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我們永如初見…

2019-04-25 10:35:52

【似水流年 ,我們永如初見…】

“人生若永如初見,換千古,莫相摧。”

我在書里看到這兩句話,於是很喜歡的把它們藏進我的心裡。

我在這邊蒼老,不復昨日明媚如花。你在那端輕嘆,不似他朝微微一笑。花開的聲音祭奠了誰? ——題記 習慣,在這樣的夜裡,放上一曲喜愛的音樂,循環播放著;不聞,窗外的風聲起何處;不顧,可有點點繁星綴夜空;只想,讀著陌生似又相近的心事,走一段未曾輕踏的境地。

斜輝脈脈落霞飛,形如水,影亦相隨。掠痕微褪芳紅萃,剩幾筆,晚晴眉。不恨天涯共卿醉,時雖暮,卻有雲杯。人生若永如初見,換千古,莫相催。

偶爾想起,舊時光里那大段大段的繁華,以及笑顏里美好的純真,地久與天長曾經輕易地就映入彼此的眼帘,光陰卻不許它進入我們的流年。

於是, 逐漸相信,許多人,一些事,怎樣都無法永恆。

於是, 開始懂得並接受且釋然,那座名為心的城池,漸漸安靜。

想要,一段距離。來時,我不驚不喜;去時,我不悲不泣。很長時間,內心不再波瀾層層,卻很樂意心情就這樣定格。相知的字裡行間,深深的理解、包容、期許,隔著山長水闊的遙遠,這樣被懂得,被惦念。只是一霎那,心,柔軟得再也承載不起任何惆悵。滿滿的、滿滿的都是幸福、知足的模樣。感激疊疊重重,卻無以言表。

獨處這一方空間,遇見,那些溫暖且真實的女子。

她們,不曾告訴你,去過多少地方,讀過多少書,有著什麼樣的衣服和鞋子。

她們,只是淺淺地將喜與憂安藏於一紙素箋,任你懂或不懂,留與不留。

她們,依舊安然若水。眉眼處,儘是歡喜或憂鬱,秉性至真至純……

每個晨暮之際,笑,輕易地就勻染了眉梢。而時常在這樣的階段,心如夢般糾纏成結。許多的慣性,在夜色里悄悄蔓延,逐漸接受。

喜歡著,這一段段隨意而傾的字句,仿佛,安放之後,便是黎明的光束,點點入心。卻能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被陌生的指尖,奏響,那一曲流水的琴弦……

喜歡繁花盛開,卻偏愛塵世間那一地落紅;喜歡煙花璀璨,卻獨守燦爛過後平靜依舊。如果可以,握一手初遇時的花香,芬芳著以後的每個晨曦與黃昏。願似水的流年裡,我們,永如初見……

如果能保持最初的心情,是否便能永如初見?我只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