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女人、孩子在中國

2019-02-27 12:17:00

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常常取決於對待老人、女人、孩子的態度,而一個社會的文明進步也常常決定於他們的素質。中國老人、女人、孩子的素質可以用兩個字概括“原始”。在中國這樣一個有著古老文明的國度,除了女人外什麼都是越老越值錢。大到古老的建築,如故宮。小到計畫經濟時代的票證,如糧票、布票、針票等。就連對待老人、女人、孩子的態度也仍然保留著古老的觀念。

生活中,無論老人正確與錯誤,年輕人都是不許與老人們頂嘴的。年輕人與老人理論,會遭到全社會的譴責,老人們遇到這種事也會認為是奇恥大辱;女人是社會上的弱勢群體,她們關係到人類的繁衍,理應得到社會的尊重,可是中國社會對待女人的態度與對待老人的態度一樣原始,叫作“不能與女人一般見識”;對待孩子衡量的標準,就是可否聽話。無論長輩做的正確與錯誤,都必須聽話。尤其是父母的話,沒有任何前提,不聽父母的話就是大逆不道。

夠古老!夠原始吧!基本還處於動物種群的生存習俗層面。

一次,公共汽車上。上來一個持老年證的老者。一個中學生起來為老人讓了座位。老人一臉麻木的表情坐了上去,看都沒有看那個孩子一眼。旁邊一個女學生嘟囔道,真沒有教養,白活了那么大歲數。這回老人聽到了,轉身怒目相向質問:“你說什麼?”女孩子怯懦地說,人家給你讓座,你都不謝謝!老者憤怒地質問:“你給老人讓座不應該嗎?你爹媽怎么教育你的!沒老沒少的。一看你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女孩子聽到這委屈地掉出眼淚:“我怎么不是好東西了,你這么大歲數怎么這么說話呀!”幾個與這個女孩子一起的中學生,七嘴八舌地說起難聽的話。車上的成年人,都譴責這幾個孩子,感嘆這現在的孩子如何如何地墮落。幾個孩子惶惑地象做了賊似的遛下車“逃竄”了。

不知道這幾個孩子,以後還會不會再給老人讓座!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難免會出現這樣那樣的不足。作為成年人,尤其是老人應該著意呵護孩子善良的本能,善加鼓勵引導。中國有尊老愛幼的傳統,可是幾千年來,絕少有國人想過,為什麼要尊老,如何對待孩子才是真愛。這個問題,不但是孩子們不懂,就是古稀之年以上的老年人也不知道(只有七十歲以上的人才有資格持老年證乘車)。一代一代,覺得自己靠到老了就應該被人尊重。老人之所以被尊重,是因為他們閱歷豐富,能夠甄別真善美,懂得傳承人類美好的傳統。這與年齡沒有必然的聯繫。

正如車上的老者,孩子們說得沒有錯,他的確沒有教養。孩子起身讓座與他表示謝意是對等的,是一種文明交流。可是這個老者活了七十多年(至少七十),卻仍認為他應該受到尊重是因為他的年齡,而不是他的修為。孩子應該給老人讓座,老人應該表示謝意,這是對等的文明,互相尊重,互為存在的前提。人的文明行為應該受到社會肯定。如果我們的社會對待文明行為都是這種不分是非的一味譴責(孩子們的難聽話的確應該否定,可起因是什麼卻沒有人注意),孩子們還敢再做好事嗎?我們的社會今天的墮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做好事得不到社會的肯定,也就是做好事沒有好報。那種作無名英雄,做好事不留名的境界,不能作為普遍道德標準要求所有人。那只能作為一種人們修行的方向。

“善良與高尚”是有本質區別的。我們的社會可以要求人們都善良,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高尚。道德墮落、平庸、高尚都是客觀存在。正常的社會墮落與高尚都是少數,平庸的是絕大多數。平庸階層的素質往決定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一個文明的社會,是平庸階層的人們多趨於善良,有較強的責任意識。不容許平庸階層的存在,要求人們都高尚,不高尚就要受到譴責的結果就是整個社會的墮落。反正人們作不到高尚,就要受到譴責,誰還會作那種受譴責的努力呢!極左往往比極右還有危害。因為極左的東西具有欺騙性,容易誤導大多數人。

孩子們給老人讓座,本應該受到老人的真誠的感謝,受到同車乘客的讚譽。這樣才會鼓勵孩子們今後向作一個善良的人方向努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沒有錯,問題是如何對待自己家的老人,如何對待自己家的孩子。這是一個挑戰傳統觀念的艱難,阻力之大足讓大量理性國人為之殉道。可是如果沒有這些殉道者,中國真的沒有希望了。即使現在中國進行徹底的政治體制改革,在中國踐行世界上最先進的社會體制,也很難收到人家創立這種制度國家的成功效果。民眾觀念的滯後,已經成為比不完善體制更大的阻礙中國繼續發展的障礙。改善民眾的觀念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與相當長的時間。就現行體制來講,中國的教育是比較成功的;可從民族長遠利益來看,這半個多世紀的教育卻是徹底的失敗,足以斷送古老的華夏文明。

一個文明的社會,需要是非分明。人老不代表正確,更不代表文明。老人之所以應該受到社會的尊重,是因為經過長期修行,道德修養達到一個較高的水準,成為道德修養的楷模。所以筆者認為,進入老齡社會的中國,亟待開展完善的老齡教育,為了提高老齡教育的效果,老齡教育應該與老人社會福利待遇相結合。建立社會誠信系統,完善社會監督機制。而這一切的措施,都有一個共同的障礙——現行政體。現行政體排斥社會監督,受官方嚴格控制的媒體根本無法履行監督職能。最近官方雖然給一些傳統傳媒的文化欄目鬆了鬆綁,取消了一些審查程式,可是時政新聞不在此列,也就是說中國媒體職能仍然是“喉舌”,而非民眾的“眼睛”。媒體如何監督,由被監督的主要利益方決定。這種即作運動員,又作裁判員的體制,社會監督只能是一句空話。

最新央視新聞,鄭州300套安置房因使用核桃酥一樣的磚剛封頂即拆;7月11號凌晨,江蘇鹽城市濱海縣境內通榆河大橋發生嚴重垮塌事故;7月14號,當地的標誌性建築福建武夷山公館大橋垮塌;7月15號凌晨,杭州第三錢塘江大橋南端橋面部分塌落。一周之內,連塌三橋。如此密集的橋樑事故與各地被利用特權掩蓋的建築質量問題,說明在時下中國社會監督只是一個美麗的神話。鄭州安置房工程,是被安置的拆遷戶長期窮追不捨,苦苦追尋生命保障,才得以暫時避免被活埋的結果。根本不存在社會監督機制的作用。沒有了社會監督,任何機制都無法得以公平的落實。

排斥社會監督的體制——無法公正落實的機制——老年人素質改善——只是一個美好的幻想。

時下中國對女人,比對待老人還要喪失理性。“頭髮長見識短”在中國男人心目中根深蒂固。這種觀念源於封建社會的中國,封建社會的中國女性是沒有普遍接受教育的權利的,自然缺少見識。可是時下的中國,女性已經擁有普遍受教育的權利了,但由於特色教育,加之女性傳統遺傳基因,女性對於社會的認識仍然存在極大的局限。所以中國的女性教育與世界已開發國家仍存在很大差距,與東鄰日本相比,中國的女性教育幾乎等於零。因此,中國女性群體日漸缺乏自尊自愛,紛紛以寄生為榮。婚姻往往都成了掘取財富的手段。看看非誠勿擾等婚介節目,眾靚女的擇偶取向就已經昭示時下中國女性的價值觀念了。在婆家講傳統的嫁漢嫁漢穿衣吃飯;在娘家講新觀念男女平等,父母遺產人人有份。現在獨生子女時代了,兄弟姐妹的紛爭漸成過去時,80後90後的目光便盯上父母、公婆、岳父岳母的財產。中國女性的人生觀已經出現了排斥人性的苗頭。一些年輕的女孩子個人縱慾後,為了不受牽連,卻把生下來的孩子丟棄到廁所溺斃,或者扔到樓下摔死,母性蕩然無存。這對於一個民族來講,將是一個沒頂的災難。

社會對於女性的認識也大多停留於本能與原始的層面。公共場合只要是男人與女人理論,絕大多數圍觀者不會去聽他們為什麼爭論,就會譴責男人與女人一般見識,蔑視污辱的惡語傾泄得不容你辯駁。那架式,無論你男人因為什麼原因與女人爭論就是你不對。男便衣警察當街抓女賊,女賊只要喊一聲非禮,就可以在眾多“救美英雄”的“壯舉”中脫身。許多女性同胞也以此為據,自認為做錯事,理所應當,因為我是女人。絕大多數女同胞們不會承認,這種觀念等於宣稱,在時下中國許多時候女人的代名詞叫不講理。也這恰恰是中國女性的悲哀。識不足而知進,因為一個不知道反省的群體,是沒有進步而言的。《醜陋的日本人》讓日本人反省後從戰後的廢墟崛起;《醜陋的韓國人》讓韓國人反省成了亞洲四小龍;可《醜陋的中國人》卻至今仍為許多虛偽的愛國者譴責,作者柏楊仍在遭受這些“敗國者”詛咒。不讓我們的民族認識自己的不足進而改進,虛偽的愛國者就是地道的敗國者。甚至有的人還無知地質問,為什麼沒有《醜陋的美國人》?

《醜陋的美國人》為美國作家威廉·萊德勒,尤金·伯迪克二位先生合著的巨書,此書猛揭美國駐外使節的底牌,暴露美國駐外使節的過失和醜態,打擊了美國國際聲望和破壞美國政府威信,按照我們中國人的觀念,一定會相信他們該多少“有點問題”,或被聯邦調查局扣押,或被苦刑拷打,自動自發地惶恐認罪,才合乎邏輯。可是奇怪的事就發生在這裡,美國政府不但準許他們活著,甚至連關起來都沒有。對該書的發行,不但沒有查禁,反而把它拿到國務院大肆研究,被美國政府列為每個駐外大使的必讀作品並得到多位美國總統的重視。認為它是一部“確實刺激思想”的評論,並開始逐步改進書中提到“醜陋”。想想我們現在網路里至今到處可見禁止辭彙,想想說點真話的書還要到香港這個曾經被殖民過百餘年的地方去發行,想想抒發點感想還要被請去“約談”,不知談到何時不說,該書也絕不可能獲準流通,甚至早已經作為犯罪證據,大做起訴書來。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在這些特色面前,只能成為意淫慣了的國人的夢魘。

女同胞們,這段歷史告訴我們,只有認識時下中國女性群體的缺憾,中國女性才有可能脫胎換骨,真正擔負起改善中華民族素質的使命。“頭髮長見識短”與“嫁漢嫁漢穿衣吃飯”的華夏女人已經成為歷史,“不要與女人一般見識”是對你們的污辱,別再聞之欣然自喜。依靠需要你們依靠的男人是愛(是給男人面子),但千萬不要喪失自立能力。寄生就是你們悲劇人生的開始。

印度的教育對於女性有許多優惠政策,女孩子從國小到博士的學習費用都是由國家承擔的。其目的就是要改善印度母親的素質,從遺傳的角度提高印度的民族質量。我們中國的女性教育至今還在作為特權階層謀取暴利的手段。時下中國的確比印度要先進許多,可是中國已經躑躅不前了,印度正作為一個具有蓬勃生機的國家漸漸成為中國強大的競爭對手(別不承認中國藏南還被人家占著)。因為首先從觀念上我們就已經輸一籌了。給中國女性以自立,不要再讓中國女性成為謀取利益的工具。中國的女性群體才有可能提高素質,才能從遺傳基因的角度改善中華民族的質量。

排斥社會監督的體制——無法公正落實的機制——女性素質的改善——提高女性素質也只能是個美好的幻想。

孩子。對於孩子,時下中國人養孩子的觀念與養寵物一樣,目的極端明確,滿足父母對於天倫之樂的需要,是父母生活理念的延伸。中國的父母,從孩子上什麼幼稚園,學什麼本事,上什麼樣的學校,甚至從事什麼職業,找什麼樣的伴侶都要管。一樣不從,就要受到舉世譴責,視為不孝。儘管現在的80後與90後的孩子已經不再受孝與不孝的束縛,可在官本位的中國,年輕人要想有所作為憑的不完全是本事,而是利益交易。在孩子擇偶階段,絕大多數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無法在經濟上獨立應對現實,被父母以經濟條件牢牢束縛住孩子們。不聽話,就可能意為著放棄父母的經濟資助,失去“一切”。

舐犢情深這種動物本能的愛,正在殘疾著時下的中國的孩子,毀滅著中國的未來。孩子們不能拒絕這種愛,因此也就喪失了完整獨立的靈魂。筆者曾經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講到一個親歷的情節,一位老者領著比他還高的中學生孫子上了公共汽車,一位剛剛出獄不久的年輕人起身給老人讓座,可是老人卻讓比他還高的孫子坐下,他自己拎著孫子的大書包站著隨著公共汽車的運行搖擺不定。那個讓座的年輕人伸手把那個心安理得坐在座位上任爺拎著重重的書包隨車搖擺的孫子拎了起來,這個作爺爺的卻因此大罵當初讓座的年輕人,結果被那個年輕人恐嚇:“老王八蛋,你再×嗤,我弄死你那個王八羔子,大不了重回監獄……”。結果那個老人與他那個比爺爺還高的孫子見周圍人都投來蔑視的目光便不敢再出聲了。讓座的年輕人,剛剛座到“奪”回來的座位,又上來一個老太太,他又起身把座位讓給了那個老太太,他與老太太同站下車時,還攙著老太太下的車。

這個自己站著讓比自己還高的孫子座著的老人對晚輩的態度,很具有代表性。他們對於晚輩的愛只是動物的本能,缺乏人的理性。因此一個健康的社會,會非常重視對於老年人與女性的教育。否則他們對於晚輩的身教,會讓後代迅速墮落,甚至毀滅文明。不教而殺為之虐,今天孩子們人性的淡化與責任意識、感恩意識的滅絕,主要的罪魁禍首就是他們的長輩。當他們父母、祖父母遭受他們絕情時,卻一個個委屈的了不得。其實就他們對於社會的深重罪孽來講,他們沒有資格委屈!現代社會教育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絕不僅僅是學校教育那么簡單,它包括針對全體公民的全方位的教育體系——老人教育、女性教育、職業教育、成人教育、青少年學校教育等等。而我們目前的教育還僅僅停留在學校教育的低水準層面上,現代社會教育的體系根本沒有形成,因此學校教育就會大打折扣。讓教育改革只在學校範疇內進行,沒有整個社會其他教育體系的配合是注定要失敗的。

孩子是未來,在我們的社會裡根本沒有得充分的體現。一個老人得不到贍養,女人與孩子被用來攫取利益的社會,能不被人類文明淘汰就不錯了,還奢望取代他國領袖世界!這與為四大發明而自豪有什麼區別。中國有領袖世界的潛力,可是目前不是在開發,而是在毀滅。

排斥社會監督的體制——無法公正落實的機制——學校教育的改善——學校教育豈能獨善其身!

中國的發展,中華文明的復興,“老人、女性、孩子”是無法逾越的環節。這方面的欠缺,得不到完善,中國領袖世界只能是意淫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