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華:天下第一等好事還是讀書

2019-03-01 16:24:03
認知自我,尋找自我,定位自我,並不僅僅是青少年所需要做的事,每一個人,都該捫心自問。閱讀,正是為人類指出了這樣一條通向自我的路徑。
“世間數百年舊家無非積德,天下第一件好事還是讀書。”據說這是清代嘉慶年間禮部尚書姚文田自題書房的對聯。有人問拉美文豪博爾赫斯,你想像中的天堂是什麼樣?博爾赫斯說,就是圖書館的樣子。
真正有價值的書籍,應當是人類文明的結晶,如同糧食強壯人的肉體,而書籍必應塑造人的精神。當今社會,已是人的物化越來越強烈的時代,而對抗物化的有效途徑,恰恰是保有獨一無二的精神與人格。讀書之於塑造精神與人格的意義,用當下一句時髦的話來說,首先就是“正三觀”。三觀,即常說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放在傳統文化語境中,一個字就可以涵蓋之——“志”。志,是一個人得以對待萬事萬物的基礎,向前邁進的方向與目標。中國古人曰“志當存高遠”,也即取法其上的意思。
讀書之用,在於“增識見”,也就是“智”的培養。人生一世,總不能做井底之蛙,滿足於眼前一個小小的井口,沾沾自喜,以為看過了所有風景。但世間風景,無論是人、物、事,都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去觀覽、去經歷完全,藉助他人的傳遞,去了解與認識,去體驗與感悟,最終使之成為自己認知世界的組成,便是一個必需的途徑。智慧,正來源於多元,來源於廣泛,而絕不紮根於因見聞短淺而造就的固執與偏見。當一個人的知識儲備足夠強大,眼界便會因此而擴展,思維也會因此而拓寬,便不至於當見到或聽到某一種言論或觀點時,不由自主地就輕易盲目去追逐相信,而無法接受更多的可能。
德國大哲學家康德,終其一生,都只在自己的家鄉,一座德國小城著書立說,但這並不妨礙他成為一位偉大的智者,他對世界的廣闊認識,正是從書本中來。為了增“智”,讀書之時,尤其需要廣博和貫通。真正在學問上有所成就之人,除專精自己的一面外,必然有其他諸多輔助的學識。義大利文藝復興巨匠達·文西,是知識“跨界”的奇人,世人多知其美術史上的地位,而他在科技發明上的成就,其實更讓人瞠目結舌。這些知識的橫跨或縱跨,不靠廣泛的讀書求知,必然無法達成。
人格與精神的完善,有一個重要因素,即是情感。由是,讀書的另一個好處,可謂之曰“廣情懷”。任何一本真正有價值的書籍,必然寄託著作者最真實與最深刻的情感,而閱讀,便是體會的時刻,將這情感融入自我生命,豐富自我人生。喜悅與悲傷,憤怒與平和,痛苦與歡樂,擔憂與恐懼,種種情感,都可以通過閱讀感受,而唯有感受這些情感,即使是負面情感,人生才不缺憾。人存在於世界,正因感受他人情感,才能生共鳴之心,才能具同情之懷,也才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擯棄惡,傳揚善。
情感的複雜與廣袤,並非這隻言片語所能道出,更是需要通過個人的閱讀,去真切的體驗與品味。然而,既要體味情感,閱讀便未必輕鬆,甚或更加苦澀。若想只擁有快樂,不理解痛苦,必不構成完整的人生。讀書之時,尤其不可迴避。
隨談至此,讀書的終極之義,似乎已呼之欲出。孟子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志、智、情,即是構成“氣”的關鍵。氣者,氣格也,換句話說,也就是人生的格局——內心的強大與否,精神的充實與否,靈魂的純淨與否。人的一生,是否有價值,其實不必過於依靠外在的判斷。在成功學流行的當下,太多人已迷失自我。認知自我,尋找自我,定位自我,並不僅僅是青少年所需要做的事,每一個人,都該捫心自問。閱讀,正是為人類指出了這樣一條通向自我的路徑。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