默默問候邋遢室友的家教與父母。尤其是宿舍里愛乾淨的那個,就是全寢的免費保姆+受氣包。

打呼嚕放屁磨牙說夢話在某種程度上還可以被理解,但有些行為就人神共憤了。

不洗腳不洗澡,把室友熏得病入膏肓。

襪子、毛巾、內褲捂到酸臭都不會洗。

別人的水杯拿起來就喝,別人的毛巾拿起來就用,別人的東西拿起來就吃,堅決秉持“你的就是我的”原則,襪子髒到能立起來,毛巾捂得發臭。

內褲正著穿幾天,反過來穿幾天,曬一曬還能再穿兩天。

夏天換掉的血內褲扔在盆里泡了很久,發出濃重的酸臭味,吸引來一堆蒼蠅……

無辜的室友被逼著把臭水給倒掉。

把內褲、襪子、凶兆丟在公用洗衣機里一起清洗,然而,清洗出來的凶兆肩帶還是黑不溜秋。

飯盒隨處丟,垃圾發霉長毛都不扔

儘管不少學生宿舍會定期打藥滅蟲,但姑娘們囤貨囤到了發霉長毛的程度,估計得靠室友打大劑量滅蟲劑了。

多人住宿的房間裡,總有姑娘的姨媽巾和衛生紙扔不進垃圾桶,給打掃的同伴帶來極大的心理陰影;遇到輪流值日的情況,垃圾快溢出來時,有些女孩紙寧可用水把蓬鬆的衛生紙給壓下去也不願意倒垃圾。

2012年,時任浙江省長夏寶龍曾經拍著桌子道:我不管別的省,浙江省省長要求寢室要乾淨!天天生活在狗窩一樣的宿舍,培養不出高素質的學生。不愛乾淨,都惹得省長大人發怒了。

在租房的問題上,房東相對更喜歡女性租客,認為她們對居住環境要求高。不過,也會有姑娘跑出來告訴包租公:哥,你錯了。

某包租公(@初夏的冬瓜):下水道師傅來了,專業工具金屬軟管下去轉轉轉,一會弄上來一個橡皮,繼續,弄上來一塊骨頭,繼續,一會弄上來半片護墊。他行走江湖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從馬桶里取出個萬國博覽會,兩個姑娘倒是若無其事,在我旁邊一邊一個“瓜叔,馬桶不好”云云……

有個90後女租客退房後,房東去收房時震驚了:一次性飯盒就堆成了12層。

小強慘烈犧牲

廁所比房間還要乾淨

清出了16包垃圾

冰櫃慘不忍睹

喜歡養寵物,卻是失敗的鏟屎官

與人合租的愛心姑娘,想養寵物,要是當不好合格的鏟屎官,能大大激化與室友的矛盾。

比如,長期不換貓砂、不給貓洗澡、貓咪拉屎後不處理,都將導致室內長期散發出濃重噁心的臭味。寵物稍不留神,就損壞室友的物品、把垃圾桶打翻,生活質量大大下降。

其實引發室友不滿的可能不是動物,而是一個做不好後勤的邋遢主人。

宿舍體積過於狹小,在很大程度上難以承載姑娘們愛美的夢,難以裝下她們信手買來的東西;租來的單間也難被強烈愛惜,能把“我的房子是租來的,我的生活不是”當原則的人畢竟不是絕大多數。但擁有自己的房子後,邋遢的情況不一定改善。

李佳薇《煎熬》MV

有位作家如此描述小嬌妻:

餐桌上杯盤狼藉,啃過的地瓜、咬過的燒餅、不知放了幾天沒有刷洗的碗碟……還有兩雙襪子橫七豎八地躺在殘羹剩飯之間,難捨難離、情意綿綿;穿過的乳罩搭在了餐椅上,左右兩個半球默默相覷,彼此估量著對方汗漬的含量;床上的棉被沒有收起來,枕頭、枕巾、背心、褲頭、襯衣一球一蛋地簇擁著……我目瞪口呆地望著這離開只有十幾天的家,真不知如何是好。

李佳薇《煎熬》MV

摳腳是通往無性世界的法門,一可止癢,二可產生快感,即使眾目睽睽,也欲罷不能,大有不撓破不罷休的氣勢。

有交通工具的地方,就有摳腳的風景。

腳趾騷動起來的時候,擋也擋不住,必須撓。

鄭州捷運脫鞋摳腳女

勞作半天后,需要聞手反饋味道,這么順手一吸,越吸越開心。

南京捷運摳腳女子 摳完嘗一口

教室也是摳腳勝地,比聽講更專注。

女神對摳腳也樂此不疲。

當然,必須說明一下,在公開場合難受地摳腳求快意,絕不止於女生。

上海捷運上一男子用一次性捷運票摳腳。

據美國加州大學的一項研究,家務勞動不只是簡單的機械性工作,更代表著一種複雜的人際溝通,這關係到家庭成員能否團結和諧(《快進家庭》(Fast-ForwardFamily))。

有一個邋遢的愛人,男人私底下的心理活動可能是這樣的:

老婆太邋遢,想弄死她;

老婆太邋遢,該離婚么;

有一個邋遢的女朋友是怎樣一種體驗……

不過,千萬不要當面用這些問題打擊女人脆弱的自尊心。她們會淚眼婆娑地告訴你:

膚淺!覺得邋遢的根本不是真愛!!!

做家務是一項技術活,能像日本妹子近藤麻理惠靠做家務發家致富,出書、開學校的畢竟是少數。

別人的工作室VS近藤麻理惠收拾後的工作室

但總是很邋遢的姑娘,有可能是生病了——第歐根尼綜合症Diogenes,又名骯髒混亂綜合症或眾議院綜合徵。總是整理不好物品的姑娘,也有可能有嚴重的心理疾病——儲物癖,她們幾乎沒朋友,只愛跟收集的物品呆一起。

無論姑娘多么病入膏肓,當你看到她們外表光鮮靚麗有模有樣地走在路上時,請記得她們一直都有一顆愛美到地老天荒的心。

參考資料:《大西洋月刊》,TheDifferenceBetweenaHappyMarriageandMiserableOne:Chores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