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親自審問出軌的皇后,給衛士下了一道奇怪的命令

2019-04-07 19:44:07

那以後馮昭儀很快就成了馮皇后。馮皇后並不是一個安份的女子,孝文帝元宏經常巡行各地,或者親自統帥大軍出征,馮皇后留守宮中,不甘寂寞,與太監高菩薩私通,中常侍雙蒙等人都是馮皇后的親信,另一位中常侍劇鵬不肯依附馮皇后,又害怕事情泄露,自己受到連累,憂懼而死。

後來孝文帝在汝南得了重病,馮皇后聽說之後,行為更加大膽放肆,毫不掩飾自己與高菩薩的關係。這時發生了一件事,讓孝文帝知道了馮皇后的醜事。

早年間,南宋文帝的九兒子劉昶帶著家人投降北魏,很受器重。劉昶有一個兒子劉承緒,從小身體殘疾,娶了孝文帝的妹妹彭城公主,為駙馬都尉,後來劉承緒早早死去。彭城公主年紀輕輕就守了寡,馮皇后想讓自己的弟弟、北平公馮夙娶彭城公主,公主不同意。馮皇后轉而去向孝文帝請求,孝文帝答應了這門親事,彭城公主依然不願意。

因為皇帝已經答應了,馮皇后不顧公主的反對,要強行讓他們成親。眼看著婚期就要到了,彭城公主帶上十幾個家僮和婢女,秘密離開京城,冒著大雨,駕車趕去找孝文帝,把馮皇后在宮中的種種不堪之事告訴了皇帝。

病床上的孝文帝對這個訊息的反應,與普通的深愛者一樣,極度震驚,卻又不願意相信。他把彭城公主留下來,不讓她再把此事對別人講,這個秘密只有守在病床邊的彭城王元勰知道。元勰是孝文帝的弟弟,最受信賴。

京城那一邊,馮皇后聽說彭城公主跑去見皇帝,擔心公主把她的事告訴皇帝,開始為自己的放浪憂心,一旦那些事被孝文帝知道,自己的地位和性命必定不保。馮皇后與母親商量之後,採取的一個措施就是請來女巫施行巫蠱之術,詛咒孝文帝一病不起。皇帝一死,自己就成了皇太后,自然沒有人來追究那些事,自己可以像文明皇太后一樣,臨朝輔助年幼的皇帝,為所欲為。

馮皇后對神許願,如果能實現她的願望,她將大肆獎賞。那一段時間,馮皇后和她的母親忙得很,搞到了許多祭祀用品,擺放到宮中,對外宣稱是為皇帝的健康祈禱,暗地裡卻是供奉妖邪神靈。皇后的母親為此來來往往,出入後宮。

這些暗中的祈禱和詛咒並沒有傷害到孝文帝,外面傳來的訊息說,孝文帝的身體似乎在好轉,已經從豫州向北進發,很快到了鄴城。馮皇后更加慌張,眼看孝文帝就要回到洛陽了,到時候查問起來,後果十分可怕。

馮皇后想要封住眾人的嘴,匆匆下令,宮中所有的太監都要來問候她的起居。見面時,馮皇后賜給每個人衣服,同時千般叮嚀,萬般囑咐,不要在皇帝面前亂講話。

只是眾口難防,宮中一些太監前去迎接孝文帝,其中一位小太監蘇興壽把宮中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對孝文帝講出來,證實了彭城公主所說的事全都是真的。孝文帝告誡小太監保守秘密,別到處亂說,然後孝文帝平靜地回到洛陽。

孝文帝首先把菩薩和雙蒙等六人找來,詢問這一段時間宮中的事務。到此時,眾人知道事情已經泄露,都想諉過他人,減輕自己的罪責,於是互相揭舉,這樣就把事情的全部細節告訴了孝文帝。

不管願不願意相信,事實已經清楚地呈現在孝文帝的面前,他隨後的反應很有意思。當天夜裡,孝文帝躺在含溫室中,讓菩薩等人跪在門外,然後召喚馮皇后進見。進門之前,孝文帝讓太監仔細搜身,哪怕在皇后身上發現一寸的刀劍,立刻把她處死。

搜身之後,馮皇后被引進含溫室,哭著給孝文帝叩頭。孝文帝賜坐,卻只讓她坐在東楹之下,距離自己躺的地方足足有兩丈多遠。種種安排,說明孝文帝此時對馮皇后完全失去信任。孝文帝把菩薩等人叫進來,當面重複一遍他們先前的口供,然後孝文帝開始責問馮皇后:“你的母親在宮中都用過什麼妖術,你現在都給我講清楚。”

馮皇后說現在殿里的人太多,不方便講。孝文帝就讓周圍的人退下,只留下一個長秋卿白整,手裡緊握一把鋼刀守在一旁。馮皇后還是不肯講,接下來的事更有意思,孝文帝拿出兩塊棉團,親自動手,緊緊塞住白整的雙耳,自己小聲呼喚幾遍白整的名字,白整毫無反應,確定他的耳朵完全被堵住了,再讓馮皇后快說。

馮皇后到底說了些什麼,除了孝文帝,沒有第二個人知道。

節選自《皇帝的家事兒》系列之《悲歡後宮》(東方出版社2013年9月出版)轉載請註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